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双北《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预警:
不是明侦衍生,是rps
以及何老师的好盆友汪老师串场助攻
以及大量方言(。
一发完



业内一直有一个传说:只要飞机晚点,就让打电话给何老师,让他泡一碗方便面;往往曲折蜿蜒的面条还没有吸透水份充分地延展开来,提示登机的通知就会温柔地响起。

何炅此刻就端着一碗印着老朋友头像的老坛酸菜面,语气闷闷:“那我现在已经晚点一个半小时,并且还要顺延,该给谁打电话?”

汪涵笑他:“干脆这样,下次你带两台手机出门,自己给自己打电话?哦,你听——谢谢你啊何老师,我要登机了。”

何炅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听什么听,这又不是我的通知。哎,你快去检票吧,注意行李。”

挂了电话,何炅真是有些头疼。今天长江以南地区遭遇强雷暴天气,不少飞机都因此延误,所以他今天起码接到了十条短信七条微信三条语音,无一例外都是请他泡面的,连从来不信这一套的汪涵都给他打电话了,你说说,谁受得了啊。

于是他今天面都泡了二十、不,加上手上这桶酸爽动人的老坛酸菜,他都泡了二十一桶方便面了。看着泡面桶外包装上老朋友热情的笑容,何炅暗暗下定决心,再有人请自己泡面求飞机起飞,绝对第一时间装不在。

不过多年情谊在此,汪涵对他还是贴心一些,正如他贴心地提醒汪涵要检票了注意带好行李,汪涵说你既然也晚点了,无聊着,不如给一个人打电话、聊聊天,杀时间的同时,别人也无法拨通你的电话了。

好主意是好主意,何炅翻遍了通讯录,估摸着时间行程,这个点儿恐怕也没几个人能接无聊的电话,聊他个天翻地覆。

当然,他心里门儿清,撒贝宁肯定除外。他最近在北京录节目,算着现在八点半,估计在吃饭了。

既然工作完了在休息,那就更不好打电话过打扰去了。何炅捏着手机,转来转去,几百个名字他都看到,到最后也没定下个具体名单;不仅如此,他还要继续应对各路朋友们因飞机延误给他发来的“求救信息”;有时候想想,好人的确比较难做。

“那也不用这样怪自己,”汪涵在登机前跟他唠道,“你心好、这是你的优点,只是飞机晚点放大了人心里的郁闷,而郁闷的情绪需要找个发泄口发泄,结果又因为你心好,自己找上了自己。所以我建议你呢,现在先别想这些七里八里的东西,当务之急,是劳烦您起个身、帮我泡面去,嘿嘿。”

“什么当务之急,这简直是我分内之事。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泡了多少面,再这样我转行在机场开面馆得了,”何炅又跟他策了几句,才问,“对了,你要泡什么口味的面?”

汪涵哈哈一笑:“哎呀,这还用问吗?老样子撒!”

何炅一边看着商品架,一边调侃道:“偶尔也换一下呗,照顾照顾别家生意,雨露均沾嘛。”

汪涵夸张地感叹道:“雨露均沾?那就更不能换了!要专一嘛。”

老样子就老样子,何炅轻车熟路地去泡了面——盖儿都还没闷上,他就听到汪涵那边叮咚一声:各位旅客朋友们,下午好,现在MG2333号航班开始检票了……

OK,他果然如撒贝宁所说:“但凡开始泡面就要登机,这其中何老师最神。”

何炅一回想起这事儿,头疼得更厉害了。没办法,现在汪涵也顺利登机了,他又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聊天,只能自己刷刷微博看看票圈,顺便……

想曹操曹操到,手机屏幕上突然蹦出“撒贝宁”三个字,把他吓了一大跳。好家伙,自家这人可不是那种每天得腻腻歪歪缠一起才行的德行,饭点打给他肯定是有事;在被电话本身吓了一跳的同时,何炅不由得又担心起撒贝宁来;他赶紧摁下了接通键,提心吊胆道:“喂?撒撒?”

“何老师啊!!”撒贝宁做作的嚎叫简直魔音贯耳,“我的飞机延误了,您帮我泡碗面吧!!”

“……”何炅以光速拉开了听筒与耳朵的距离。

他的眉头忍不住紧了紧。

现在摔手机还来得及吗。

不愧是自家的“狗头侦探”,在何炅沉默的2.5秒里,撒贝宁迅速地意识到了事态不太对,转而带着讨好的意思、掐着嗓子扭捏道:“哪么哒何脑斯?你哪么没得声音了嘞?你那里信号不蛮好啊?要不要我老电波给你传个歪坏(wifi)、完(我们)两个开视频语音一哈咯?”

