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舰政/高赵《多喝热水》

全员吐便当,准确说是临沂号上的秀恩爱日常
星哥除外,嗯,他在日常住院……


这两天赵海光总觉得舰上氛围怪怪的,但是真要说又说不出什么,经历一场硬仗,蛟龙队员平安归来后关系增进这很正常,但……

但你们感情要增进也应该成队成队增进而不是成对成对啊?!

有点头疼,还有点不下饭:那些个重点观察对象的脑壳上、粉红泡泡冒得跟喷泉似的,一到饭点能把食堂淹了,别说吃饭,再多坐会儿都要窒息。

在赵海光如鲠在喉食不知味的时候,某人瞅准时机,屁股一挪就从对面凑到了他旁边,“老赵,吃啊?”高云跟他一点客气都不讲,“不吃?太浪费了,政委。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你瞧瞧咱们食堂伙食多好,你看看这肉炖得多香……

“嗳、嗳!”赵海光回过神,定在手上的筷子“啪”地一声就打下去了,如子弹出膛那叫一个稳准狠,气势完全不减当年,“放下,放下!”

高云知趣,被打得手腕一震后,嘿嘿笑了声,默默松开了“赃物”,转而戳向另一个目标:“那我吃这个,肉给你,我吃菜。”

见状,赵海光摇了摇头,把筷子收回来了,随他扫荡,无奈道:“你瞧你,坐过来干嘛。”

“我不坐过来成吗?”高云占了便宜,一边享受着额外福利,一边还有点委屈,“你老盯着我看,我吃不下。”

“我没看你。”

“没看我?”高云猛地挤了一下眉头,“哟”了声,“别介,老赵,你俩眼睛都快把我脑袋瞪穿了!我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呢!”

“老高,我真没看你,”赵海光摇摇头,给老搭档使了个眼色,“喏——”

奇怪之际,高云放下筷子,朝赵海光指的方向看去。

“懂,哎、李懂!你哪儿去啊!吃这么点儿你够吗!”

“顾顺你别跟着我!”

“那不成,你现在是哥的观察员,你饿死了哥咋办?”

“石头,你现在还在养伤,要科学饮食、营养均衡。来,多吃点这个。”

“莉莉,你别都给我,那是你的菜,我不能吃你的!”

“哎呀、叫你吃你就吃,哪儿这么多废话呀。”

“那个徐宏我跟你说啊,前几天你跟我说的训练的事儿我回去一琢磨吧,哎!还是你说得对,你那方案好,咱回头跟舰长请示一下。”

“行了队长,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

“我怎么是戴高帽呢?实事求是嘛,该表扬要表扬。”

“那你……”

“庄羽!”

“……呵呵,刚太吵没听清,徐宏你说啥?”

“我说,那你……”

“庄羽你给我过来!”

“……”

“庄羽!!”

“陆琛!吵什么吵呢!吃饭呢!你给我坐下!”

“队长!?庄羽他——”

“坐下!”

“还说人吵,自己声音比谁都大……这孩子,别傻站着了,过来过来,有什么事坐下说,吃饭呢别嚷嚷,这么多战友,影响不好。”

“副队,庄羽他……”

没眼看、没耳听,现在的小年轻啊……高云抿了抿嘴。

他转过头,面容恢复了严肃:“老赵,这有什么问题吗?吃饭的时候适当活泼一下还是允许的吧?”

见他舰长竟然也是这个态度,赵海光有点头疼,“这个当然允许,只是我总感觉不对。”

“不对?什么不对?”

赵海光低吟了一声,沉思完再抬眼,高云明显是憋着笑呢,刚组织好的话一瞬间全给他气跑了。

高云赶忙拍了拍他的肩,半宽慰半求饶:“得了,你别想太多,好好吃饭——赵海光同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赵海光摇摇头,“你啊……”

“我怎么?”高云一抬眉,见赵海光转过面来,两条眉毛吊得比他还高,他又立刻瞪大了眼睛,“政委,你别摆这表情,我一瞅你这样我心慌。”

“你心慌?你心慌我还害怕呢,”赵海光叹了口气,“舰长,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高云凑过去:“请政委指示。”

赵海光的筷子拿起了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最后,系着高云的目光,举了起来。

高云又笑了,假装真心慌,闪躲着缩肩膀,他就知道赵海光做个样子不会真敲他。赵海光一向拿他舰长私下时候故意卖乖没辙,筷子摆来摆去,最后还是一狠心,在他舰长期待的目光里,把他舰长垂涎许久的肉拱手相让了。

高云乐呵呵捧起餐盘:“谢谢政委!”

“慈父多败儿。”赵海光把筷子一搁,端盘子走人,“不吃了。”

肉戳起来还没尝到味儿呢,高云就那么张着嘴,脑袋顺着赵海光站起来走过去扭动,脖子差点没断。他呲牙跳了起来,赶紧把他政委送他的便宜吞落入肚了,两步并一步跟了上去。

“不是?老赵?”他跟在赵海光旁边,压着嗓音吼道,“你等等赵海光同志?你怎么占我便宜!”

赵海光轻轻看了他一眼:“我占你什么便宜?”

“你……”高云噎了一下好的,他总不能承认因为一块肉,赵海光就成慈父他就成败儿了。

他想了想,只好换个严肃的语气问:“那我怎么就慈父多败儿了?”

赵海光笑道:“你自个儿想。”

高云干脆蹿到了他政委面前,直接把人拦下来了,“不是,赵海光同志,你是政委,我思想有问题你得给我指正吧?”

赵海光无动于衷,仍旧是板着一副脸,不过眉眼间明显是溢着笑意的。这高云是熟悉的,他干脆认真决定道:“就这么定了,晚上你给我找问题,我请你吃夜宵。不许拒绝。我亲自给您送过去。”

他政委下巴一扬:“不吃。”

“老赵——”

在他舰长急眼之前,赵海光拍了拍他舰长的胳膊,温和地解释道:“比不得以前了,晚上吃多了不消化。”

高云眼睛一转,“那我请您喝热水,环保健康助消化。”他话可多着,平常严肃归严肃了,私下闹起来他政委拿他没辙,他也拿他政委没辙,连哄带骗带着人往外走,只留一群人在食堂里吵吵闹闹,“多喝热水,消消火气,别跟小兔崽子们一般见识。他们才回来嘛,心理疏导没问题这不挺好,活泼点儿就活泼点儿,回头我给他们……”




“还加训?!”

一时间,蛟龙队内哀嚎遍野。

杨锐和徐宏对视了一眼,在徐宏问他“怎么不按计划来”之前,手一摊,两片小眼皮怂搭得更缝儿了:“没办法,这舰长的指示,我只能服从命令。”



“满意了吧,老赵?”

“哎,舰长,我可没说要给他们加训。”

“好好好,加训是我说的、我说的。不过,你看他们一个两个都累成这样儿了,思想汇报就免了吧?”

“……”

“不说话就当你批准了!来来来,我新烧的热水,给您灌保温杯了,您也给我赏个脸,尝尝?”




.

评论(23)

热度(59)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