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星舰《穷兵黩武》3

3

褚岩的意思是,既然答应了云天明,丁仪的记忆体还是要拿到的;不过来都来了,能顺便刺杀尘星的高层指挥官也不错;你们先打着,我叫东方带人去支援你们。

维德一脸吃了苍蝇似的表情听章北海传达褚岩的消息:“‘顺便刺杀’?!他这么敢说他怎么不敢亲自来!”

章北海无奈道,“你就别为难他了。”

维德想了想,也是,要是按照舰星的标准,褚岩现在连舰星一都不一定拿得稳。

就这么一个退化到手无缚鸡之力的领袖,竟然能坚持高度军事化管理,还在其中威望极高……维德琢磨了好一会儿:“章北海,你为什么不取他而代之呢?”

章北海走在前面,一心顾着看路了,完全没听清楚:“娶他?”

“替代!”维德拿英文说了一遍,又拿古老的德意法俄语各说了一遍;说完了云天明突然问:“维德,你会不会日美奥语,这样八国联军就凑齐了,很有你的作风。”

“不要随便连接我的脑域!”维德在心里又翻了一遍云天明的族谱。

“授权是你给的,维德,我不连接你的脑域,谁帮你监测环境。”

“章在这儿!”维德有些生气,“你最好也退出他的脑域,他是我的搭档,行动时我们不连接脑域,是无法共享信息的。”

“唔……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跟搭档连接脑域……我原本不想用这个的,”云天明安静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操作什么,两个人只听得到他那边不断跳出“指令已修改”的声音,大约过了两分钟,云天明才继续说,“我找了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你们先去那儿待着,进入冬眠模式,等我完成了支流汇通,我会直接唤醒你们的大脑。”

维德问:“支流汇通?”

“就是把登录器连接你们两个的波流里分别分出一支信息干流,在登录器这边新设一个接通汇流点,然后把你们两人分出来的脑域波流通过这条新加的干流连接起来,达成你们两人脑域的伪性连接……简单来说,跟运河是一个道理。不过我不太熟悉你们‘改造人’的脑域作用原理,褚岩不跟我说这个,我只知道你们的脑域只有一个端口,所以只会允许一条信息流,多了会对大脑造成永久上损伤。我这样做虽然没有开拓新的端口,但信息流的径流理论上仍会增大一倍不止,你们的大脑能不能承受得住我可不保证,现在后悔也还来得及。”

“你这不是挖通运河,你这是曲线救国,”维德无语道,“既然地形都已经探查得差不多了,你完全可以退出登录,让我和章的脑域相连接。而且新加干流,整个环境的波频肯定会发生改变。它们没有屏蔽器不代表它们不监控波频,万一被发现,麻烦的还是我们。”

“那怎么办呢?”云天明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道,“你不配合我,北海又不配合你……”

维德压着眼睛看向章北海:“你为什么不配合我?”

章北海直接跳过了维德的疑问:“我觉得天明的提议很好,就这么办吧。”

 

三个信息端口达成伪性同步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这让维德更觉得自己像一个机器人了。在云天明检测两人的身体状况确定无虞后,对维德说,“说到机器人,北海可能会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维德伸过手,去摸章北海的脸,还好,还是那种温软的肉感,和人造皮肤冰冷的触觉完全不一样。他嘲笑道:“还是个人——这的确是惊喜。”

 

研究中心的常规出入口被重兵把守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他们直接选择了从内部突破。维德的引力弹在研究室的去重力环境失效更大,更多的时候还是章北海直接抽刀斩杀那研究人员。

“我们深谙科技的重要性——对于敌人的‘大脑’,必须尽数消灭。”

这话是褚岩说的,也是舰星六和舰星七的行动准则,比起直接进行消耗资源的火力战争,他们更倾向于先刺杀指挥官和消灭科研力量,再展开正面冲突。

“你们这招跟三体当年封锁地球科技唯一的区别是你们更直接,无论是行动力还是破坏力,”云天明对维德说,“遏制技术爆炸的方法是什么?杀人,放火。无论是培养科研人员,还是重置科研设备,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你们的前方火力完全可以摧毁失去后方补给的敌军。”

“不过这招也只对硅星、尘星这类科技与我们平齐、或在我们之下的文明起作用,面对高等文明,我们还是……那话怎么说来着?”

“‘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对。”

“褚岩很聪明,”云天说,“我原本以为你是会喜欢他那种果决的聪明人的。”

“我不是不喜欢褚岩,我只是讨厌他。同样是聪明,章北海就可爱得多。”

“可爱?”

