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双北《向往的生活》

做个梦做个梦,我就想看闹闹上《向往的生活》
设定是两个人早闷声发大财在一起了
黄大厨当然只是何老师多年的好盆友啦!



导演组把撒贝宁邀来了这件事何炅是完全被蒙在鼓里了,而且当天下午的电话是大华接的,他只说有个男性客人要过来,点了个什么“黄皮山鲜”,就溜去给黄老师打下手,压根儿没给何炅追问的机会。
纳闷也没用,更头大的是黄磊黄大厨,什么“黄皮山鲜”,听都没听说过,“何老师,你熟的人多,你觉得点这菜的会是谁啊?”
“我想不出,没思路。”
“那我们晚上吃什么呀?”大华探过头,好奇地看向院子里的两人。
不放心,黄磊又问了一遍:“大华,你确定是黄皮山鲜?那人声音是什么样的啊?”
“是啊,”大华无辜地点点头,“是个男人的声音,年纪比较大吧,很低,都是这样「黄…皮…山…鲜」,还强调了好几遍呢。”
“完了,嗓音低年纪大重点是爱吃黄皮山鲜,这下彻底猜不出是谁了。”何炅放弃地笑了一声,开始和H在院子里玩起球来。
黄磊把灶收拾完了以后,决定还是去山上看看,毕竟是山鲜嘛,肯定是山里有的,翻一翻没准儿就有主意了呢?何炅一听也赞成,连连说“还是黄老师聪明”,便吩咐了大华看家,于是撒贝宁刚走到门前,就毫无征兆地看到了黄磊和何炅、前者背着背篓后者抱着狗,有说有笑从山上走下来。
“撒老师?!”何炅惊讶地差点把H摔了,“怎么是你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撒贝宁哭笑不得,夸张地连退了三步,“那我现在走我现在走——”
“别别别!”何炅赶紧把H放下地来了,冲上去连拥带抱地箍住戏精附体非要打道回府的撒贝宁,他是真没想到啊,说好的嗓音低年纪大爱吃黄皮山鲜,撒贝宁到底占了哪一条?
“就是!”解释清楚后,撒贝宁故意赖在炕上不下地,冲大华说道,“我好歹也是个青年主持人,不至于把黄陂三鲜念成黄皮山鲜吧?”
何炅便笑着在一边拉架:“你别吓着孩子。”
“谁还不是个孩子,我今年也才三岁。”
“刚还说自己是「青年」主持人。”
“我那……”
“成了你俩别说相声了,”坐在一边的黄大厨抄着孤零零的锅铲,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小撒啊,你那黄陂三鲜到底是什么?按照蘑菇屋的规矩咱们晚饭可就吃这个了,但问题是我不会做,你得教我。”
“我教您?那您是开玩笑了,我做饭水平那也就比何老师好,起码吃不死人……”
何炅一听这话眼睛就瞪圆了:“你意思是我做饭能吃死人?”
又来了……黄磊心里叹了口气,面儿上还得不动声色地把话题掰回来:“行咧,你把原材料写给我,我去买。何老师你开车,大华你就带撒老师熟悉一下环境。”
大华立刻蹿到了撒贝宁旁边,跟他一起赖着了:“嗳,好!保证完成任务!”
“别想着跟撒老师净熟悉炕上的环境,”黄磊眉毛一挑,“等会儿出去把柴劈了。”
听到劈柴,撒贝宁倒一下子来兴趣了,一边写菜单一边问大华:“你们还要劈柴呢?”
“是呀。我们蘑菇屋,自给自足,什么都要自己弄。”
“哎劈柴好玩儿,好多年没弄过了,你带我去吧。”
正赶着何炅从里屋拿外套出来,听到撒贝宁那语调就知道这家伙玩心起来了,拿好撒贝宁递过来的菜单后顺口道:“得了吧撒老师,您那老腰别闪着了。”
呵,这话撒贝宁就不爱听了,到底是谁腰不好,硬得跟钢筋混凝土似的?“我腰怎么了?我腰好着呢!看,我给你来一套高难度的广播体操!”
眼看着那人儿要爬起来跳一套雏鹰起飞,何炅赶忙摁住了撒贝宁的肩膀,“好好好你腰好,咱别在家里蹦。外面冷,你等会儿出去干活多穿点儿,出汗别着急脱衣,容易感冒。”转头,何炅又认真地叮嘱起大华,“大华,撒老师特怕冷,咱这儿也没暖宝宝,你给他带个热水壶,出门前把暖手袋也给他插上。”
撒贝宁一听就乐了:“合着大华是配给我的小跟班?果然是向往的生活。”
何炅冲他挤了挤眼:“你也要干活。还有,不准欺负我们大华。”
“你放心吧何老师,我绝对不欺负他,”下一秒,撒贝宁脸色一变,立刻不正经了起来,“我最多就使唤他,嘿嘿……”
“美得你,”何炅抬起两只手,又去拍撒贝宁的脸,以示警告,可掌心的触觉里果然是带着寒意的;这人还真不抗冻,何炅心软,便舍不得拍了,转而去捏撒贝宁软软的耳朵,但语气倒是不肯放松,“大华,撒老师要欺负你你就把他锁屋外头,冷不死他。”
“他敢!”
“不敢不敢不敢!”突然被提,大华吓了一大跳,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会做这种事呀!撒贝宁和何炅见大华惊慌失措,可表情里又带着被捉弄的蒙圈,对视一眼后,两人都大笑了起来。
完全不在状态的大华更纳闷了:怎么、什么情况?怎么何老师替我说话,我一点被宠爱的感觉都没有呢?

