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章北海不卖吴岳他还能咋办,在会上自己一个人说出花儿来吗?——突然觉得吴岳这个名字只是个代称,是吴岳也好,是那天去开会的别的谁也好,被他逮着的人其实都叫“吴岳”——结局是不会改变的,因为他是章北海。

只是章北海大概没想到、也不会去思考这种事情,这一世逮到的吴岳有点儿小心眼,即便你把他卖了,他仍坚强地活下去,还真的以为念念不忘则必有回响。

--来自半夜看到某消息悲伤逆流成河客户端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