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大晚上的想和大家交流一哈写你体同人的经验


#预警的话大概就是和你体的剧情讨论没什么关系

#只是想讨论你体同人怎么写

#所以你要挂我xjb写这种玩意儿

#不如挂我同人写得太雷2333

 

预警完毕!对你体同人文没有写作兴趣的的确可以不用看啦2333

哦对了我不是来教人怎么写同人的ok,我是想和大家分享我是怎么写同人的然后希望大家也告诉我自己是怎么写同人的(抛砖引玉),我想交流,我想学习,我想进步,我没那个水平真不是来教人怎么写同人的OTL

 

 

先分享的是我的成文逻辑,举的例子是今天下午和 @褚颜 唠的大纲

大概是活体演示我为什么在写三体同人(非原著衍生向)的时候,总是在设定和剧情上愉快地放飞自我

 

因 为 是 完 整 的 一 篇 成 文 逻 辑 , 所 以 非 常 啰 嗦 非 常 长

总 结 和 吐 槽 在 最 后 , 请 自 行 取 舍

 

总之,希望和大家多多交流啦XD

 

是的啊我就是想和大家交流写同人的经验我们一起跑步进入小康啊!!!我这是抛砖引玉请你体的文手太太看我一眼啊!!!!!!!

 

啊!!!!!咆哮——————————

 

 

 

--------------抛砖引玉的分割线-------------------

 

  • 我的写作习惯流程

     

【准备阶段】:[ 想写什么(思绪混乱) ]-[ 整理设定+大体剧情 +为剧情创作人设 ](我往往同时进行)-[ 补完逻辑链/修改不合理部分 ]-[ 确定剧情/大纲/时间线/重大事件时间表(不是每次都有) ]

 

【动笔阶段】:[ 正文 ]-[ 校对 ]-[ 成文 ]

 

有时候也会一边准备一边写、然后一边修改……不过我个人不是很建议刚刚接触写同人,并且阅读量、写作量和生活体验都不是很丰富的学生党这样做,在时间本就不充足的情况下,我比较主张多练习行文逻辑~把思路理清楚了再去下笔,就不会慌张也不会卡文啦

所以我现在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会卡文、一天憋不出几个字这种情况…况且太卡的话,我自己会主动放弃重新再来,不会继续憋下去的,那样子对自己很痛苦,写出来的东西让读者看,估计也会很痛苦(附带了笔者痛苦的情绪)

 

 

我的成文逻辑举列(例子用的是今天下午的半小时唠嗑大纲):

 

  • 先了解自己“我想写什么”

     

1.我想拉罗辑和吴岳的郎;我想写一个故事;我不想写CP向

2.这俩在原著里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交集的→原著衍生向需要花很大功夫去做罗辑相关的功课,但我没有这么多精力与时间,也没有把握能把原著背景的罗辑写好;而且两个没有交集的人写剧情文,还得避免写成王妈妈的分析→彻底放弃原著衍生向

3.基于2,我想写架空,架空不需要讲道理,我做设定我是老大【要有这样的自信!2333】

4.写得多错得多,我对罗辑不熟悉→写短篇

5.我想这篇文叫《我寄愁心与明月》(这是我为数不多这么快就把文名定下来的情况…);我想写一篇以“离别”为主题的三体架空同人(非cp向),主角是在原著中毫无实际交集的罗辑和吴岳【总结】

 

 

 

  • 整理思绪,确定大体剧情+为剧情二次创作人设

     

1.这是一篇古代架空,主题是“离别”,主要人物是罗辑和吴岳【大前提】

2.是罗辑遇到吴岳的;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陌生人【确定的剧情;设定】

3.罗辑和史强认识→他们是好朋友;他们要“离别”【设定;可能出现的剧情】

4.吴岳和章北海认识→他们是…同事??→吴岳已经和他“离别”了【设定】

5.我不想写章北海,章北海不会直接出现在这篇文里→考虑通过吴岳和罗辑的对话,引出这个人【设定;可能出现的剧情】

6.……我也不是很想写史强因为我不熟悉他→减少他的出场→考虑使用回忆形式【设定】

7.开始尝试展开剧情

罗辑在哪儿遇到吴岳的?→街上,人不是很多

当时是什么状况?→吴岳在走神,罗辑匆匆忙忙撞到了吴岳

罗辑为什么匆匆忙忙?→要去和大史道别

大史去哪儿了?→被征入伍要出去打仗→那么大史的身份不过是个普通人→罗辑不需要被征入伍,他是什么身份?→罗辑有点小钱,大概是某个少爷(内心不满这个设定)→他们怎么认识的?→好复杂不想展开这么多