“啊,可爱,没错,是可爱,”维德冰冷地笑道,“你看他挥刀的样子——”

那些科研人员的武装在章北海面前薄如脆纸,他跳下去的瞬间,就直接双刀斩杀了两人。

“古朴得像一个地球人。”

没有所谓的“血液”从伤口处喷薄而出,有的只是惨叫都被定格的姿势。章北海把刀从尘星人坚硬的外壳中抽拔出来,对尘星人而言,充满刺激性的气味蓦然充斥了整个房间。

房间内开始骚动起来,有人举起武器朝他进攻,也有人准备朝外面呼叫警卫。但维德在云天明的指导下,已经把整个房间的通讯系统都转接到了云天明的数据库里,它们无论怎么按那个按钮,外面的警卫军都不会收到信号了。

一个彻底的密室被塑造出来了,像古罗马的角斗场,章北海就是那头狮子。他双腕一转,正手持刀后,直接将障刀掷了出去。

最前面的人倒下了,它的子弹射入了天花板,离维德只差十厘米不到。

维德小声骂了一句,端起枪,继续狙击妄图从章北海背后伏击他的敌人。

这也是章北海只需前进,不用顾忌背后的原因。他放心地把背后交给维德,只需要运用他那副被改造的身体,以一种奇妙的姿势从地上弹跳起,在半空中继续掷出他的刀们,插在房间内的重要设备上,破坏掉它们的线路。

还有两把刀被分别插进了墙壁和天花板,他在快落下的时候,云天明提醒他已经被锁定。于是他干脆抓住天花板上的那柄刀,用力一荡,转换了一个斜插的姿势落到墙壁上的刀上。借着刀柄和墙的反作用力,再用力一蹬,直接弹跳了出去,避开了攻击。

那名妄图攻击他的尘星人接收到了章北海从自己侧面重来的信息,它也转身,打算把枪对准章北海。但章北海已经引出了袖里的扬文匕,擦身而过的时候,在它身上猛地化开了一道裂口。

和维德的引力弹中的氧虫需要被注入神经中枢才能最大限度发挥作用不同,他的刀刃上有针对性氢氟酸物质,尘星人演化出来的防御氢氟酸物质的外壳只要被破坏,那些极度活跃的化学物质便会在顷刻间入侵它们伤口处的泡状遗传结构,造成不可逆转的腐蚀。

这种会针对遗传物质的伤害更高程度地阻碍了尘星人的体内防御机制,氢氟酸物质一旦沾染到阈值以上,它们体内生产的消除氢氟酸毒性的催化剂的能力则会大幅下降,甚至被破坏。腐蚀效应会从伤口开始以点散发开,直至它们被彻底液化。

扬文匕在割裂了一个目标后并没有被章北海收回,他的手臂画出了一个半弧,在弧的终端,扬文匕也被掷出,直接插入了左手边方向的一名敌人的体内。

章北海直接冲进了人群;但人群也避开了他,如潮水般四向后退,给他余留出一个圆形的空地。于是他的手上只剩下修长的苗刀,安静地站在那里,像一座机器。

“云天明,我为什么要用枪呢?一个一个打太麻烦了,”趁着人群被章北海吸引去了绝大部分注意力,不敢轻举妄动的时候,维德抬起他的枪,“我应该带个炮,轰他妈的。”

在维德密集如雨的火力掩护中,章北海再次行动了。

他不用担心中弹,事实上维德也不需要瞄准,他的枪和子弹都是设置过的,在一定范围内能连续锁定敌人,这个房间这么小,他就算闭着眼睛,也不会打错人。

但章北海得全神贯注,氢氟酸物质再好用也不会再一瞬间将敌人液化,而且尘星人的防御外壳的刚度的确非比寻常,他的每一刀都要落力精准。

于是维德也明白了云天明那话的意思——章北海的身体参数被再次调整了,舍弃了之前的速度,转而加强了力量和柔韧度。往常他都是单手执刀,这次变成了双手;连苗刀刀法中最重要的突刺也少了;刀势随人,章北海以腰背为点,进行更大弧度的劈砍。他的刀光被研究室四处迸发的电火花炸得凛冽逼人,云天明都觉得其实监控外围环境对章北海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每一刀都放弃了防守,甚至连破绽都不掩饰了,专注于用极限的力量直接斩杀敌人。

“他这样乱砍,用朴刀会更好,但我嫌太大了,就没带过来。”维德抱怨了一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那把苗刀。”

云天明远程监控着章北海的状况,想了想,才对维德说:“可能是有什么特殊的情结吧。”

 

 

 一些设定上有bug是肯定的,无视就好……



评论(5)

热度(23)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