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呜哇

莫染太太!!!我家可以用辣个狙击手和观察手啊!!!我已经脑内三万字了!!!哭兮兮啊———

想看小吴(狙击手)和小章(观察手)搭配了
最好设定以前小吴的观察手是江哥,换成小章后一百万个不舒服,还要从头开始训练同步

“章北海不是我说,江哥的肩膀就比你好用多了。”
“江哥的身高就比你舒服。”
“低点儿低点儿、来来来,再低点儿。”
“你……你这……要不回去你拉个韧带吧。”
“吴岳。”
“啊?”
“你是来舒服的还是来训练的?”
“……”(飞速记仇

“江哥,章北海那小子不听招呼!”
“怎么会呢,现在你俩是搭档了,他肯定得听你的,呵呵。”
“搭档,什么狗屁搭档……江哥,你真的就这样调走、不回来了?”
“上级的命令当然要服从。你啊,就安心和北海训练吧。”
“可我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我、……不是,江哥,道理我知道。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是跟你配的,现在突然换个人,我和他同步训练比别人的进度都要慢。”
“那这我可得说你了。”
“啊?”
“你也不是新兵了,同步训练是什么你不明白吗?你的内心要是抗拒,进度怎么可能快得起来?”
“……”
“知道了吗?知道了就放下多余的想法。”
“嗯……”
“那下次,我等你告诉我好消息。”

“进来吧。”
“进来干什么,你跟我出去,我们去训练了。”
“啊?不是……”
“是同步训练。”
“那,在这里不就行了吗?”
“不行,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万一等会儿有人回来了……”
“啊?”
“总之、你跟我走就是了!”

“你以前,就是用这个方法和他训练的吗?”
“你闭嘴……还是江哥抱起来舒服。”
“嗯。”

“睡着了?”
“江哥……”
“呵……”

“你们认识多久了?”
“很久了。从小,到大。”
“哦——难怪。”
“什么?”
“吴岳,你在精神上很依赖他。”
“不是,我只是……”
“知道他为什么申请调走吗?”
“申……你说什么?申请调走?”

“江哥,你是申请调走的?!”
“……”
“哥?!”
“唉……吴岳,你让我有些失望。”

“你在精神上很依赖他,当然,这并不是什么过错,这是你们默契的根源,但是……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观察手要帮忙解除各种威胁,其中包括吸引火力,甚至作出牺牲,这你不是不知道的。如果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你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
“你会崩溃。那么牺牲则变得失去价值。”
“……”
“他大概是看到了这点,所以选择了申请调离,正好那边也需要他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观察员。”
“……”
“起来吧?”
“不用你拉。章北海,我承认我对江星辰很依赖,但军人也有军人的责任,我不会崩溃。”
“是吗?那么换言之,把他换成我,你就更不会崩溃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北海……!”
“嘘……我没事……”
“……!”
“分析结果给你……咳,接下来靠你了……”
“你可他妈闭上乌鸦嘴吧……”
“呵呵……”

吴岳听到了章北海抑制的心跳,他在努力使呼吸频率和自己同步,吴岳明白,章北海要将任务执行到最后一刻。

“吴岳,不错啊,那么多人都没找出来,你最后怎么一枪把人撂倒的?”
“那还用问吗?你也不看看是谁执行任务。”
“哎、别急着走啊!多说点儿呗!”
“回头唠、回头唠,我现在得去看某个不要命的乌鸦嘴!”

评论(10)

热度(12)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