那吴岳的情况呢?→吴岳穿着整齐,在街上走路却一直在出神→为什么?→因为和友人离别了?→理由不成立

到这里,彻底放弃这条思路

第一,我个人都展开不下去了,没必要死磕

第二,无法引出让自己觉得有趣的设定,可以直接放弃了

 

我是千万不想在明明可以愉快地放飞自我的设定创作上自我纠结、自我折磨,多浪费时间啊

 

 

8.重新开展剧情

罗辑在哪儿遇到吴岳的?→街上,人不是很多

当时是什么状况?→吴岳在走神,罗辑撞到了吴岳

大史不在?→不在→那他人呢?→他们刚刚分开了→这算主题离别吗?

↓引出:刚刚分开?在罗辑撞到吴岳前发生了什么?

↓引出:傍晚,罗辑和大史喝酒→他们常常一起这样度过时间吗?→是的→他们什么关系?→最好的酒友(不再展开,也不细叙,不然就短篇篇幅而言会变得十分累赘)

↓引出:罗辑请大史喝酒→所以罗辑的身份仍然是有钱有闲,大史是普通人→修正上部分剧情

↓引出:修正的剧情→傍晚,他们在街上遇见了,于是罗辑请大史吃饭喝酒→大史拒绝了

↓引出:补充大史拒绝的剧情:  大史说“我得出趟远门……不,不用了,罗老弟,不劳你费心啦,有熟人来接我,不用你送“→出趟远门=上战场 有人来接=被征入伍→大史没有直接说明,他不希望罗辑担心→那么罗辑会怎么回应这份担心?

↓引出:补充罗辑对大史要出远门的剧情: 罗辑笑着回应“年底了,你也要走亲戚吗?那成,我等你开春回来。不过你要是回来晚了,那我酿的酒就自个儿喝了。”→诸如此类几句日常对话→埋下伏笔:罗辑难道没有发觉大史要上战场可能不会回来?→在对话时,罗辑的语气比较活泼,初步确定将他的性格设定往原著中还是年轻学者的罗老师靠拢【确定人设】

↓引出:补充此段剧情的结尾:他们就此,和往常一样道别了→所以罗辑才会一个人在街上晃,因为大史不和他去喝酒,他也觉得无聊

罗辑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的表情是轻松的→他不知不觉走到了无人的河边→于是他撞到了同样也在漫无目的散步的吴岳

加下划线的地方是关键细节,用于铺垫剧情→确定剧情从 罗辑一个人在街上乱晃,不知不觉走到了河边 开始【确定剧情】

 

9.修正剧情

罗辑在哪儿遇到吴岳的?→河边;补充说明: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他的闲人

 

当时是什么状况?→罗辑一边看着河里波光粼粼的月亮的倒影,一边回想着刚刚和大史的对话,因此撞到了在走神的吴岳【确定剧情;确定大史出场是通过罗辑的回忆→这段回忆必须简短】【这里的月亮需要一点笔墨描写】

【下划线部分的自我细节提醒:

月亮的倒影→月亮在水中是散开成碎片的,映衬人分别的情景;

为什么用“刚刚”→明明是傍晚的事情,而现在月亮都出来了,罗辑却觉得是刚刚→他一直陷在这最后一段回忆里很深,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和友人分别的不舍之情;如果只是普通的分别,不至于会让人一直不舍,所以罗辑其实是知道大史去那儿了的,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感受到了大史对他的细心,既然大史不想要他担心,那他也温柔地选择了故作轻松的应对离别

题外话:虽然确定一个“刚刚”两字我的内心嘀哩叭啦就有这么多,而且我的读者压根儿不会想这么多…但是细节还是要做好,不信你把“刚刚”换成“两个时辰前”,感觉就完全不对了。如果是“两个时辰前”,这说明罗辑一边散步一边还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他在那段回忆里陷得并不深,那我铺垫他的故作轻松也牵强了起来,撞上同样在出神的吴岳也显得不那么那么自然了。】

 

相撞后两人的反应?→罗辑很生气→有钱有闲有点脾气,家境大概还不错(人设)→所以在发火前通过吴岳的穿着认出了吴岳是驻守城池的军官(人设)→吴岳没有任何情绪→他的表情是冷漠的→确定吴岳的性格设定往原著中吴岳退役至思想钢印相关剧情靠拢【确定人设】

