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他把这个画面定格了一般记在心里,他竟然还清楚地记得离开时天很冷——他的心那时肯定也很冷。
他就像战壕内的士兵,在炮火短暂停息之时,取出紧贴在胸膛前的家人照片轻轻擦拭。他滚烫的热血全部给了他的信仰与责任,直至点燃这一粒人类文明的火种,却唯独没有温暖属于他的小家。
他就是那种燃烧自己,可以把自己彻底烧成灰烬的人。即便灰烬不能发光与发热,再不能照亮前方的什么,他也要化作沉默的春泥,在永恒的黑暗里继续护佑那朵浸满血泪的花、绽出新生的希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