这招是真有用,何炅“扑哧”一声,立刻笑了出来:“你哪儿学来的湖南方言?NL不分都出来了。”

撒贝宁还在那边学着呢:“嘿嘿,达(这)你就不晓得哒吧?上次涵哥到北京来出差,调码子(特意)教完(我)滴。”

“涵哥?”听到这个称呼,何炅的笑意顿时停了下来,他有些小心地问,“是我想的那位吗?”

“不然呢?”撒贝宁也恢复了正常,正直的播音腔里颇是无辜,“主持人里还有哪个、湖南各地的方言都说得好?”

难怪半个小时前汪涵还推荐他要是真闲得没事儿了,可以跟撒贝宁唠唠,说他是真的有趣,跟他聊天绝对不会无聊。当时何炅心里还直犯嘀咕,怎么汪涵突然提起了撒贝宁,不见得他俩平时多熟络啊……搞半天,出个差遇上了。

电话那头,撒贝宁没给他太多走神的时间,仍在尽心尽力地逗他开心:“何老师呀,你饿不饿,要不要撒撒给你泡面吃——”

“噗……”唱得难听死了,亏得还是合唱团出身,何炅乐低了头,小声怨道,“真是够了你。”

撒贝宁在那边喜笑颜开的表情,他通过语气都能想象得到到了:“不够不够,泡面算什么,等我上了飞机,明天亲自给你下面吃。”

“啊?”何炅不明所以,愣了一下;旋即他反应过来了,又有些不好意思:“喂,你不要突然开……”

更迟的,他才意识到,撒贝宁果然是话里有话:“明天?”

“嗯。我休三天假,买了飞机票,来看你。”结果撒贝宁好听的低音没有正经过三秒,何炅还没感动够,这家伙又得瑟了起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爱不爱我?”

“惊喜……意外……”何炅迟迟地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飞机票,“但是……”

撒贝宁义正严辞地抗议道:“你都不说重点!”

“好好好爱爱爱……”何炅无奈地笑了笑,“但是我正好、也买了飞北京的票。”

“……”

“……”

在沉默里,两边机场的背景音都通过话筒传递给了对方,千篇一律,非常嘈杂。但还好,他俩的耳朵都紧紧地贴着话筒,对方隐秘的呼吸声并没有被人来人往的动静淹没,而是隔过了一方小小的屏幕与一段长长的距离,传递到对方心底时,仍然无比清晰。

良久,撒贝宁主动打破了沉默:“太刺激了,我俩这么心有灵犀的吗?”

何炅认真地回道:“是。而且我第一次觉得晚点是好事。还好我这边飞机也延误了,不然我俩就正好错过了。”

“什么?你也延误……”撒贝宁当机立断道,“那这样,你就别飞北京了,飞机票留着,我报销了。现在当务之急是,何老师你去泡面吧,祝我赶紧登机,我要来见你啦。”

怎么所有人都说当务之急是泡面?!何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炸了:“为什么啊?我今天都泡了二十一桶方便面了!我不干了!”

撒贝宁苦口婆心道:“你不干不行啊宝贝儿,我们主持人这圈儿里就你最神啊!”

“那我不管,”他何总裁倔强起来也不是撒贝宁一时半会儿拉得回来的,“这次我给你报销飞机票,你给我泡面,祝我赶紧登机。”

“……”

“快去快去,我都晚点快六个小时了!”

“成吧。”撒贝宁不太情愿地妥协了,“可先说好,我没您这功效,不灵验的啊。”

“没事没事,”何炅方才还冰冷的语气、瞬间恢复了柔软的笑意,“反正飞机一直不来、电话通着,烧的也是你的话费。”

“……”撒贝宁没好气道,“哇何脑斯,你这样子港就太过混了咯……”

“噗……撒撒你别说方言了,真的太逗了……”

“我也不想撒!但是你这则个样子我不港年滴(不说你们的)方言、我觉得完两个都冒得共同语言——都冒得共同语言了,达个天就要聊不下克哒撒(聊不下去了嘛)!”

“哈哈哈哈哈哈……哎哟不行,我眼泪都出来……哦对了,我是长沙人,你说常德话有什么用啊?这个不算共同语言吧?”

“啊?……哎呀!涵哥教错了!”



汪涵下了飞机后,想了想,给老朋友拨了个电话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在优美的机械女声里,汪涵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虽然等晚点的航班实在是煎熬,但有人陪着聊天、插科打诨也不至于无聊,祝他们唠嗑愉快。



end


评论(17)

热度(272)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