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军院组《聊赠一枝春》2

现代架空 奇葩的主持人设定 小段子 排雷大概就是ooc
cp:星云/褚东/章吴 双向暗恋 能写完肯定就是he
……随缘填坑()



5.

到了晚会当天,吴岳还是不可抑制地紧张了起来。章北海也许注意到了,也许只是习惯使然,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说是可以缓缓嗓子,但别喝太多,容易中途上厕所。

吴岳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就极其听话地捧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抿那点救命的温水,分散点注意力总是好的,其实他上台反而不紧张,难熬的就是等待的这段时间,人容易想太多。

过了一会儿,东方也打扮完毕,挽着裙纱来见他们。吴岳愣了愣,天天看这人姑娘穿干练的西服,还以为这戏也会选个英姿飒爽的造型,没想到东风穿了一套深蓝色的礼装,还把头发挽上去了,露出她雪白修长、像天鹅一般的脖颈。

吴岳不是很懂衣服的材质,但那蓬纱真是引人入胜的存在。它随着人走动时,会发出闪亮且细碎的光芒,吴岳觉得仿佛自己听到了沙啦啦的声音,像是深夜的海边,有浪潮在亲吻静谧的沙滩。

“看傻了?”东方像一阵夏风,带着神秘的笑容地转到他面前,“怎么样?好看吗?”

“好、好看!”吴岳的眼睛都瞪圆了,“深藏不露呀,延绪!”

“是不是后悔没跟我搭档了?”

“嗨,这可不同,章老师还在这儿呢,你别给我下套。”

坐在一边整理题词卡的章老师便随口问道:“他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褚岩结结巴巴地答道:“我不知道……”

听师弟这动静,不对劲呀,章北海抬起头,去看褚岩,但褚岩的眼神无处安放,似乎不敢放在那两人的身上、又似乎不愿意从那边挪开。

哦,还真有情况啊。章北海闷声笑了笑,“小褚。”

褚岩回过神来,茫茫然然地应道:“啊?师兄,什么事?”

“现在还有时间,去找道服老师换一身,跟东方的礼服颜色搭点儿。”

“……”难得的,褚岩不做声,只是抿了抿嘴,没说好,也没挪动脚。

“不愿意去?不愿意去你就和吴岳换一下吧。”

褚岩这下有些慌张了:“师兄,词都背好了,怎么换啊……”

“我是说,你要是不愿意跑一趟,就在这里和吴岳换一下衣服,他的西装搭东方礼服挺好看的,”章北海意味深长地看了褚岩一眼,“换个衣服而已,你紧张什么?”

“我、我不紧张啊?”

这下好了,一共四个人,俩“我叫不紧张”,章北海叹了口气:“那就快换吧。”



6.


吴岳原本以为过了今晚就是光明的未来,他又可以回去继续休假,赖在沙发上睡个三天三夜,在台里春晚之前赶回来工作就行。不料这次大裤衩真是出资雄厚,播出的效果比他想象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连平日里没人注意的主持人都能热搜躺一波,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他慌张,林云倒是高兴,喜滋滋地给傻小子分析其中好处,末了还用力地拍起吴岳僵硬的肩膀,乐呵道:“春晚你再好好表现,开年的那个新综艺咱们能稳不少。”

“您说什么呢,”吴岳耸搭着眉眼,“新综艺您和江哥上还能不稳?一哥一姐都不稳,那我手上的节目早翻车了……”

“现在竞争压力大嘛,你又不是不知道,”看样子真相江星辰还没跟他说,林云也就打了个哈哈,“话说回来,和章北海的关系应该处得不错吧,他有没有答应你要过来呀?”

“哈?”吴岳的调子一下就吊上天了,“处、处什么?”

“不是叫你和他处好关系么?”

吴岳原本就好看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灯光一打,亮晶晶的,林云真喜欢看他小弟这副表情,就是傻,掏心窝儿地相信你、被你骗,还反应不过来,特可爱。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你肯定没跟他说节目的事儿!”林云佯怒,两叶柳眉立刻就拧了起来,“好哇,翅膀硬了是不?姐姐的话也不听了!”

“没有、我没有?啊疼!”吴岳懵懵的,任凭林云的拳头小雨似的落在自己身上,委屈地反驳道,“姐、姐,姐你听我说,我倒是跟他说、但是人换着法子绕我啊!他不正面回应我,我有什么办法,人家可是大忙人,我总不能天天缠着人家吧……”

那这么说,倒是章北海的问题了。

“他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林云坐回了原本安逸的姿势,想着想着眼睛就眯了起来,一字一顿、咬得义愤填膺,“不见棺材不掉泪。”

吴岳被林云寒气凌人的眼神压得抖了抖肩膀,只敢小心翼翼探头,提醒道:“姐,我们是主持人……”

林云不听,巴掌一拍,依旧我行我素:“好!既然他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不是黑社会……”



7.

这没用,章北海早就习惯他师兄师姐那一套了:江星辰专门给他挖坑,林云就把他往坑里逼。年轻的时候中过好几次,现在天高皇帝远了,道高一尺魔高二十丈,好一个撑杆跳运动员,恁凭您不忘初心挖坑下套,我自不听不看不管不问。

不过躺上热搜这回事章北海也没料到,他的微博账号早就停用了,这几年迫于部门的内部压力,没办法开了个小号负责点赞,平日里最多也就用来看看新闻。晚会结束他刚回休息室把领带解开,助理就飞过来找他,表情眉飞色舞,语气十分微妙。

“你也有今天,真不容易啊。”

章北海觉得莫名其妙,再看助理完全是看热闹的表情,他反倒是笑了起来,伸过手去要助理的手机:“什么?”

助理把手机给他时,还神神秘秘呢:“老章啊,知道现如今两个男人最好炒的话题是什么吗?”

同时,林云也在电话里这般问着吴岳。

他台综艺之草吴岳想都不用想:“亲亲抱抱举高高,炒CP呗。”

章北海没答,只管定睛一看,好嘛……



8.

说到底,这事儿还是得怪章北海,谁叫他要让吴岳和褚岩换衣服的。褚岩是穿着还行,但吴岳浑身不舒服,注意力憋在肩膀上收不回来,走几步缩一下,临了准备上台,才刚走到幕边,可不就没看到红毯褶皱了,他脚底一滑,差点摔出去。

了亏章北海眼疾手快,手一抻,扶住吴岳的腰,把人捞了回来。

但也是了亏这个了亏,摄像头摄了个边边角角还是被直播出去了,不明所以的观众看到的,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唉……”章北海深深地叹了口气,“直播事故,是我的责任。”

“哈?!”吴岳却是惊喜,“云姐,我可算是没脸见他了——请他来节目的事儿您自己努力吧!”






随缘填坑(。)

评论(2)

热度(1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