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拉了自己很喜欢的俩人物

↑ 第二次修改吴培风和章择湍在故事里的设定 ↑就看我啥时候删吧

两个人是合租的室友关系,费用上吴培风出60%+日常家务(自己主动要求的,别人搞卫生他不放心),章择湍出40%+九点以后回来要带宵夜(狗的卫生交给他管)

吴培风主写女频文章为生,在别的地方也有开专栏,真不爱看书,也不爱看电视,最大的爱好是拼乐高积木和发呆,还有一个章择湍羡慕不来的技能——能跟女性很自然地打成一片(也不知道是该说这个技能成就了他的女频写作还是他的女频写作成就了他这个技能)
今年三十五,童颜,长得跟刚毕业的高中生似的,眼神天真又迷茫(其实是近视),一米七八,不算高也不算矮,瘦是真的瘦,还喜欢穿宽松的衣服,章择湍觉得可能是因为他的形象真的很有迷惑性能激发别人的母爱才好跟女性搭话
最近染了一头灰毛去签售会,据说大受好评
但骨子里是个极度喜欢安静的人
社交圈很迷,或者说他的“朋友”都是女性,大概是女人缘太好了以至于男生看到他都会觉得这个人怪怪的,章择湍初见他甚至觉得他有一种危险的感觉要离他远一点
有过几次暗恋经历,但他没有想过要把暗恋发展成什么,所以每次都无疾而终
孤独是维持他生活的动力

章择湍,每次都要跟人解释不是清明上河图的那个张择端,是章法的章,选择的择,湍流的湍
二十三岁,是个才转正的基层警察,正义感爆棚,以至于自己养的土狗都叫正义(正义的脾气超级好)
可惜生了一副黑社会的气场,走访还好,但每次去套话都被人谨慎提防退避三舍,可能更适合当卧底;不是他脑子不好,而是他的直觉比逻辑好太多
一米八七,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站在吴培风旁边更能把他衬得像个高中生
有一个大他十岁的精英姐姐章择云,感情很好,和吴培风熟悉以后非常抗拒姐姐来家里看看,怕她也被这个死宅男吸引,不过好像姐姐其实认识吴培风?是她推荐弟弟去跟吴培风合租的
是个不太会拐弯抹角人,连害羞和不好意思都会很直接地表达出来;正在努力学习变得沉稳;与凶恶的倒八字眉不同,其实章择湍非常好说话,算得上是阳光又体贴
谈过女朋友,毕业分了,目前沉迷工作无法自拔

正义,中华田园犬,脾气超好,任撸;聪明,认人;知道吴培风喜欢安静,章择湍出门上班,它都是在阳台自己跟自己玩;最喜欢和隔壁的博美斐安娜玩儿
一般都是家里蹲的吴培风吃完晚饭后出门溜它

斐雯雯,对门邻居,二十七岁白领,不喜欢正义因为是土、狗
但看在吴培风的面子上——好吧其实主要还是想跟吴培风搭话——会让斐安娜跟正义玩一会儿
丝毫不遮掩自己的颜控和拜金,爱就爱个轰轰烈烈,分也分得惊天动地
嘴上有些刻薄,内心十分敏感,不敢不善良,警察就住对门
正在失恋期所以有些依赖吴老师的开导
时常苦恼要是吴培风和章择湍同时追她她要选谁
业余爱好是看小说,越狗血越好





评论

热度(2)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