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近期转写硬盘文,咱们原创区见

【章褚】扬帆3

我还是说明一下吧,这文走的原著风,所以剧情和细节都是扒的原著上的,我只是来强行给星爹加戏份的,毕竟第一刷的时候超级怨念怎么我的北海就领便当了......后面倒是觉得原著结局真是太棒了😂便当多少钱我出(x
嘛,太空之中,星舰地球之父当然要叫星爹啦(
感叹一下褚岩在黑森里就一次一句台词....还没有名字..其实原著里总共出场也就三十次左右……
虽然标的章褚,但是放心就算有感情戏那也都在番外,正文走正经的,什么拉着小手在太空漫步,想都别想......这篇文就是星爹调教接班人小山石的故事……所以无聊是自然的,没打算多少人看,做个纪念吧,难得还正经考察时间点。有些地方很卡,日后会慢慢修改。其实想写长点,写到星舰地球四百年之后去第一世界开荒的事情,但是条件不成熟,撑不起来~


褚岩也是一千一百七十三位冬眠者中的一位。他的第一次冬眠行程是第一批第七日第一千一百七十三位进入冬眠,于第十二批第一日第一位唤醒,进行全舰系统排查工作后再次进入冬眠。在他冬眠期间的任何时刻,在全舰执勤人数进行公投时票数超过三分之二,即达到六十七张赞成票时,都可以宣布全舰进入紧急状态,并依照规定流程唤醒他。

之所以这么快让褚岩在第一批就进入冬眠,还是考虑到后续问题。现在航行目的很明确,褚岩作为舰长,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此。于是在褚岩舰长冬眠的时期内,在名单上每一批第一位苏醒的人,都将担任代理舰长的职位。

“前辈,现在您也得冬眠了。”

“当然。”

章北海脸上并没有意外,但褚岩总觉得章北海的想法不是这样。他犹豫了一下,问道:“您是在担心您进行冬眠时,会被人认出来吗?”

章北海这才点点头,认真地看着褚岩说道:“褚岩,谢谢你没有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褚岩对此抱之一笑:“前辈,您的要求并不过分,尊重您的想法是应该的,再加上,这并不违反星舰地球的法律,我也是自愿的。话说回来,我们还是谈谈冬眠吧。安排表好像和您的想法有一些出入?”

章北海摆摆手:“出入谈不上,我只是有些担心。地球方面的消息你收到了吗?”

褚岩脸上的笑容一顿,语气也僵硬了起来:“当然。事实上,全舰所有公民都收到了。就这方面而言,‘蓝色空间’号是全透明的。如您所说,‘诺亚方舟’效应。”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讲的吗?褚岩,我相信你。但我暂时没有办法与别人交流,所以,我很想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

褚岩收起了笑容,回答得很快:“没有想法。并且我们在第一时间切断了与地球方面的联系,他们聒噪的谩骂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谈到这件事,褚岩眼神里那种冷漠,事不关己,甚至是厌恶,反倒叫章北海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两个人的眼神短暂接触了一下,他们彼此明了,也和舰上其他的人一样心意相通:地球对我们而言,已经死了。

“前辈,您也不用担心您会被认出来。为您进行冬眠操作的是我,也只有我会将您从冬眠系统中唤醒。目前冬眠系统可容纳人数为两千五百人,远远超过在舰人数,多加一人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只是要修改冬眠系统中的每批次人数而已。冬眠期间,执勤人员也只会对设备进行维护,操作系统的权限还是在我这里。”

章北海若有所思地看了褚岩一眼,褚岩的眼睛和他一样是棕黑色的。色素由瞳孔朝外在虹膜上晕散,圆的边缘有树杈一般的纹路,密集又舒缓,环绕漆黑,形成森林。

有经历,失去,剧痛,才会有成长,获得,新生。现在,“蓝色空间”号上的孩子们已经永远地闭上了一双清澈天真的眼睛,而睁开了另一双被浓雾缠绕的眼睛来看待这个全新的世界。虽然这双新的眸子还稚气未脱,但是相对以前,它更黑,更亮,更不容易被猜测,也拥有更长远的目光。

“褚岩,你考虑得十分周到,远超出我的预期,这让我十分欣慰。”章北海顿了一下,褚岩发现他眼里的光黯淡了不少,但脸上的微笑并没有褪去,语气也轻松极了:“是的,就让我用‘欣慰’这个字吧。我不一定非要和你的冬眠行程保持一致,这反而会叫你分心。这么看来,其实冬眠对我而言,意义也不大……呵呵,我总说要为了未来精打细算,现在看来,自己反倒是浪费资源那个。”

