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章吴《松声》90.5

上一章篇幅太短了…
莫老师说我矫情 开玩笑 不矫情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p事
预警就是90-95章可能都挺糟心的
我喜欢先写结果再写原因…

90.5 命悬一线 4

“……”章北海没有立刻回复什么,即便吴岳避开他,他也仍能感受到吴岳的颤抖。他们情绪的起因一向是共通的,他太清楚这个人在顾虑什么,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两个有太多非灾即祸才联系对方的前科,现在靠近了,怎么可能不互相折磨呢?
章北海还是抱住了吴岳,拥抱他虚弱的挣扎。吴岳才从病痛里醒来,本就没什么力气,现在被人桎梏住,一时间窒息得只剩下心跳。章北海的胳膊紧紧圈着他的身体,他的下巴也搁在吴岳柔软的肩颈上;他不急,直到吴岳受不住这份炙热,哽咽着诉求“你放开...

章吴《松声》90

我太郁闷了,决定还是要把初版写出来
为了结局的结局简直是最错误的事情
所以即便只恢复一章,我还是要写出来
阅读前请稍微做一点心理准备

90.命悬一线 4

北京的晚春已经消了寒冷,取代那些压城的云层的,是明媚的阳光。早上七点,斜飞入病房的光已经妥帖地扫除了一夜的凉意,以至于吴岳睁开眼睛刹那,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睡到自然醒,太阳都这么大,英语课肯定是要迟到了!

来不及掀开被子,浑身无力的感觉又把急急忙忙想起床的吴岳压回了床里,再渐次是恶心,病痛……什么感觉都有,痛苦像水一样弥漫上来,直到把他的那点匆忙淹没。

他转动着眼珠,打量着他仅能看到的一点视野,脑袋也昏昏沉沉的,连回想缘由都变得十分吃力。

是梦啊……

正...

章吴《松声》1-96章txt网盘链接

前两天给错连接了!!!这个才是TXT!!!请大家把下载的文档删掉谢谢那是我的原稿啊!!!!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eTEAnqM 

密码: wvqt


我没有署名,请大家不要二次上传,谢谢。虽然应该也没几个人会下。

脸大的问一声,如果有人想要惊之的三体同人文包,请评论或者私信给我想看的文章,回头我整理一下。这个博客讲不好哪天就被我炸了,这么多存档,其实真的炸掉的话我也觉得挺可惜的,两年的时光呢。

关于这次《松声》的txt,前面有一部分剧情校过了,这半个月没什么心情就没动工。之前说要整...

About《松声》

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说到《松声》估计蛮多人的想法是:我靠这人还真能用爱发电啊?!

这篇文是我答应的一个你体圈外的很重要的人写的,我和她在某音乐组合的主唱坑里熟识,所以想写一篇以致敬这个组合的文,作为礼物送给她,这才坚持下来了。说是用爱发电也是真的,但是老实说这份爱不是给cp的,而是给她的。

结果写到后面说是致敬吧,男主们开始谈恋爱开始就跑偏了……哈哈,没办法嘛,现实组合的两个人又没有公开说他们真的谈恋爱。

这点还是有点遗憾就是了,原本预计总时间线长达29年,相当于大部分人1/3的生命,但最后还是只写了24年,有5年来不及写了。这是我永远的遗憾。但不至于后悔,所以仍旧这样决定了,再拖下去是一种看不到尽...

章吴《松声》大结局·下

96.结局 下


吴岳从浴缸里走出来,他身上的水不断地滑落,随着他前进的步伐,被远远地甩在身后的地板上。但那些回忆的碎片并不会像水珠,如此轻易地放过他。

之后章北海还说,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总有办法解决问题——可是他们真的有办法解决问题吗?——他很自然地就想起了五年前他想和章北海办演唱会的情景,他那时也是这般坚定地,说过“只要你想和我一起,我总有办法解决问题”这种话。

问题解决了吗?解决了,争取到章家的同意后,章北海的确去和他开演唱会了。但是真的解决了吗?这个现实让吴岳穿衣的手又停了下来。他的心被它劈开了,一半像石头,被丢入江河,沉重地下坠,一半又像羽毛,被...