姜还是老的辣,在大华一边劈柴一边被撒贝宁整蒙圈的时候,黄磊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已经发话了:“何老师我发现你今天特别不一样。肢体语言神情思路,都不一样。”
“有吗?”何炅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你干脆说我换了个人好了。”
黄磊摸了摸下巴,笃定道:“主要我发现你今天和撒老师站一起,特像说相声,就那种我说上句就得你接下句的感觉,旁人想搭茬都插不进去。你俩认识多久了,关系怎么背着我这么好了。”
“没,什么叫背着你好,”何炅这下是真笑出来了,“哪儿能跟你比啊黄老师。不过说实在的,你觉得氛围好那真是撒老师会聊天。真的,他这人特有趣,你跟他聊天永远不会觉得找不到话题,他永远都有好多想法可以跟你分享……”
不等何炅夸完,黄磊立刻接道:“那你觉得跟我聊天会尴尬会冷场吗?”
“说什么呢,跟你聊天能这样那跟别人没法聊了。”
“那成,现在是这样啊,你在……”
“嗳,黄老师你别给我下套。”何炅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别过脸去,“哎呀,我就知道你要问什么,什么我跟撒老师比起来谁更会聊天呢?无不无聊……”
“看,说我无聊了吧。成,那晚上回去我得跟撒老师多聊会儿,学习学习。”
“行行,你俩聊,我不会聊,我闲着吧。”
可惜黄磊从来不吃何炅赌气这一套,他就会顺藤摸瓜,理所当然地得寸进尺:“你闲着做什么,你可以洗碗啊。”
绕来绕去还是被算计了,何炅只好佯怒,装模作样抬起手拍方向盘,嗷嗷道:“黄老师你又给我下套儿!”
神算子嘿嘿地笑了一声,表示胜利收场,然后悠哉悠哉地放低了座位,半躺在副驾驶位置上开始哼歌,跟个没事人儿似的。
“心火烧,心火烧,心扉呀,关不住了……”
没唱到第二遍,他就知道何炅铁定会兴高采烈地加入合唱部队。
“爱情在心中大闹,他说是春天到了……”
渐渐的,黄磊就不唱了,以这歌的洗脑程度,回程的时候他何老师肯定还得哼着。于是他干脆侧过头去,把视线悠悠投向车窗外倒退的风景里,过了好久,终于慢慢地唤道:“何老师呀……”
何炅连应他一声“嗯?”,气音儿里都还带着音乐的旋律,跟外头树上的叶子似的,嫩绿嫩绿的,光一照还有些透明的意思,他听何炅的声音落到耳朵里就和那叶子的模样落到眼睛里一样,生机勃勃。
“你看那山头。”
“哇,真漂亮。”
“是啊。世外桃源。”
“不知道撒老师会不会喜欢。”
黄磊惊讶极了,心想,这可真是不得了啊。
良久,他才不急不慢回答道:“明天你带他来看吧,他会喜欢的,毕竟——”
在何炅期待又好奇的小眼神里,过来人乐呵呵地唱道:“春天到喽。”

