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the Romantic period

无论外界如何变化,要坚持提升审美,要坚持自由创作。
要坚持到底,大不了死亡。死了就和手稿一起变成骨灰,骨灰撒向江中,风吹日晒,然后随某次落雨,淋湿土地。
邂逅我的种子,吸收了这份雨水,籍此得到生长的力量——诚然我死后尸骨无存,但仍会有花,随我灵魂自由绽放。

评论

热度(1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