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章北海/罗辑《一封寄给我的信》

*致以我亲爱的M老师

*第一人称预警 超级短的短打
隔了三个月回来结尾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可以直接拉到结尾先看后记再反过来看文】

《一封寄给我的信》

我和他已经互相通信很久了,但数目不多,也不是来信必回,写与寄都看心情。

不,更准确地说,说是看时间是否允许。比如之前,我一直在忙碌一件事,他的信我便没有时间拆看,放着放着也就忘了;可是等事件告一段落,我又找不到他的信,我们的通讯便这样轻易地断掉;今天我再一次收到了信,他没有问我为什么不回,而是赠与我一张星空的照片。

今天寄来的这张星空图很容易看出是用简易的摄像机拍摄的,手机也有可能,大概是他去了哪里,一时兴起便随便拍了一张,然后机缘巧合有机器洗出来,洗...

章吴《手机尾号1573》3


现代搬砖架空 章吴不拆不逆
几百年没见过的(我写的)老章的单箭头
he(如果我能写到的话)
ooc(废话)
自行避雷

如果其他角色在本章戏份比较多的话 本章会增加角色tag

3.

章北海还是没问,他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也不知道到底怎样的时机要怎么问出口才不算唐突。

“……”东方叹了口气,“师兄,你不是犹豫的人。”

师妹在电话那头的敲笔声烦之又烦,章北海听到了,莫名其妙地就想喝水。

“而且我实在不懂你在纠结什么,也不懂你在做什么,一句话问完就了结的事情,你实在要觉得不方便我可以替你去。”

“不,不用了,谢谢,”章北海淡淡地说,“说到底,也不是什么非办不可的重要事情。延绪,我回国本来就是计划好了的,跟这件事没关系。我是该...

关于我的那篇同人文的后记

莫律师实哉白宇再世救我狗命!

又双叒叕销号了……

姑娘,算我求你了,道不道歉我看你也没这意思,别来乐乎了吧。

去一个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的地方,去继续你光鲜夺目的人生,带着这份抄袭的污点继续精彩地活下去,一辈子的刻痕啊,多少人盼都盼不来。

😔

莫染_:

您当然没有“写过”同人。


您抄过。


被抄的不是我本人,但是我熟悉的伙伴。


关注我一段时间的旧朋友应该知道我和 @惊之 关系很好,刚关注我的新朋友们也可以了解一下。我们相识五年,半个月前见了个面,一起嗑过某乐队爬过双北如今又在镇魂圈里一起嗷嗷叫。


惊之写了好几年的三体。说实话,我只粗略读过一点原著,算不上...

章吴《手机尾号1573》2

现代搬砖架空 章吴不逆
就是谈恋爱的文 要什么自行车
我惊之写了两年三体同人让小吴单箭头这么多次
今天就是要写章北海的单箭头暗恋设定
言尽于此 ooc 自行避雷谢谢

2.

如果是网购,卖家秀和买家秀强烈不符这种事,你也许还能投诉12315,但是公司领导和传闻严重不符,吴岳思来想去,他还能咋办,抱住林总的大腿哭还是把辞职信摔江总脸上去?

都不行,他还得努力赚钱还房贷,切不能因为他领导慈祥的目光就产生退缩的心理。

说到这个,吴岳是真的奇了怪了,慈祥?搞毛线?他俩一个年方三十又一月,一个三十差六十天,实在算不上有什么代沟或者能称得上前后辈的身份吧?慈祥?见了鬼了……

西子:我看了小师妹给我弄的现场图,也就我师兄这么二...

章吴《手机尾号1573》1

我新来的小吴同事太可爱了,他是我的灵感源泉,不写一篇章吴对不起自己

现代搬砖架空 顺风司机章x早出晚归吴
本 篇 不 逆 谢 谢

顺便一提我就爱写au 我奉劝所有暗戳戳怪我写au又跑到我这里蹭饭吃的人第一评论骂我ooc第二直接拉黑我 不然一边给我的au点小心心一边又在其他地方骂我写au是ooc 你有没有想过这被我撞见多尴尬啊

章吴《手机尾号1573》1

吴岳最近被他可亲可敬的林总调到了一个新项目,虽然因为离家很近、向上级申请后免于睡在现场把打桩机的动静当作摇篮曲目,但是每天上下班只有早上过早晚上过晚的节奏,还是让这几里路变得负担过重起来。

而且尴尬的是,他家小区最近闹贼,他的自行车从车胎被偷到车链,最后一...