不过撒贝宁也不是闲得住的主儿,做饭的事他帮不上忙,劈柴生火带狗玩他一把好手啊,等何炅和黄磊采购回来,小H都能跟他一起在凉台上打滚了。
何炅啧啧地感叹了一声:“撒老师啊,你跟我崽不愧是同类。”
“同类?”大华不明所以,“撒老师是人,小H是狗,人和狗怎么会是同类呢?”
“啊,”何炅就笑,刚想解释,被撒贝宁逮住后,又改口说,“撒老师你自己说吧。”
这下,唠嗑话题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大华好奇地凑过去,坐在炕上听撒贝宁讲那明侦的故事。何炅忙进忙出到处收拾,黄磊坐在烤炉前生火,生着生着耳朵也生长了,加上撒贝宁又会讲故事,便也忍不住去听,结果吃饭愣是推迟了半小时。何炅就有些无奈:“撒老师你看看,你今天都干些了啥啊,怎么带着黄老师的进度也慢了起来?”
撒贝宁端着碗,无辜极了:“我和大华劈了柴喂了鸡掰了一百根玉米,回来一刻没停帮你带崽,黄老师要帮忙打下手我随叫随到,我就差没给你洗碗了。”
“那弥补你的心愿,等会儿帮我把碗洗了吧撒老师,哎呀撒老师你真好。”
何炅这见缝插针的本事,撒贝宁一口白饭都要喷出来。
“给我下套……起来!别赖我身上,你们蘑菇屋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撒贝宁嘴上嚷嚷着,可何炅往他身上一倒,他还是忍不住放下筷子去揽他的肩膀,笑着叫道,“不录啦!我走了!”
“那你走吧小撒,外面挺冷的我们就不送了,把门关紧啊。”黄磊头都懒得抬,一筷子插到碟儿里就给他何老师夹菜,专注养胖自己的老朋友二十年不动摇,“来炅炅,尝尝我新学的黄陂三鲜,味道怎么样?”
炅炅?
可惜他炅炅丝毫没感受到身边正牌男友的蒙圈,乖乖捧起碗让黄老师添菜,“谢谢黄老师……哇!太好吃了!太幸福了——呜,黄老师我爱你!”
“好吃就行,”黄大厨满意地点点头,“何老师我也爱你。”
撒贝宁突然觉得这一刻自己有点白rap附体,翠翠的,而且想唱歌。
不过好在他身边坐的是谁,坐的可是救的场加起来能绕地球一圈的何老师,想都不用想,自家男票那点心思早在兜里揣着呢,何炅立刻端起碗,又给撒贝宁夹菜:“撒老师你尝尝,黄老师的手艺可好了。”
还服务到家送货上门,直接夹到了嘴边。哎呀,这待遇,撒贝宁一下子就乐开了花,把bgm抛之脑后,只剩大华在一边羡慕地呼喊:“何老师我也要我也要何老师!”
“好好好。”
看得出何炅是真的心情好,撒贝宁多么眼疾手快,还没等何炅伸筷子,他已经把菜满堆满了大华的碗。大华顿时茫然不知所措:“撒、撒老师,您不用,我是,你是客人,应该我给你夹菜……”
“不不不,你看,最开始是黄老师给何老师夹菜,何老师刚刚又给我夹了,所以轮到我给你夹。我们这叫一个夹菜接力运动会。”
“对,撒老师说的对,”何炅笑得肩膀都抖了起来,“蘑菇屋第一届夹菜接力运动会!现在轮到你给黄老师夹菜啦,大华。”
黄磊内心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我的炅炅老师啊,春天到了也不能这么不带脑子地春天到了,怎么人家说什么都是对,夹菜接力运动会是什么鬼啊,你的审美底线呢?
见黄磊毫不动容甚至有些严肃,大华怯怯地看向何老师:“何老师,黄老师他碗不给我,不要我夹菜。”
撒贝宁怂恿道:“大华,你热情点,黄老师还没有被你的热情打动。”
“热情?”大华似懂非懂,“热情?是要这样吗?……黄老师!!”
“……”黄磊耳朵痛。
“黄老师!!!”
“嗯……”脑壳也痛。
“你看,他敷衍你,”撒贝宁遗憾道,“算了,接力比赛到此结束,吃饭吧吃饭吧。”
“嗳嗳,不能就这样结束了啊,得有始有终,”何炅也掺合了进来,撺掇道,“黄老师,你给点反应呀。你不喜欢大华吗?”
大华就是实诚,完全禁不住撒贝宁和何炅逗他,还真急了,端着碗就冲到了黄磊旁边,激动地喊道:“黄老师!不要不喜欢我!我给你夹菜!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人!黄磊把碗推了过去,皱着眉认输了:“好了好了别喊了,这孩子,你夹吧,你夹的我都喜欢,我都吃。”
“观众朋友们,请看黄老师教科书般的表演:这不是普通的敷衍,这是溢出屏幕的嫌弃啊。”
“哈哈哈哈哈撒老师你好坏,你还插刀。”
“没有没有,来来来何老师,吃这个。黄老师手艺是真好,这太好吃了,太棒了,来张嘴——”
“谢谢撒老师,你也吃你也吃,这个超好吃!大华大华,这个超好吃的。”
“是吗?那黄老师!我也喂你!啊——”
一边承受着大华的热情攻击,一边忍受撒何的互相喂饭,黄大厨是真的心累。
不能再为他人做嫁衣了,起码不能恶心自己,他决定使出杀手锏。
“反正小撒也没要求,明天我可以休息一天不管早饭吗?”
气氛果然瞬间凝固了下来。
不过也只凝固了半秒钟,毕竟他炅炅是谁,他炅炅可是救过的场加起来能绕地球一圈的何老师,“既然这样,那你就休息一天吧黄老师。不过早饭还是得吃,不然对胃不好——还好我们有养胃的江中猴姑米稀!嗳撒老师你不是胃不好吗?我给你说,这个米稀啊……”
「心火烧,心火烧」
他算是看出来了,甭管什么话题,他何老师总能无意识地扯到撒老师身上去。黄磊摇摇头。
「心扉呀——」
最后,在何炅同撒贝宁打闹、发出的爽朗的笑声里,黄磊还是无奈地笑了一声。
关不住喽。

