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星舰《穷兵黩武》9

我不知道该怎么写预警所以烦请抱着随时可能开车而且攻受不定play奇葩的心理准备看文吧……毕竟是章维无差(互攻)



“北海,好久不见!”
艾AA几乎是跳着跑了过去,亲昵地挽住了章北海的胳膊:“你修改了容器参数?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只是留长了头发,没想到一见面,比视频里看,还要更高、更白。”
“是啊,”章北海也随她挽着,一起朝飞行器里的休息室走去,他温和地笑道,“手术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之前那副身体不能用了,临时找了一副备用的。”
艾AA好奇地问道:“那这副和之前那副相比,能力上有什么区别吗?起码,我觉得论气质还是之前那副好看,你现在的样子太年轻了,更像是我弟弟。”
“呵呵,是吗?”
“是啊,”艾AA眨了眨眼,“不许岔开话题,快告诉我区别,弟弟?”
“这副身体的柔韧度更好,速度也更快,相应地,力量比之前小了许多。”
我可完全没觉得力量比之前小了,维德跟在他俩后面,郁闷地腹诽着。他的腰还在发酸,屁股也很痛,昨天他原本干得好好得,结果刚爽完一发,就出了两秒钟的神,便立刻被章北海反压制住了。
“现在,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你了,相应的,你要听我的话,跟我一起行动。”章北海抬起他的腰,在维德反应的间隙,他已经单刀直入,破开了维德的防线。
肯定出血了……维德越想越气,妈的,章北海简直不是人,事后自己还得因为这档子破事上药,真是倒霉。
不过痛归痛,章北海昨天的表现维德简直能回味到目前还没有下落的下次开荤。这家伙契约精神有时候真是太好了,让他自己动他绝不让维德操心。维德只需心定神闲享受章北海的服务,闲暇之余欣赏这副少年般的身躯。
章北海背对着他,在他身上起伏,他们面前是推进舱的显示屏,外面是宇宙图景。暗淡的星光与荧幕冷光从那个方向飘来,模糊了章北海的轮廓。维德只能看见他纤细的腰间有两团蓝色的光芒,手臂也被这光包裹了,于是看起来更加纤细,就像一块在光里跳动的乳白色布丁,边缘透着的全是是光的微茫。
他要求章北海叫出来,章北海便仰着头,不断地喘息着。不过他从不说出格的话,最多是颤抖的时候,用沙哑而黏腻的声音,呼唤维德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维德……啊……维德……”
他坐到了最深的地方,维德看见他的手握起了拳头,湿透了的发梢也在发抖,可维德没说他可以停下他就只能继续这样动作,一次又一次,随着他呼唤着维德的名字,抬起腰,坐下去;蹭过他的身体最喜欢的地方的时候,扭得像一条瘙痒难耐的情蛇。
维德也被他弄湿了,他们肌肤相接的地方,全是章北海分泌的液体。
“宝贝,声音再大一点,”维德抬起手,去握章北海的腰;这副身体太年轻态了,维德甚至产生了一种就这样握着、便可以轻易掌控章北海的的错觉,“叫我的名字,用力地喊出来。章,我要你记住我的名字,我要你记住你现在承受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我。”
啊,他真是美味。郁闷的事情交由郁闷处置,维德跟在两人后面,章北海被腰带束紧的腰就在他眼前晃动,这叫维德真想去握住它;那太小、太可爱了,怎么看都觉得是一种无意识的诱惑;章北海处事不惊,可这具身体青涩敏感,维德的手掌轻而易举就能把它拉进怀里,由自己把玩,欣赏它美妙的反应,而不是——
“那等会儿我再给你详细地解释天明的意思吧,我要先把你们的推进器收起来……”
而不是被那个女人霸占着,自己毫无插手之地。
但维德对艾AA是真没办法,这女人不知怎么了,对他敌意这么大,都一千多年了,还跟小姑娘似的。维德拿这种理直气壮喊他“变态”的小姑娘没什么太多办法,难道他可以因此去揍她吗?
这是非常不理智的,DX3906有云天明的关系,科技水平比星舰地球高多了,他和章北海还想着怎么隐蔽推进器的时候,艾AA已经拿出了一粒流光溢彩、因此看不出它本来颜色的小球。
“这是什么?”章北海问。
“我们叫它收纳球,顾名思义,是很方便收纳工具。”
这让维德也产生了一点兴趣,他警惕地凑过去看,艾AA瞥了他一眼,便把这粒乒乓球大小的小球抛向了他们的推进器。
小球碰到推进器的瞬间,便如同雪球融化、漫出一摊春水一样,由那一点展开了自己的流光溢彩,开始快速地覆盖整个推进器的表面。一个小球展开自身能覆盖完体积是它千倍以上的物体,这倒是不使章北海和维德吃惊,让他们好奇且吃惊的,是等整个表面覆盖完成,这个表面流淌着诸多无规律光纹的物体开始朝球型缩小;最后,一个比之前艾AA掏出时更大、光芒也更暗的球,回到了艾AA旁边。
章北海忍不住问:“这球把推进器压缩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艾AA解释说:“记忆体覆盖完成后,记忆点会在高维角度采集三维物体信息,精准到每个基本粒子哦!然后它们再压缩物体,需要时再按照高维采集的信息还原粒子与粒子之间的关系。三维以上维度的物体由于信息量太多,所需的记忆点增多,收纳球的体积也是成几何倍数增大的,不过这次我们用不到,所以我没有带。”
“其实原本可以使用降维工具,这样,三维物体折叠成一张轻薄的纸,就更方便携带了;不过天明说,我们不确定封装降维工具的场在铂星是否容易蒸发,所以我们决定还是以更粗暴一点的方式。不用担心,采集、压缩、还原三维物体的粒子间关系我们已经很熟练了,只要有指令,随时能进操作,这点而言,操作降维工具还需依赖场的辅助,我们这次是便装旅行,带太多东西反而是负担呢。”
章北海点点头,以示自己听懂了,但是能量是守恒的,“破坏粒子间的关系,不会释放出能量吗?”
艾AA拿出了一个袋子,一边将球滚进去,一边笑道:“那么,不破坏不就行了?最大限度地压缩空间而不是破坏,就像压缩一块海绵那样。”
“不过不仅是能量,在这个宇宙里,质量暂时也是守恒的,现在收纳球增加了推进器的质量,只是靠手肯定拿不起来。这个“袋子”是是无重力空间,专门用来收纳这些收纳球的。”
“你们已经能制造空间了?”维德伸过手,去拎那个袋子,的确,除了袋子本身的重量,再也感受不到别的什么。
艾AA没有回答维德的问题,只是对章北海继续说道:“其他的工具我等会儿再介绍,先去吃饭吧北海,你常年在外面行动,肯定很久没有尝过土生土长的食物了吧?”
这个女人……目送艾AA挽着章北海走开,维德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鬼知道她为什么总是针对自己?难道那女孩的破事也要算在自己头上吗?全星舰都知道,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能因为“星环”号是我主持开发的就连坐我吧?!
而且,我只是做了我当时想做的事情……维德越想越糟心。就像现在,只是履行和章北海的交易才来到这里,就算不履行,章北海也拿他没办法,他是绝对自由的……
“维德,”在维德原地闷气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情绪,维德烦躁地抬起头,章北海站在他不远的地方,正冲他微微笑着,“快跟上,你得跟我一起行动。”



tbc

评论(11)

热度(3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