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近期转写硬盘文,咱们原创区见

海棠《老师好》

摸一个现代的架空,老板x老师,依旧是棠海

上次事了过后,陈济棠打实一个月没敢近任海平的身,怕死;任海平也打实不想理这个人,要脸。
可惜再怎么摆脸色,晚上还是得低头不见抬头见,于是任海平想尽办法晚归,急得陈老板把司机支走了亲自开车去接人。
他也真是阔气,富得流油还喜欢开不见经传的二手车,每周又是保养又是洗车,秦真简直想砍死这个烧钱玩儿的富二代:有这功夫你早八百年能凑一辆凯迪拉克了。
陈老板摆摆手指:“这是任海平的车。”
“卧槽?”秦真大吃一惊,“陈济棠,你要不要脸?!”
陈济棠一头雾水:“怎么了我又,你咋动不动骂我?!”
秦真横眉冷对道:“我说任老师天天骑单车去上课,原来是你这小子占了他的车!无耻!人渣!败类...

屠时太好吃了,日他娘的九→时→门→焱也太好吃了……这种男人戏真是妈个叽啊!!!【死亡】


“那就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为了我。”


啊啊啊啊啊啊先生每次说这种话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哭吧狗崽子!你的命是先生给的!你就狠狠地背叛他啊!


也不一定要爱情啊为啥磕cp就要磕爱情啊!!!我就想看先生暴揍时光,时光哭兮兮完回头暴揍九宫,一边揍一遍骂你他妈还不如门栓,可没想门栓现在正在夜上海泡芦焱,哪儿还记得什么大沙锅被踢裆的事情——

章吴《松声》77

77.“祖宗” 2

吴岳心里一惊,他是真忘了这茬。出国旅游完全就是个借口,跑章北海这儿来喝茶才是目的。
好在章律师总是处惊不乱的,先于吴老板回答了:“周律师还记得……”
“记得!您别说了,”周让手一摆,立刻跳开了,他太熟悉章律师的语气,刑法民法合同法开玩笑自己也是背过的,“我只是来确定情况的,你们两个再坐半小时,我去接祖宗们了,等会儿保证把人平安送来。晚上吃饭……”
章北海满意地点点头:“我会准备的,就在家吃吧。你去把懿姐也接过来,我们一起聚聚。”
“不了不了,”周让整了整衣服,又弯腰去拿茶几上的糖,“晚上我带她们出去买家具,就在外面吃,你们三个在家吃吧,也让小航认识认识吴老板,”说着,他给吴岳使了个眼...

章吴《松声》76

76.“祖宗” 1 

可光褚岩知道章北海和吴岳好得很没用,小粉丝们依旧沉浸在自己脑内臆想的不可描述的愉悦里难以自拔。 

皆大欢喜!普天同庆!我们来抽奖转发散喜气吧! 

害得吴岳知道后,哭笑不得。 

反正解释不清,没办法,只得初二赶回上海后亲自补了条微博:“这位钟点工园艺水平不错,大过年的还给我修了个福字出来。转发抽奖,江浙沪包邮,送人上门。” 

配去年老图一张,章北海蹲在他小别墅附带的庭院里,拔草。 

发这条微博的时候,章北海还在北京喝茶,老地方。原本东方也请了的,但是东方说自己要出来,那还得多带一个拖油瓶,便推辞了。...

“先生,你看,你们这些人,因为太熟悉轻易的离别了,司空见惯,所以不再珍惜每一次还能够好好说再见的机会。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你们的善良,你们的热情,你们的乐观甚至与积极,但唯独感受不到一丁点,你们的回忆。”
“和你交谈的时光很愉快,这对于我而言就足够了。缅怀得太多,人又无法记忆太多,会忘记重要的事情。”
“不,不用的,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记住我有什么用呢?如果以后有空,你来我那儿,我们还会再见的。其实我们是老相识了。”
“什么?”
“我的身份是假的。我们是老相识了。”
“……”
“对不起,我骗了你。但你一开始也猜出来了,只是一直在配合我演戏,不是吗?”
“不,我选择了相信你。”
“那是因为对于你而言,我还不够重要...