饭后,何炅去洗碗,撒贝宁非得着去,说要参观参观考察考察,何炅一边用手背擦脸一边笑他是监工,撒贝宁就真挽起袖子要帮何炅洗碗。
那哪儿成啊,他撒老师体寒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毛病了,这山里的大晚上碰水,还不得带着胃也难受。何炅心疼他,连连急说别了,你帮我打水吧,这个抽水的东西你会用吗?帮我抽水、陪我聊天呗。
撒贝宁妥协了,两人就一边劳作一边唠嗑。院子里摄像机最多,心里真正想说的恐怕只能梦里交代,没办法,嘴不能闲着啊,不然人家拍什么,就聊小时候的生活;在各类节目聊了八百次了,还得演得跟第一次分享一样;俩人也心知肚明,演着演着,竟然真的笑了出来。
“撒老师你知道吗,我跟黄老师的组合也有名字。”
“组合?什么组合?”
“就CP啊,我跟你不是双北吗,一个北大一个北外,我跟黄老师是提气,你猜猜什么意思?”
“提气?哪个提气?”撒贝宁就故意挪揄,“「一提这个我就来气」的提气?”
“你啊!”故意是故意,可何炅也嗅到了山西老陈醋的味道,便认认真真解释道,“是teacher的意思。”
“哦对,你俩都是老师。”
“现在撒老师来了,也可以加入我们一起提气了。”
“我算什么老师,”撒贝宁呵呵笑着,“不是。一起提气,听起来我们都是轮胎似的,缝缝补补加点气……”
“哈哈哈哈哈……”
正赶着黄磊拎着斧子从工具房走出来,准备砍柴,好奇地问到:“聊什么呢这么火热。”
“哈哈哈哈哈黄老师,撒老师说我们是轮胎,”何炅跑过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说我们提气组合听起来跟补胎似的,我就说那你不能当着我的面儿diss我,结果你猜撒老师说什么?他竟然说那成啊我们仨现在凑一起,叫北气!北气哈哈哈哈哈哈!”
好笑吗,好笑吗我的何老师,勉强动了动嘴角的黄磊再一次发出了灵魂的质问。太可怕了,不愧是半辈子没遭罪的男人,遇一次春天就能乐得花枝乱颤。
“我也不知道笑点在哪儿。”可撒贝宁撑着抽水的工具看何炅,面儿上明显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嗳,何老师,你乐什么呢?”
何炅就从黄老师身边又跑回了撒老师身边,扶着他的胳膊继续笑:“撒老师呀,我教你一句长沙话,叫宝气。”
“宝气?”撒贝宁顿了顿,然后故意把“北气”念成“宝气”的音调,这下何炅笑得更厉害了,举起双手和撒贝宁来了个完美的击掌。
“我就知道你能get到我的点!”
在一边砍柴的黄磊有一种狗粮砸脸的感觉,实在“苦不堪言”。
“心火烧,心火烧,心扉呀,关不住了……”
何以解忧,唯有唱歌。





跟流水账似的,不写了😂

评论(35)

热度(246)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