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双北《真与假》

一小时激情写文
不会写免责条款,现实向,all u know,做点心理准备(?)



何炅抬头看去,正好那光就落在他眼睛里,一片朦胧。

恍惚间,人影出现了,是一张熟悉的脸,往后退着,可还是不断纠缠在他视线里;他想透过光,可越是认真看越没有眉眼,全是轮廓勾出的模样;即便这样他还是觉得熟悉,他认得这个人,他就伸手去抓。

“何老师?”

这下,声音也出现了,更熟悉了,何炅想,怎么能这么熟悉,仿佛这份存在天生就是他自己,或者说是,把他自己填满的一切。

“你没事吧?”那人有些担心,“怎么了?”

“没事,”何炅又踉跄了半步,知道被人敏锐地抓稳后,才虚弱地回答道,“早上没来得及吃东西……”

“低血糖啊……”那人沉思了一下,转面大喊道,“小白!小白!”

片场角落传来了一声口齿模糊的呼应:“干哈?”

“去,给何老师找点糖来。”

“糖?”白敬亭懵了一下,咽下嘴里的食物后茫然道,“这哪儿有糖?”

撒贝宁没好气道:“吃道具最有经验的就是你,你还不知道糖在哪儿?”

何炅一向不喜欢麻烦人,赶紧说道:“我没事,撒老师,不用管我,我缓一下就好了。”

“有事没事现在可不是你说了算,”撒贝宁在这点上也不退让,干脆利落道,“来吧,手给我,我扶着你。”

撒贝宁就双手扶住了何炅的胳膊,还说你是侦探,竟然要我扶着你让你来搜我的身,那读作抱怨听作关心的语气让何炅习惯性地不好意思,带着歉意回了一个笑;只是笑意未完,抬眼间,他又陷进了对面那人单纯的眼神里。

后面他们也常有这样亲昵的姿态,就像两个人互相扶持着前进,颇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气概。好在真相不只有窥探过撒贝宁眼神的何炅知道,他偶尔也调笑,说,我倒没事,就跟那天低血糖一样,我倒没事……

“我就是怕撒老师当真。”

撒贝宁回去看了正片,没看花絮,只有魏大勋当场捂住嘴,心说何老师不愧是洞庭湖老麻雀,还挺会挑话题的。

是啊,他何老师多厉害,说得多像“我真有事,我就怕撒老师不当真”,那眼神一垂,委屈得叫人心碎;但没有那心的人,永远听不出他话里的真假了。

真真假假,和撒贝宁喂给何炅的那颗糖一样,吃进肚子,没了下文;只有血糖回升,给大脑带来的清醒——这是真;何炅握住那粒拯救他的糖纸,小心揣了半天,最后换衣服不得不掏出来,发现它变得只是一张褶皱的糖纸——这是假。

假得难以置信,原来那只是一颗糖,拯救他的只是一颗糖,而不是别的什么:不是体温,不是接触,不是在意,不是那个人,从来不是别的什么,只是一颗随处可见的糖。

所以何炅在扣住撒贝宁的手时,突然被他的温度刺了个激灵,下意识便皱眉:“好冰。”

撒贝宁果然本能地动了一下手指,不过没有挣开何炅,“太冷了,胃都开始不舒服了,”反倒是贴紧了,和他继续说那些观众一眼就能看穿的玩笑话。

“何老师,你的手好暖和啊,借我用用呗!”

何炅明白这是节目需要的效果,即便带着撒贝宁天然的欢喜,听得多、容易叫人陷入进去,但他也深谙自己,陷进去又如何,自己只有习惯到变成本能的暖意,别的再多、什么也不能付出了。

“那我给你捂捂吧。”

撒贝宁的痛苦便被融化在了一段恰好的温度里,和那粒拯救何炅低血糖的甜蜜一样;两人在一个特定的情景里由彼此相互扶持,并且愈发有一种相濡以沫到天荒地老的气概,让人见了都心生佩服:不愧是何老师,不愧是撒老师。

至于“不愧”的内容是什么,谁都清楚。

所以后面何炅记得录节目要吃早饭了,撒贝宁也留起心眼出门多带俩暖宝宝,在没有合作的时间里也无需对方出席。于是重逢的一幕变成了何炅带着喜极而泣的哭腔说,哎哟,我的宝贝,抱一下;撒贝宁也配合,何军师,救老夫;两人纠缠在一起,演得跟真的似的。

这份默契倒是不假。




fin

评论(15)

热度(78)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