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深夜感慨

好久没被自己写的维德帅到爆炸了。
“别为他开脱,我们都是罪人,背好了十字架就前进吧”这句话是彻底说给章小盆友听的呀,因为维德他即便有罪但他心上也没有十字架,有十字架的是章,他就是在用“我要带领你前进”的方式照顾章的情绪。
顺便拿个波狮坦丁之眼逗小盆友开心玩儿咯,口嫌体正也是有的,其实就是单纯的“他想要啊,那我去拿吧”的男票心态,美其名曰绅士风度了。
可惜小盆友非常不领情,比起自己“想要什么”的心情,更加注重“与可能付出的代价相比是否值得自己去做这件事”,搞得维德常常没有成就感。
突然觉得维德也是温情的人,他的温情不是我熟悉我常写的日常细节,而是不容置疑的领导:他是旗帜,是能带领人前进的方向,这就是他用于“拯救”的最“温情”的力量。

气馁的人们,务必要跟上他的步伐,假如去做他的棋子,便能在实现价值的瞬间,感受到他掌心的纹路,正烙印着你的肌肤。

一首不押韵的短诗送给他www(?
希望大家喜欢《穷兵黩武》里的维德,他是一个老人了,依旧保持着愤怒与暴躁,没事闹章北海生气,日常嫌弃褚岩,与云天明各种针锋相对,甚至会跟艾AA置气;但是他也会夸章小朋友的新躯壳好看,会和褚舰长认真地商量计划与对策,会在挖苦嘲讽里体谅星际旅人的苦衷,会摸摸艾AA漂亮的头发,宽容平和地唤她“小姑娘”。
他用自身的强大去接受他面对的所有,哪怕是不可逾越的鸿沟,真正的王者从来只能被自己打倒,维德就是这样你永远杀不死的人。
至于他最欣赏的绝望,这种东西自他复活,便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明白永生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
于是在这个故事里,他拿起武器,和他的搭档开始了求死之旅。

评论

热度(1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