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军院组《聊赠一枝春》3

前排喊话请@雨收 @又忘记密码的琼琚 @纯水黑不 @子清 太太们扫一眼第11段哈哈哈哈哈内容当然是我瞎编的

现代架空 奇葩的主持人设定 小段子 排雷大概就是ooc
cp:星云/褚东/章吴 双向暗恋 能写完肯定就是he
……随缘填坑()

btw,赵鑫李维西子也是三体里出现过的军人,前两位殁于水滴炸烟花,后一位殁于黑暗战役



9.

至于林云和江星辰动用了什么手段把章北海请过来的,吴岳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在片场看到那个一点也不熟悉的身影的时候,自己恨不得立刻消失或者钻到门板缝缝里去。

他不是扭捏,也不是矫情,就是觉得闷得慌,章北海的态度太过于模糊,没有说大家都是同行我理解,也没有说我绝对不接受这些。

章北海就是那么理所当然地吊着,不主动接近吴岳,也不抗拒吴岳的试探,甚至在吴岳悄悄摸他口风的时候,还会温柔地宽慰吴岳的担忧。

这就十分难受了,段位这么高,不是自己能搞定的,吴岳有自知之明。别扭了一会儿,他作为主场MC,还是主动走上前去,跟章北海打了招呼。

意料之中,章北海温和地冲他笑了笑,再是几句标准的寒暄,最后请吴岳带他熟悉环境和流程,一切都太过于程序化——后面吴岳想起来,就是程序化——章北海的掌控力太强了,要是一个人把什么都规划得井井有条,从不出错也从不出格,那只是一件运行程序的机器,而不是创造生活的人。

吴岳一开始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不喜欢被别人程序化地应对,本能地就要远离章北海了。但奇怪的是,章北海的程序里似乎包括了“和吴岳保持距离”这一条,他心里对“距离”有个标准的数值,不能近也不能远,如果吴岳后退得太多,他就一定要把吴岳拉回来。

这样来来回回的,吴岳就有了一点点不甘心。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摆弄,凭什么我不可以选择交你这个朋友或者与你形同陌路。

于是,这点不足为道的嫌隙拉扯到到录制第十集节目时,才终于产生了让人摇摇欲坠的崖壁。

可为时太晚了,到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以为他们关系甚好了:他们在合作时会有默契的配合,分开后也会不经意提起对方,这是他们从业这些年来、在遇见彼此前都未有过的存在。尤其是章北海,他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可还是在大裤衩的综艺里聊到了某个地方台的主持人,说他运气不好,飞机老是晚点,晚点太久就容易饿,一饿就得泡面吃,一泡面吃还才冲完水盖上盖儿,飞机就来了。

那叫一个生动形象,仿佛他就在他身边笑盈盈地目睹了这一切。但吴岳不知道大裤衩某个主持人的小趣事,他没法说、他甚至也许根本不认识章北海,他对章北海的生活一无所知。他只在出外景的时候看着那片沉默的大海,然后笑着对身边的人说,嗳,我突然想起一个名字。

除此以外再也没了别的,他们不联系、不录节目后也没了交集,只剩下偶尔提起的那一份声明,声明我们不完全陌路,但也没真的进入对方生活。



10.

可谁又能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东方)的好朋友(西子)是自己某CP的同人圈的大手呢。



11.

<消息(32条) 海岳好好好!!!

墨·今天也在努力的咸鱼着·纯:“这个月吴老师破天荒的都隔空cue了两次章老师了!章老师竟然在节目上安利那个歪果仁!我要响应章老师的号召爬墙歪果仁了!同志们缘见!”

茕·穷穷穷穷穷·茕:“爬墙?一起一起一起!我也要爬墙!师兄弟大法好,吃我前后辈安利!太太们有仙下凡产出吗,人前大忠犬人后小狼狗了解一下?给太太们递笔.jpg”

清·努力学习·言:“茕茕。前后辈你说哪个前后辈。海岩还是星岳。”

祁·填坑·不存在的·北:“呵呵,当然是海岩了,吴老师能小狼狗?吴老师只剩狗了。”

Y·挖坑不填天打雷劈·S:“本吴吹实名锤爆祁太!![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R摸着你的良心你敢说吴老师狗?!”

祁·填坑·不存在的·北:“上期他能获胜,全靠毫无存在感地苟到最后好吧……”

清·努力学习·言:“+1s。”

Y·挖坑不填天打雷劈·S:“突然魔法????👓”

今·指南针·西:“话说回来,吴老师最近在海边录节目,风吹日晒紫外线,到时候估计要黑成非洲人了,还是吃胖的那种🌚。”

墨·今天也在努力的咸鱼着·纯:“??!!!西太你不要骗我!!”

茕·穷穷穷穷穷·茕:“呀咩爹,我的小白吴qwq……”

今·指南针·西:“骗你干什么s(・`ヘ´・;)ゞ章老师昨天去李维那儿当嘉宾,和三金聊到大众审美和对象问题的时候,他还说在大众审美面前对方不用刻意追求白和瘦,自然就好。这几天在网上应该能搜到路透(`・ω・´)联系到吴老师最近的行程……”

Y·挖坑不填天打雷劈·S:“woc????”

祁·填坑·不存在的·北:“这还是我认识的章老师吗????”

清·努力学习·言:“章老师亲自发糖。简直不科学……。”

茕·穷穷穷穷穷·茕:“不管了!!今西太太又神仙下凡了!!都给我嗑.jpg”

墨·今天也在努力的咸鱼着·纯:“嗑到昏迷.jpg”

以上,是今西太太的下凡日常。



12.

其实西子一开始也没想入这个坑的,她和东方在一个电视台,在某节目组负责策划,闲暇时圈地自萌搞点前墙头的同人当消遣,可耐不住自己的职业便利与交友范围摆在这儿了,嗑起海岳如鱼得水要啥有啥,一不小心就诸人追捧的成了前线记者。

当然,职业道德还是要滴,什么可以有什么不能碰,她比谁都清楚。

特别是这种夏令营的RPS,嗑的就是个限时营业的酸爽,太真情实感是没有好下场的,尤其是这种貌合神离的不搭,似乎脱离了合作的节目,两个人私底下连朋友都算不上,表现默契不过是为了现实的利益。

那这样最好不过了,西子很清楚,于是她冷静地找上了正在烦恼的东方,极其严肃地说道:“亲爱的,情书的事儿先放开边,听我给你卖个过期安利。”





随缘填坑()

评论(7)

热度(1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