章吴《松声》大结局·上

原本想一章完结的,结果太仓促了,还是分了两章……当然,这么急着完结,之前埋的伏笔全部翻不了,就算再分两章也会显得很仓促,抱歉……


95.结局 上


吴岳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只有他一个人了。

他一觉睡到自然醒倒是舒服,章北海六点钟就爬起来了,自己收拾完还得叫儿子起床,儿子收拾着的时候他又得帮吴岳准备早饭,等爷俩都弄完的时候,一看表七点差一刻,还行,迟不了到,便指挥儿子:“把这张便条贴你爸脸上去。”

吴岳一手挠着睡翘了的头发,一手无语地把脸上的便条撕下来,睡眼惺忪地读道:“早饭放在微波炉里了,吃之前转一分钟。中午想吃什么发讯息给我,我帮你点外卖……点...

章吴《松声》94

93.时机 4


吴岳下飞机后,果然没逃开粉丝接机的命运,章北海熟悉他,干脆在车里听起了有声书打发时间,飞机明明是九点过一刻就降落,等见到人,已经快十点钟了。

吴岳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跟他说李哥越来越唠叨了,要不是我爸妈他铁定不让你来接我,章北海温和地笑了笑,也不问为什么。

这倒叫吴岳想起了一回事,他立刻追问道:“在我昏迷期间,你跟我爸妈谈过话了?”

章北海供认不讳:“是。”

吴岳的心一下子又习惯性地提了起来:“谈什么了?”

“也没谈什么,”章北海想了一下,“大概就是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你最近又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背着他们谈恋爱……”

“哈?”

“就是这样。”...

章吴《松声》93

93.时机 3


正如李维所说,褚岩真不愧是一口气给吴岳当了二十年会长的人,有缘到住院出院都在一起,吴岳在签字完后见到自己的会长提着包裹带着儿子朝这边走来,也诧异得不行。

顾不上医院人多,吴岳直接小跑过去,满脸着急:“小岩,你怎么也来医院了?”

“岳哥?!”褚岩吓了一大跳,反倒是儿子淡定地很,乖巧地说道:“吴叔叔好。”

“好好好,”吴岳蹲了下来,摸了摸小然也的头,“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没有,医生哥哥说,我的病已经好啦。”

“然也生病了?”吴岳抬起头,担心地看向褚岩。

褚岩点点头:“不是什么大事,春季流感,现在已经好了。”

“那就好,”吴岳松了一口气,又拍了拍小...

章吴《松声》92

92.时机 2


吴老板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平板,倒羡慕起了章北海忙碌的工作。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闲得下来的人,虽然睡死个三天三夜也不是没发生过,但那也算是每年春节后的保留假期,真让他半个月不工作躺那儿不动,人都要闷坏。于是出院前,熟识的业内亲戚来慰问他,开玩笑说他会不会休息得不想做事了,吴岳立刻可怜兮兮道:“威哥,我哪里不想做事,我现在非常想工作,恨不得跑去美国找丁老师他们——可丁老师嫌我半个月没拉嗓子,说我现在声音病怏怏的,巨难听,连电话都不接我的了。”

“丁仪老师对你可是刀子嘴、豆腐心,这大家都知道的,他准是看着你出院了放心了,就懒得接电话了。再说了,COSMOS...

章吴《松声》91

90.时机 1


在飞机上,章北海终于强迫自己睡了个好觉。

其实也不见得有多好,只是自吴岳入院起这整整一周,只有其中一天实在是因为太忙,他被留在公司安排工作了,没去守夜,别的时间他都抱着他的笔记本坐在吴岳的病房里加班加点,江星辰过来赶他走他就搬他云嫂压江星辰。

同样关于飞机和守夜,碍于第二天的机票已经售罄了,吴父吴母在吴岳出事的第三天才从国外赶过来了。章北海见到他们这行李箱太阳帽,吓了一跳:二老兴致倒是好,自学外语,满世界旅游,回到北京还被气温摆了一道,短袖短裙的,差点感冒。

看到章北海在房间看文件,二老也吓了一跳,一看表,好家伙,都晚上十一点多了。

寒暄后,...

1 2 3 4 5 ————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