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海棠《流氓》

题文无关,棠海cp同人


任海平能被陈济棠烦死。
他是真不明白陈济棠怎么能这么磨人的,还好猫儿不待见陈济棠,晚上任海平跟猫儿躺在炕上玩耍的时候,陈济棠不可能有机会爬上来。
干脆,任海平就更加过分地溺爱猫儿了,只要回家,什么时候都要搂着它。猫儿本来就黏任海平,这还得了,陈济棠更近不了任海平的身了。
他倒不是怕猫,他跟猫儿没少龇牙咧嘴,他主要是怕他凶猫儿了,任海平凶死他。
说来也怪,任海平这人,着实少跟人发脾气的;他在学堂的时候,学生调皮捣蛋他都鲜少动火;只需要冷着他那张脸就够了。但是他对陈济棠不成,他就忍不住吼陈济棠,要么就一句话不说。陈济棠被他吼惯了,再听陆升说话,他就觉得陆升开口像蚊子放屁。
任海平决定还是不能这样,不能老吼,嗓子疼,留点力气去上课不成么,非要把口舌费在陈济棠身上,多不值当。
可惜陈济棠也想得妙:既然任海平借着小畜生不让自己接近,那也甭接近了,直接上吧。
于是第二天,任海平一开门,陈济棠就蹿上去了,猴子爬树似的,“任先生!”他抓住他的脸,在任海平被吓懵的空档,“吧唧”就是一口。流氓就是流氓,亲完就跑,小袖子哗啦啦甩得,跟波浪似的。
任海平提着作业,傻在了原地。猫儿打着哈欠,慢悠悠迈着小碎步,从房里溜达出来了。
如此,连续了好几日,任海平压根儿防不住,陈济棠他要是想,他能吊房梁上半宿,就为了一亲芳泽。不要脸极了。那任海平不行的,任先生是谁,他丢了性命都不能丢那脸。到休假,任海平决定干脆不出门了,饿死在房间都成,干嘛要出去受这侮辱?早醒了就侧躺在炕上,乐呵呵看猫儿躺边上打呼噜。
比起某个流氓,猫真是可爱极了!
这可急着陈济棠了。哎呀,早到饭点儿了,怎么先生还不出来?莫非是吃坏肚子了?也不对啊,吃坏肚子得往外跑啊!糟、糟,这脑子咋啥都想不出来?!他个大男人也不至于这么娇弱吧!不行,我得——
“陈济棠。”
手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任海平唤他了。
“诶!诶!先生!”陈济棠立刻喜笑颜开,眉毛弯得能钓鱼,“咋!出来吃饭不?”
“别推门。”
“不推门儿,不推门儿!”
“过来,窗户这儿。”
“好!”
陈济棠活蹦乱跳三步作俩,立刻飞到了窗户面前。
“先生,吃点啥啊,我去给你恁。”
“恁,”他听到任海平悠悠一声嗤笑,“把窗户打开。”
陈济棠家是老房子了,任海平又不想动土木,窗户不是推的,还是那老样子,得拿个小竹竿撑上。可小竹竿在任海平房里,他没有,就把脑袋探进去,拿脑袋撑着窗子。
任海平还是那样斜躺在炕上,背对着他。哎呀,那胳膊脊背腿,哪儿哪儿都好看紧了,陈济棠恨不得立刻翻窗户进去,跟他在坑上好好滚两把。
“陈济棠。”
“嗳!”陈济棠两手也扒搭在窗户沿儿上了。他要是有根尾巴,他现在能飞天上去。
“去厨房把猫儿那盆端来,东西都在里头,你别动。”
“猫、猫?”陈济棠火热的心仿佛被一盆凉水浇了个稀巴烂,“猫?先生,我问你吃啥呢!谁管小畜生……”
“你去不去。”
陈济棠嗷呜一嗓子:“不去!”
“不去你就把窗户关上,别来烦我。”
“别啊!”
“那你去不去。”
“去、去……”
“端来了从窗户里递进来。”
陈济棠刚缩回去的脑袋又伸进来了。
“啊、啊?我又不是贼,这我家,我咋不能走门?”
“叫你去就去,别多废话。”
“那我不去了,我只给你端吃的。”
陈济棠翻了好大一个白眼,正赶上任海平翻身过来了,见着了,就皱了皱眉头。
那不成了,陈济棠但凡碰到任海平那张不冷不热的脸,就没有了底线,“先生,你别皱眉头,不好看。”
任海平也不说话,也不作表情了,就那么眉目淡淡的看着他。




评论(2)

热度(2)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