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双北

等外卖时的一则小短打,写到外卖来为止能写多少是多少吧2333

 

 

从人来人往的缝隙里望过去,何炅只看到一个人的侧影。撒贝宁站在舞台上,光自然是聚拢在他身上的,可何炅只看得到他半截的神情,连眼神都捕捉不到,一时间何炅就不知道撒贝宁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或许什么意思都没有,他在录制节目,举止谈吐间只有职业的本分,一丁点儿外漏的自己都不被允许。今晚的撒贝宁是与昨夜的撒贝宁截然不同的存在。

那何炅就想,昨晚他们在做什么——哦,昨晚他们在谈心。只是没有开口,换的一种更原始的方式。像生火,现代人有一万种方式去点燃什么,他们却还要把自己化成腐朽,用本身去钻木取火。

所以这火焰烧灼得他痛极了,一时间什么话都往外滚,什么水都往外渗,好的不好的通通一起砸到滚烫的身体上,把人蒸了个稀里糊涂,大脑彻底短路,最后只剩下呼吸的本能。这讲起来应该要算个好的兆头,毕竟古话说滴水穿石,只要坚持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只可惜他们当时能够提供的腐朽就这么多,可以燃烧的时间太过短暂,四十分钟折算过来不过两千四百秒,何炅不是什么大生物学家,自然也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脏要跳过多少个两千四百秒,才能邂逅过了再邂逅一次那样的撒贝宁。

第二天他自然就有一些恍惚,站在台下去仰头看人,看到的所有面孔都是一片混沌的虚无。唯独一个人还算半分清醒。

他看见今天撒贝宁穿的是深色的西装外套,好像很久前他们在某一次合作他也这么穿过;继而他想到最近他不怎么穿这种风格的衣服了,因为档期安排,太过正式的场合不是很多,他可以穿得稍微随便一些:前段时间那个球队裁判的衣服就不错,比西装要更有活泼的朝气;五分裤长筒袜,边边角角哪儿都扎得实在,单独露个膝盖出来,也不知道冷不冷。

他那一刹就没想到撒贝宁怕冷归怕冷,但有些场合是说不出口的。就像他俩理智归理智,但总有些场合需要不带脑子办事。

正好撒贝宁下台,一抬眼,看见了何炅在角落笑成傻子。也不知道一个人乐呵些什么。他也笑了一下,心里不自觉地就开始推理何炅心里、他所不知道的自

 

 

说停就停,吃饭!23333

评论(5)

热度(1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