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Mercury&Neptune

#关于眼睛

M:“能发现生活中的美好,这让我很开心。”
N:“美好的事情本身就能带给人以愉悦。撇除你是写作之人、的确需要具备这样意识,能发现世间之美好,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M:“但我渐渐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
N:“甚至说,绝大部分都是在某人尴尬时、发出愉快的笑声的人。”


#关于尴尬

N:“我坐在台下,笑不出来。”
M:“你有教养。”
N:“我觉得这是因为我恐惧它。”


#关于喜剧

N:“我一直在想为何幼儿会从他人的尴尬中获得快乐。”
M:“这就是「喜剧的本质」。和那些视频一样,优越感,或者说,无知。”
N:“这和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的很像:如何快速营造喜剧效果——1.创造一个神坛人物 2.让他吃瘪。”
M:“对。这就是「喜剧的本质」。”


#关于整顿封杀短视频app

N:“那么我们如何区分高雅艺术与低俗文化,或者说,在这个事件里所谓低俗的文化,应该被怎样对待。”
M:“我认为玩笑不需要被监管,但伤害需要。如果这种行为会对他人造成伤害,无论受害者当时有没有意识到,只要伤害的确是存在了,那么它就应该被干涉。只是干涉行为也分程度,比如引导、监管、入刑,等等。”
N:“你让我有了一种新的想法,被控制的应该是伤害行为,而不是文化。”

评论(2)

热度(10)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