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星舰《穷兵黩武》12

做了很多设定但是没有完善,整体是半成品的文
前情在tag#《穷兵黩武》 里
维章无差/互攻,云艾友情向


12.

穿过安全声明后,章北海和维德用传导腰带开始准备降落。从云天明提供的数据来看。铂星的重力与标准地球重力的比值约为0.5-0.8,这很奇怪,所以来之前章北海和维德还做了好一阵适应训练,但当他们到达铂星表面时,却发现之前付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降落地点也是由云天明提供的,离一个矿场很近,也很荒凉,基本没有遮蔽物,假如被发现,正面冲突肯定是避免不了的,所以艾AA提供的运动服也涂上了隐形涂料,而且比星舰的战斗服更加轻薄贴身。
维德看得出来,章北海对DX3906的兴趣更浓郁了,这让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知道,章北海这个人活着很没意思,对什么都不放之于心上,除非星舰派发任务;也就是说,现在章北海是彻底为责任而活了,还能有什么东西可以提起他的兴趣,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艾AA和DX3906的科技产物的出现,短促地改变了章北海的现状。在行动中,维德不止一次通过脑域感受到了章北海的兴奋。好歹也是合作了这么多年的搭档,他想忽视都忽视不掉。
不过提醒还是必须的,两人在红色植物从中整理装备时,维德认真地问:“请你给我一个准确的回答,章,拿到拓扑合金后,你想去取波狮坦丁之眼吗?”
章北海愣了一下:“什么?”
“波狮坦丁之眼,”维德重复了一遍,“就是小姑娘说的那玩意儿。”
在维德锐利的目光里,章北海叹了口气,“不了吧,我们不了解那到底是什么。”
“好。”维德满意地点点头,但他并不为此高兴,只是继续说,“不过,看得出你很想要。”
章北海诚实地答道:“是的。但是目前看来,它不值得。”
维德继续追问道:“不值得什么?”
“不值得我们为此冒险。”章北海笑了笑,似乎在反问,不然呢?
在章北海毫无笑意的笑容里,维德有些无语,“听着,章,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我们可以去取。”
这倒是让章北海有些意外了,“为什么?”他知道维德并不想惹麻烦。
“我不知道。”维德摇摇头,欺骗或隐瞒在他俩之间都是无用的存在,思考了一会儿,维德又说:“可能是因为你很想要,所以我想看看结果。要知道,我和你搭档这么久了,几乎没见过你想要什么。既然产生欲望了,我们去完成它吧。”
可章北海的确不打算去,他制止道:“维德,我什么都不想要是因为我什么都不缺,和我的欲望没有关系。”
“那你有欲望吗?”维德快速地反问道,并且又盯住他了,那眼神换别的人来看多变会觉得阴森恐怖,可章北海知道,维德认真了。
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认真的,他是想要波狮坦丁之眼,但不想为此冒险付出代价也是真的,这是综合考虑的结果,并不是欲望或者别的。
“目前没有。”章北海肯定地答道。
“真遗憾。”意料之中,维德耸了耸肩,“那就把波狮坦丁之眼短暂地当作欲望,我们去获得它吧。”
章北海愣了一下,“呵……”
“笑什么?”维德有些生气了,“欲望是很可笑的东西吗?”
章北海抿着嘴,“或许是吧。”他随意地答道。
维德很不满这个结果了,他站起身,走过去,然后抓住章北海的下巴,“那请你看着我的眼睛。”
章北海便抬起眼睛,他的新躯壳在维德看来很漂亮,很有提线人偶的气质,而且少年的眼睛也比以前更大一些,聚精会神看向维德的时候,维德觉得那里简直星光熠熠,真是纯情得可怕。
可他是成年得不能再成年的人了,无论对手是章北海还是章小朋友,他还是会保持着绅士的语调,挖苦道:“看见了吗?我的这双眼睛里全是你——你觉得你可笑吗?”
天哪,真是蹩脚的情话,说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愿意换个套路。章北海是真的忍了一下,才笑出来的,很轻,“我觉得我们两个很傻。”
“不,傻的人是你,起码我从不愿意被人摆弄。”维德放开了章北海,低声道,“其实,云也很傻,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过了好久,章北海才说:“天明也有他自己的苦衷。”
这时候,维德已经整理好所有的物资装备了。他把最后一粒子弹推进了弹夹,冷冷地说道:“别为他开脱。我们都是罪人,背好了十字架就前进吧。”




tbc

评论(2)

热度(2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