章吴《手机》

貌似每年这天我都会写一篇章吴😂
而且全都是非常诡异的AU设定…哈哈哈
三个小时的轻松小短打而已

1.

在这台手机第八次进水后,吴岳决定不修改换了。

他去请假,江星辰听闻来龙去脉,简直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你终于放过之前那部手机了。好样的,上午的假我批了,记得开发票,我帮你报掉。”

“不用吧馆长,我只是……”

“没有只是,你快去吧,下午还有表演呢。”

吴岳没辙,换掉了训练服就准备出去。一路上大家都习惯性问他去干什么,当他回答“手机又进水了,打算换一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流露出了和江星辰一摸一样的表情。

“太好了,你终于良心有愧决定放过这台多灾多难的手机了。”

至于吗,吴岳纳闷地想,修手机三百不到换手机三千起跳...

星舰《穷兵黩武》12

做了很多设定但是没有完善,整体是半成品的文
前情在tag#《穷兵黩武》 里
维章无差/互攻,云艾友情向

12.

穿过安全声明后,章北海和维德用传导腰带开始准备降落。从云天明提供的数据来看。铂星的重力与标准地球重力的比值约为0.5-0.8,这很奇怪,所以来之前章北海和维德还做了好一阵适应训练,但当他们到达铂星表面时,却发现之前付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降落地点也是由云天明提供的,离一个矿场很近,也很荒凉,基本没有遮蔽物,假如被发现,正面冲突肯定是避免不了的,所以艾AA提供的运动服也涂上了隐形涂料,而且比星舰的战斗服更加轻薄贴身。
维德看得出来,章北海对DX3906的兴趣更浓郁了,这让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知道,...

星舰《穷兵黩武》11

本章节主要人物:维德 章北海 艾AA

前言预警:是拉郎脑洞文,维章互攻,偏剧情向,自己做的“科幻”设定很多,反正不是恋爱文…前几章在下面#《穷兵黩武》 的tag里有

11.

艾AA还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东西,新的太空服立刻解决了维德和章北海的行动限制。它又轻又薄,比起说是衣服,倒不如说是一层透明而柔软的膜。
维德很好奇为什么被封闭的膜覆盖了,还能继续呼吸:氧气从哪儿来的,二氧化碳又去了哪儿?它是怎么维持人类所需的生理条件的,又是怎么抵御宇宙射线的?……艾AA例常拒绝回答他的问题,直到章北海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我又不是科学家,你们老是问我运作原理干什么?”艾AA一头雾水,“星舰没有的话,我送你们一套...

星舰《穷兵黩武》10

在美食的俘虏下,维德轻易原谅了艾AA对他的偏见。难得的,章北海那样“六根清净”的人也会因为食物而展露微笑,他们吃得很愉快,如果艾AA不喊维德“野蛮人”他就更开心了。
离铂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吃完饭,艾AA又带章北海参观了“钻石”号,在章北海好言相哄里,又把维德带上了。
维德非常不开心,这情绪不是来自小姑娘的偏见,而是因为章北海明面上劝着他,眼神里明显是看热闹的,维德不喜欢章北海用这样的心态对他。
“这是人类脑波放读器,天明很久以前从三体人那儿弄来的,和你们的脑域功能差不多,是给我用的;哦,北海,你可能会对这个感兴趣,送给你,它叫关山月,刀身上有特殊工艺,由刀柄上的开关控制,可以轻松切割高密度高韧度大...

星舰《穷兵黩武》9

我不知道该怎么写预警所以烦请抱着随时可能开车而且攻受不定play奇葩的心理准备看文吧……毕竟是章维无差(互攻)

“北海,好久不见!”
艾AA几乎是跳着跑了过去,亲昵地挽住了章北海的胳膊:“你修改了容器参数?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只是留长了头发,没想到一见面,比视频里看,还要更高、更白。”
“是啊,”章北海也随她挽着,一起朝飞行器里的休息室走去,他温和地笑道,“手术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之前那副身体不能用了,临时找了一副备用的。”
艾AA好奇地问道:“那这副和之前那副相比,能力上有什么区别吗?起码,我觉得论气质还是之前那副好看,你现在的样子太年轻了,更像是我弟弟。”
“呵呵,是吗?”
“是啊,”艾AA眨了眨眼,“不...

1 2 3 4 5 ————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