↓引出:对吴岳冷漠的表情的描写→是通过罗辑对吴岳的观察→通过罗辑的心理活动,引出疑问:为什么这个人被撞后,他仍是满脸不关己事的冷漠?【确定剧情的表现手法,侧面描写】

↓引出:关于“冷漠”的原因补充→因为他的同袍章北海出征了上战场了,但是他被留下来驻守城池,吴岳不仅有与战友离别的情绪,还有不能上战场杀敌的情绪【往原著情节靠拢】→所以他有“事不关己的冷漠”,被撞一下算什么,不能同战友一起浴血奋战,他整个人现在都空了【但本段原因补充不在此段剧情展开】

【在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不在此段直接描写吴岳的表情和心理活动,让吴岳“自己”解释自己冷漠的原因:因为这个时候还不能托出“章北海”这人的存在,如果让吴岳自己脑内回忆,这个节奏在我看来是不对的,毕竟整个开头都是罗辑一个人回忆在回忆自己和史强离别,现在好不容易从回忆走进现实了,又立刻进入另一个人与之前开头毫无关系的回忆,这样行文的流畅感在我看来就断掉了。我觉得先让剧情在现实里在发展一段时间,吴岳在后面再慢慢透露自己当时表情冷漠的原因比较好,不然也是浪费了“为什么这个人被撞后,仍是满脸事不关己的冷漠”这个可以引起读者好奇继续看下去的点。】

 

相撞后,罗辑想要开口说两句,但是他意识到吴岳的身份后立刻憋了回去(怂怂的形象2333)

在他开口前,吴岳竟然淡淡地说了一句“抱歉”→这是往原著吴岳“学者家庭出身”“所受的教育”这之类看起来就文文的设定靠拢稍微“文”了一点,虽然没有实装感情,但还是受教育所至,下意识说了句抱歉

(其实我下午做设定的时候没意识这么多,但晚上总结就想起了…人物你写得多了,真的自然就熟了,在那个环境里他会是什么反应,自己很容易会有一个概念,所以还是要多写)

 

到现在为止,希望给大家传递一个信息,我个人在做人设的时候,即便是架空设定的二次创作,我也会尽量往原著方面靠拢,这点对于我而言真的很重要,我的行文逻辑往原著贴合后,我才会知道我能在哪个范围内愉快地放飞自我

 

吴岳道了歉就要走,罗辑跟了上去,问他:“你刚刚念的那首诗是不是……”(搭讪)

吴岳了他一眼,罗辑了吧唧闭嘴了

不过还是跟着他→因为这人身上是酒肆店铺没有的酒味【向罗辑有钱有闲的设定靠拢】,味格外烈,罗辑想知道那是什么酒→他一闻就知道是大史喜欢的,他想问到了等大史回来,给他接风用

↓引出:酒肆店铺没有 →那是军营才会喝的烈酒;为什么大史会喜欢吴岳身上的这种烈酒?→大史本就是军营出身【但本段原因补充不在此段剧情展开】

 

罗老师果然嘴皮子厉害不愧是原著把妹高手(??),虽然吴岳不想搭理他,但他那时候的确是有些醉意了,便带着罗辑这么不相干的人上了城楼

那时候城楼是城池最高的建筑,他们站在楼顶上,罗辑看见天上的月亮格外圆满温暖,便摇头晃脑念道“楼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还记得吗,罗辑之前看见河里的月亮是破碎冷清的→为了呼应,所以这里的月景描写需要联系之前对水中碎月的描写,让罗辑从离别之愁中走出来,走到千里共婵娟的感觉中去】

罗辑感叹完,又笑着说“ 我朋友今天走得急,我还没和他喝尽兴呢。早知道你带我来这里,风景又这么别致,我就把没有喝完的酒带过来了。”

吴岳还是不怎么想说话,嘴里念念叨叨的,罗辑凑过去听,听了好久才出来是一首诗

 

没想到这个军官还算是个读书人,罗辑心想,然后他又想起来大史之前说他的朋友都是不认字的;罗辑那时候问“那你的朋友们呢?”

大史回答:“他们去了一个好地方。”

“好地方?他们怎么不带你一起去?”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没赶上呗。”

↓引出:补充设定“大史的朋友不识字”→普通百姓;“好地方”→战场【但本段原因补充不在此段剧情展开】

 

结果吴岳在罗辑想得正欢的时候,突然问“你想出城吗?”

