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ooc段子就不打tag了

#当年长安号的领导都是213青年

就在吴舰长和章政委刚上舰接手长安号的第一年,某军区展开了第一届“虽然非正规比赛没有奖励但是参赛态度要端正”友谊竞技,那年,没有拿下一项名次的长安号给大家留下的印象=舰长长得帅又怎样就算全体女兵给你们加油你们也活不过小组第一轮。
带着一群人空手而归后,吴舰长痛定思痛,觉得我们只是常规训练还不够,这样吧,以后谁犯错谁五公里越野。
章政委假装掉线了半分钟,在舰员们“政委你不劝劝舰长吗你是管他的啊你都不劝这以后以舰长吹毛求疵的认真脾气我们怕不是要跑成二炮部队”眼神里,心一软还是开口了:舰长,我们是海军…
吴舰长当年多么意气风发,手一扬,直接掐断了章政委的话:不分军种都是战士,体力是最基本的,跑!——章政委你今天居然说了这种话,我觉得你得带头。
于是第二年,第二届“虽然非正规比赛没有奖励但是参赛态度要端正”友谊竞技赛上,长安号一反往常,斩获了所有长跑类项目第一;其中最可怕的,是他舰政委章北海同志,一骑绝尘。
这哪个想得到一个政委这么能跑哦,虽然比赛没有规定舰长和政委要参加,但是一般有点包袱的都不会参和这件事嘛,一开始得知五公里越野长安号竟然排了政委上,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他舰这是直接放弃了吧”。
结果那天章政委不仅提前到场热了身,路程未过一半就让解说来了个“现在在第一的是武陵号的战士……啊不,长安号的政委已经超过第二五百米了!差距还在持续拉大!”
那天吴舰长在观赛台上,享受了整整十七分钟“吴舰长你对章政委做了什么?!”的目光洗礼。
“他是我领导,我能对他做什么?只是长安号的规矩,谁犯错谁五公里越野,政委作思想教育顺便陪跑,节约时间嘛。”
顺·便·陪·跑
章政委率先冲过终点的时候,可谓是面目和恤毫无疲态甚至越跑越精神,还能来个一百米丛刺飞到观赛台来。
学不来学不来……
吴舰长的规矩全军传开,大家顺理成章地改变了对长安号的印象=舰长是个长得帅的变态竟然连政委都敢罚一舰的海军比隔壁土鳖还能跑
当年比赛结束,吴舰长和章政委也就理所当然地受到了上级的“关爱”。
“是吧,不能动不动罚五公里啊,再说了,绕着甲板跑像话吗?”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吴舰长痛定思痛,觉得我们海军的确要搞一些有特色的,“三千米往返游吧!”
好歹比五公里少了两千米,大家强颜欢笑。
“而且这次章政委就不连坐了,你们替他跑了吧!往三千、返三千!”
二三得六,还多一千了!
毫无意外,在第三届“虽然非正规比赛没有奖励但是参赛态度要端正”友谊竞技赛上,长安号斩获了所有长泳项目……
不过他舰长得好看的舰长和身材不错的政委都不下水,让很多冲长安号的热闹来的人很是失望:“今年不罚了?”
“嗨,上级都批评我了,再说,他是我领导,我哪儿敢罚他啊?”吴舰长笑着,拍了拍章政委的胸口,“嗳,你说是吧,北海?”
章政委口是心非:“是。”
他是不用三千米往返,可吴舰长没免他的五公里越野啊!
欲说还休,章政委默默闭了嘴。
身材好?天天做办公室能坐出来吗?都是跑出来的!
吴舰长笑得阳关灿烂。
于是当年大家对长安号的印象又折回了=长安号的舰长长得好看的政委身材不错但是他俩都不下水今年小组一轮连加油的女兵都不来了
损失惨重、损失惨重。
可不知怎么了,长安号“刑不上领导”的作风又被传开了,这可不,比赛一结束,上级又把他俩喊去谈话。
“犯了错误怎么能不接受惩罚呢?!”
吴舰长洗心革面。
“北海,那要不……”
章政委背后发冷。
于是乎,在第四届“虽然非正规比赛没有奖励但是参赛态度要端正”友谊竞技赛上,长安号作为海军军种,报名了100米手枪射击……
参赛人员:吴岳、章北海
瞠目结舌、匪夷所思——
“这,”解说挠秃了头,“这我们都知道,长安号除了第一届、往后每届不按常理出牌,但一百米手枪射击……实在是没想到吴上校和章上校亲自上了……”
不仅亲自上,还拿了小组并列第一,直到最后总决赛,输给三名特种部队,才没拿到名次。
并列第四,他俩还一脸惋惜。
“难不成今年吴上校和章上校在休息时间都在练习100米射击?就为了今年的比赛?”
吴舰长呵呵一笑:“不是啊,嗨,不是去年被批评了嘛,我和北海深刻认识了错误:错了就该罚,不管是谁,我俩也决不例外!所以我们决定,我俩之中要是有人犯错,就去训练场打靶,错的那个人当靶。”
完了他还捅了捅他章政委的胳膊:“前几次他那准头,差点给我整毁容,呵呵!”
他章政委能说什么,一条绳儿上的蚂蚱,他章政委只能狼狈为奸,“是啊,为了不伤到战友,我们只有逼自己努力打准了。”
旁边特种部队的狙击手被唬得一愣一愣:还有这样拿命训练的???
于是当年大家对长安号的印象又折回去了=长安号的领导长得好、身材棒——可惜是变态

评论(1)

热度(21)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