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但我身上的十字架是卸不掉的,这你很难体会……”

可章北海说出口的话也许没有一句是真心的,连他给人带来的的孤独感可能都是故意伪装的假象。所以最让人觉得心痛的就是直到他死前,通过他犯下的最后一项错误,你才能稍微看到一丝关于他的真实——

他本以为自己在两个多世纪的艰难历程中已经心硬如铁,但没有发现心灵最深处隐藏着的那些东西,在做出最后决断前他曾犹豫过,曾经努力抑制住心灵的颤抖,正是心中这最后的柔软杀了他,也杀了“自然选择”号上的所有人,在长达一个月的黑暗对峙中,他只比对方慢了几秒钟。

你才能看到原来他也是个人,他也会犯错,他也会在犹豫里错失良机。他有那么强大的执行力和意志力,他也会因“本以为”溃堤千里。

如此,他似乎为他的人类而胜了,又似乎因他是人类而死。

但无论如何,有关他的一切,我仍旧不了解。

评论

热度(9)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