“前辈,星舰地球也不会为任何一个人节约资源。”

“你这话越发叫我觉得欣慰了。”

“前辈,请不要这么说,我们还有许多东西需要从您身上学习。而且……”

“褚岩舰长。”

“……”

章北海轻轻地打断了褚岩的话,但“舰长”两字又像磐石一般,重重地压在了褚岩的心上。褚岩那突然激动起来的语气里面到底是什么,都无所谓了。章北海清楚自己的最好结局,现在活着,不仅没有一点价值,反倒叫那时的死亡都失去了意义。

进入冬眠前,他最后看了一眼褚岩,没有希望,也没有情绪,眼里只有磐石般坚定的信任。

他相信这位优秀的舰长,在这件事上会作出正确的决定。

 

由于在冬眠前星舰地球便切断了与地球的联系,“蓝色空间”号执勤人员便也对地球方面任何消息只做决定,不作回应。地球方面的各类信息被系统接受处理后,由监听员区分等级,并确定是上报还是清除。

绝大多数,或者说百分之百都是需要清除的信息,因此监听工作繁琐并且无聊。第一批监听员,其实也只有两人,他们轮流值班,常跟代理舰长抱怨,倒不如让他们去给飞船外部去做维修保养,都来得比这个要有意义。

代理舰长只好说,你们需要监听的是来自宇宙的消息,地球方面只是包含其中而已;如果你们觉得无聊,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倒是可以数星星休息一下。结果两人真把这话放在了心上。面对浩淼的星空,他们不仅数,还画,画完发给代理舰长看,很开心地说,我们现在在学习关于星星的知识,才发现它们如此有趣。当然,我们没有耽误工作。

他们的确在认真工作。三年后的某一天,地球方面的电磁信息突然地,并且完全地消失了,他们第一时间就汇报了上去。

短时间的安静并不代表什么,也许只是欺骗他们的陷阱罢了。但这次时间超过了二十四小时,讨论过后,大家还是比较倾向于相信地球方面收到了打击。这叫“蓝色空间”号的人的心底的地球又死了一分。

少了地球聒噪的信息,两人的工作突然清闲了下来。他们时常开着全息投影,看着监听屏幕上的数据变动。那些电磁波信息来自四面八方,携带的信息碎片因为数量庞大,发射源繁多,并且杂乱交错而显得毫无逻辑。再加上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发射源具体在这个宇宙的哪个角落,对星舰地球而言,依旧是无意义的东西。于是工作只是从惹人心烦的无意义变成了叫人发困的无意义罢了。

一位监听员打着哈欠说,信息像是破碎的雪花,不知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但他们生于太空,都没有见过地面上真正的雪,那是诗的臆想。

于是另一位说,它们的呼唤遥远微弱,像流浪者唱给自己的歌。

可惜他们既没有成为“星星专家”,也没有成为“流浪诗人”。在十天后,他们重新收到了地球方面的消息。这条消息称:人类对三体世界成功建立了威慑,现在三体威胁不到人类了,让两舰立刻返航,接受地球人的致敬;这条信息是冒险发出的,为了避免暴露太阳系位置,不会再重复。

这条电波消息如同迷迷糊糊浅眠的人突然听到的一声雷鸣一般,于混沌之中将两名监听员惊醒。

他们带着起床气把消息汇报给了代理舰长。

在代理舰长的考虑下,决定让一百名执勤人员对这条消息进行公投。然而赞成苏醒舰长的票数出乎意料也是情理之中地少,才十二张。

公投结果出来后,无论投赞成票,还是投反对票的人,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大家很快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开始忙碌起来。看得出来,星舰地球的人是真的不想再理会地球的事情了。

风筝的线被割断了,放风筝的人一边诅咒它被风吹破,被雨打穿,被阳光晒坏,被鸟儿折断;又一边又愤懑不平,你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飞走。现在,竟然又开始妄想叫已经属于星空的它重新回到泥土的怀抱里。

“这也是‘诺亚方舟’效应吗?”

“当然了。”代理舰长对此嗤之以鼻,“如果地球方面不是遭遇打击,电磁消息怎么会中断那么长一段时间?为了引诱我们回去,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如果三体人有他们一半的计谋,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们了。”

于是“蓝色空间”号继续依原计划航线,不回应,也不对消息作出任何决定上的改变。

但褚岩的冬眠还是没有按照预定行程进行。

一个来自三体世界的智子在舰上低维展开了,并在“蓝色空间”号和太阳系之间建立了量子通信信道。于是,消息很快被证实了。

他们可以回地球了!

