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他有三段恋情不能广而告之》

0.xjb写的大纲,逻辑不顺畅很正常
1.出于某些原因,人物ABC,不带任何tag
2.谁认真谁傻




1.暗恋

A和B呆在一起的时候,倒是不会想念C,B对他的照顾有时候还真像当爸的,嘴上叨叨嫌他这儿嫌他那儿,实际上能满足的全满足他。

这让A很受用,他一直过分地维持着坚强,能找个人稍微依赖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B当然也清楚。他们认识很多年了,A所有公诸于众的眼泪与懦弱是他真实的脆弱,也是他用于铺垫自己的筹码,这不是坏事,挺好的,B明白,在这个云谲波诡的环境里,无论你愿不愿意,都会身不由己地为自己的前程作最充分的考虑。变得自己不是自己,这是很无可奈何的事情。

但C没有这样想过,他有更加过分的较真与率真,似乎天性就是那样的人,这点也是A很欣赏的。他倒是坦然接受自己喜欢C,可惜这段无人问津的暗恋就要消亡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C了,真人是,连照片也是,合作结束后C仿佛就从他的世界里抽身而退,一丁点儿念想也不留给A。

那不是无情,他们之间本就无多感情,互相欣赏也最多让目光暂且的流连,而除此之外的谈心没有,独处没有,连某日问早或某晚道安的信息更不可能。

这样真好,有时候A想着想着,几乎要笑出声。

这样可真好,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也就意味着他们之间一点束缚都没有,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喜欢C,为他付出或者伤神,怎样都可以,随他自己开心、他自己乐意,只要这世界上除他自己之外,再无第二人明白这份感情。

他享受热恋的状态,即便恋人不属于自己,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也不是每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都能得到他这种毫无顾忌的快乐。这段感情的发展完全由他一人书写,它是纯粹的,没有猜忌也不会有别离,这是两个人时很难做到的事情;只要他自己乐意,他甚至可以在梦里举办一场万人祝福的婚礼。

有太多人被欲望所困,其实暗恋可以是爱人而不伤人的,当它只为我一人所知,且名为原地目送与不要结果时。



2.明恋

明恋就不同了,明恋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耳语、嬉闹、十指紧扣,或者交换眼神领取一个默契的微笑。明恋可以睡同一张床上,说同时的晚安,做同样的美梦。明恋还可以吃同样的饭菜,读同一本书,然后在同一个屋檐下听雨嘀嗒落下的动静。

明恋的时间迄今为止有整整二十年,他们纠缠在一起,不可能再把谁从记忆里掏出去,掏出去就会死亡四分之一的心脏,人类可以蹉跎二十年的时光,但不能只有四分之三个心脏。所以B成为A最坚强的依靠,A同样、也会是B内心中最柔软的一角。

这样真好,有时候A想着想着,几乎要落下泪。

他太喜欢B,能遇到一个愿意包容他悲伤的人太难得,况且少年时动心总是更深刻一些,能够有更多的剧情供A慢慢回味。

至于回味剧情能给A的演技带来什么,这仍旧是个未知的谜题,或许要花一生去验证。但一生还太长了,A暂且等不到答案,能够握住的,便是这份明恋给他带来的非常完美的伪装。

在老友的身份下,A可以光明正大地喊他姓名:“B老师,我爱你。”

B也会立刻回答:“A老师,我也爱你。”



3.爱

但是他不能说自己更喜欢谁一些,他在这两段感情中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一边是习惯依赖的存在,一边是自我感动的寄托——似乎失去谁都不可以。

又或许,他最爱的,还是他自己。


评论(8)

热度(12)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