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好几天前写的



《Live》

我们出现在演唱会
好似与某某共同拥有一场记忆
但那时你落泪在最前排位置
我从后面试探学习
分辨人山人海的背影

假若歌手不去声嘶力竭
如何把剧情推向高潮往迭
终于观众睡着了 在热闹的夜
只剩我看见聚光灯下他仍不停歇
好似在和谁等一场完结

像一首歌从头唱到尾
这段用情被固定在或长或短之内
而Live不为谁停歇 总按时进入下一序列
错了就该过掉 最不能纠结一时残缺

可歌手又说情歌唱满七分就够
是听歌的人让Live完满落下帷幕
最后观众离场了 在四散的夜
只剩我遇见人潮中你突然回头
等谁续一场梦





评论

热度(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