这下,十二票毫无争议变成了一百票。

褚岩刚醒来的时候,头还很沉,感知也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舰上执勤人员的表情不知为何,都十分复杂。这叫他不禁担忧起来。

“舰长,地球方面来消息了!”

代理舰长不断地克制着自己的语气不要有起伏,但是话里的情绪,简直是喷薄而出。褚岩很不满他们现在的情绪,实在是话都不会讲了。地球方面不是一直在“来消息”吗?

“我们说也说不全面,倒不如您自己看吧。一个来自三体世界的智子在舰上低维展开了,我们与太阳系之间建立了量子通信信道。我们把那些画面都保存下来了,就等着您做决定呢!”

“等等,”褚岩惊讶地看着代理舰长,“你确定……是三体世界的智子?”

“是啊,那还能认错?……舰长,怎么了?”

“怎么了?”褚岩的语气难得激动了起来,甚至有几分愤怒,这让代理舰长的肩膀被吓得往后面缩了缩。一向温文尔雅的褚岩此刻像一头狂躁的狮子:“好好想想吧!我们现在离太阳系多远,舰上竟然会有三体人的智子?!而且,它还可以随时收到并执行命令!”

“更可怕的是,我们现在连舰上到底还潜伏了多少个智子,甚至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声怒嚎让一百号人都清醒过来了。他们走向远方,把地球抛在身后,但威胁依旧没有消失。只要他们对未来还抱有梦想,它们就像梦魇一般紧紧缠绕着他们。人们面面相觑,却又不敢认真去探视彼此的恐惧。水滴毁灭舰队的场景像波涛一样不断在心头翻涌,飞船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褚岩很快收敛了情绪,恢复了他平静的表情。他站在原地,双手背负,用无言的目光审视着他的舰员。

舰员们也感受到了他们舰长的强劲与沉稳的气场,那道充满坚定信念的目光重振着他们正在绝望的心,把他们心底的波澜一一抚平。他们抬起头来,也把目光投向舰长,像溺水的人,把手伸向那根稻草。

一百号人无助的表情再次让褚岩想起了宣誓的那天。所有人的情绪都走到了崩溃的临界线,是章北海的目光让他们保持了尊严,并且用行动带领他们重振旗鼓,朝未来前进。

现在,轮到他了。

“同志们。”

褚岩站在球型大厅的中央,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一声都像鼓点一般,敲打在舰员虚弱的心跳上。

“同志们,星舰地球没有什么好绝望的,请不要过度放大这件事情。平复心情,回到工作岗位上,准备全员苏醒,二十四小时后召开全体公民大会。优先苏醒副舰长,执行舰长,六名基础科学研究员。并叫他们和另一位基础科学研究员恢复身体机能后立刻赶来球型大厅,我在这里等他们。”

在褚岩井井有条的安排下,舰员们很快恢复了正常状态。人群散去后,他站在原地,肩上的重担有增无减,但这并没有压弯他的脊椎。球型大厅的外部渐渐消融去了,周身宇宙图景显示了出来。星空把他包覆其中,除了身后的地球,以“蓝色空间”号的速度,去向任何方向都是无限远。

他站得笔直,像一把利刃,钉在这片虚无里。他要从虚无里创造未来。这很难,但为了生存,他们别无选择。

褚岩抬起头,那方宇宙之后,章北海的目光又出现了。

 

前辈,我们该回去吗?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讲的吗?

 

记得。是的,我不相信地球方面的消息,仅仅是威慑,在没有彻底消灭敌人之前,威慑并不是永久的保护。为了生存,三体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在生存面前,我们能做到的,他们也能做到。

 

可是前辈,这个诱惑太大了。

 

褚岩,我相信你。

 

但是我不确定他们怎么想的,这个决定要由全体公民决定。如果蓝色空间返航,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们好不容易把这粒种子撒出去,现在它要回到大地了吗?

 

“诺亚方舟”效应还在,我们回不去的。

 

是啊,我们走出了这一步,星舰地球的人,永远打上了太空的烙印。我们跟他们不同了,回不去的。前辈,这我是知道的,但是……

 

“前辈,我能做到吗?”

 

褚岩问出了口。

没有人回答他。





-tbc-


我真想直接剧透下一章完结而且星爹(哔)了但是我不会说的毕竟还有番外我这样折腾他(哔)来(哔)去简直是咸得花方

评论(18)

热度(14)

  1. 月影_Slytherin惊之 转载了此文字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