假如时间真的可以抚平一切伤痛,他也不至于在苦闷里抱憾终身。

辰迪《握水》

(再强调一次除非开车否则我对攻受左右没啥意识,写出来比较无差,注意避雷…😂)
论单箭头的另一种可能

“下一个,刘浩辰!”
吴迪站在离射击场外十米外的休息地方,远远地注视着正在上场做准备的刘浩辰。
他曾经总有许多个“那么一瞬间”怀疑刘浩辰,但刘浩辰每一次都以及时的抬头和温暖的笑容都化解吴迪心里的疑惑,以至于吴迪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肯定自己的猜疑。他甚至在对刘浩辰的猜疑里开始猜疑自己:我怎么会这么想?
他看着刘浩辰的背影,又开始质问自己:你怎么会这么想?
“优秀!”教官大声宣布了成绩,“下一个!”
“耶!”刘浩辰大吼一声,把枪扔掉后,几乎是跳着跑到了吴迪身边。他极其自然地揽过了吴迪的肩膀,大大咧咧拍道,“兄弟,...

辰迪《好时光》


集训结束后年底有几天的小长假,吴迪拎起包就跑,留下刘浩辰一个人在宿舍清理行李。
其实他的行李也不多,主要是杂了,该带该留该丢的,积累了很大一堆,要分出来还真得花点时间,干脆的,他就慢慢清理了。
刘浩辰坐在地上,正好面对的是宿舍的窗户。这个季节已经很冷了,他坐了会儿,悲痛地觉得自己的屁股蛋已被冻住,可阳光透过窗户洒到他的脸上,他又觉得暖洋洋的。
“冰火两重天啊,”他嘀咕了一声,一眼扫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怎么还还有吴迪的东西在我箱子里?”
他把那件衣服全部掀开,是一本日记。
“怎么跑到我的箱子里来了?”刘浩辰把日记本放到腿上,仔细端详起来,“老弟,你这是有心事,想送给我看?”
但刘浩辰是一个多么遵纪守法三讲...

刘浩辰/吴迪《蓝天尽头》

“哎吴迪,你说,一直飞一直飞,飞到这片蓝天的尽头,会是什么?”
“刘浩辰你个大傻子,你是没上过地理还是没学过物理?”

但是这样的时光已经过去太久了,刘浩辰坐在飞机上回想,都不太想得起当时的情形。
他侧过面,透过狭小的客机舷窗往下望,马步国苍黄的沙丘延绵在渺小的城市外,像一道道坚硬的波浪。他沉默地注视着那些荒凉的弧度,再沉默地把吴迪骄傲的笑容投影在那些弧度上;见他嘴角的弧度被推搡、被重叠、被远远荡离视线,直到黄沙与天空接壤的地方,彻底消失。
刘浩辰叹了口气,收回了姿势,把自己放松在了座位里。他其实也不太清楚这个决定是怎么做下来、又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他双手空空,只能抓住前面那个座位后的安全宣传手册...

看完空天猎后想着玩儿

拉三体的空,假设没有危机,我还挺想看吴迪被调到吴岳舰艇(应该说航母)上当飞行员,浩辰还是他的僚机

吴迪日常我是金头盔我谁都不服你们这些人没一个能打的哼,然而章北海软硬不吃,反倒是把吴岳惹火了;一触即发的时候,浩辰日常当和事佬
“政委,您管管啊!”浩辰崩溃了,“还是说你们姓吴的都这样吗?!”
“对啊!”两人默契地双扭头,对着浩辰同时怒吼2333
浩辰:呜……(流下了委屈且沧桑的泪水
政委:看戏.jpg

不过迪辰也是自己拆自己…唉,浩辰主动说要请调,我当时惊讶地怀疑自己在做梦,一定是我听错了罢。可我继而看见他苦涩的微笑,不得不痛苦地想到:又是这样一对搭档——被对方的优秀切断去路

可是岔路这边的人,仍期盼那个更优...

1 2 3 4 5 ————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