罗辑当然摇头“出城做什么,我又不傻。”

吴岳这时候情绪才起了变化,不再是那种事不关己的冷漠了:“我想出城。”

“外头都乱成那样了,你还出城做什么?……哦,我忘了,你是军官,是要出城的。”

↓引出:罗辑说的“我又不傻”、“外头都乱成那样了”→更明显地肯定罗辑是知道大史出城是去沙场了,只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撒了谎”

 

但罗辑没有想到,吴岳正是因为不能出城,所以他才想出城

他和大史对离别的态度还算积极,还能约定说开春等你回来喝酒

但是吴岳什么都没有,他只能目送战友奔赴沙场,尔后自己孤独地站在每一夜和沙场相同的月光里,遥想自己也浴血杀敌的模样

他在城楼上把月亮看瘦了,月亮也在夜空里把他的剑看锈了

这算是好事吗?守城的将军,剑都锈了,说明这座城市从未被战火殃及

但这城中人的平安又是以多少人的出城换来的?

 

同样离别之后,罗辑会坚信着什么、如此努力地生活下去,但吴岳只有守城的煎熬、然后在失责里抱憾终身【往原著情节贴近】

 

 

 

  • 确定人设/剧情,构建框架

 

【剧情发展情况】

开头:罗辑在河边散步,一边散步一边回想刚刚他和大史分别的场景,然后他看见河中的月亮

↓心情低落的他撞到了同样在走神的吴岳

↓罗辑对吴岳(身上的酒味)产生了兴趣,跟着他

↓吴岳心不在焉,破例带着话多的罗辑上了城楼

↓两个人在城楼上看月亮,各自想起了往事

↓在温暖明亮的月光中,罗辑的心情渐渐积极了起来

↓但吴岳看着冰冷遥远的月亮,心情越发苦闷了

结尾:在同一轮明月下,两人心态的转变(对比)

 

【描写的主要侧重点】

1.对月亮/月光的描写

2.以罗辑的视角为主

 

【下笔时需要注意别累赘的地方】

1.吴岳和罗辑对话时,心情每次都有细微的变化

2.分别前大史和罗辑的神态语气

 

 

 

 

  • 动笔!

 

 

----------------分割线------------------

 

动笔我就不贴了,剧情展开阶段已经够详细了2333

其实别看我剧情展开阶段那么长那么麻烦似的,我自己习惯了这种行文逻辑,很多都是脑内一瞬间就搞完了的

而且我自己也比较适应自己抠细节的写法,比如那个“刚刚”,我自己会有意识的在那个地方放这个词,可能不习惯的文手就会觉得这个人好麻烦还要给自己搞阅读理解2333

 

 

-------------------突然想起两件事---------------

 

之前有小可爱和我讨论,说自己的描写太多了,感觉一篇文看下来全是各类描写,但是剔除出去后,5k字的文可能就只剩500字了,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精简文章

这个我觉得也是没有做好规划,在构思的时候如果规划好我哪里是要突出着重描写的,哪里是一个形容词带过就可以的,我觉得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

当然,每个人的写法和思路都不一样,我并不是说我这样就是最好最正确的,写作没有这样的标准2333

 

 

然后另一个极端是,更多的小可爱(大部分是初中、高中生这样……)是和我说完全不知道怎么撑起篇幅,感觉自己内心剧情都已经走了一部电影那样长了,结果一下笔撑死500字再也憋不出来

……请、请多阅读…………………………

恍恍惚惚,认真地说啦,我自己本身是不喜欢阅读的,所以对于如果和我一样没有什么写作天赋、也没有比我更多的写作经验这样的情况来说,我个人的经验就是:

1.每天都要写,不管几百字什么内容,一定每天都要写点什么,你写脑洞也是写、写段子也是写,一定要写点什么保持手感

2.阅读的同时自己主动做阅读理解,一边读一边思考为什么人家这段写得好,人家是怎么安排剧情走向的。你千万别看完一本书脑子里就只有“写得好!”这三个字加标点符号啊,这时候打开空间/微博/票圈发点读后感也是练手啊!!!!

3.所以,为了避免看完以后只有仨字+标点符号的情况,一定要增加词汇量,有时间的话,扩大知识面……不好听的说,逼自己少用“打call”这类表达心情的词,用久了你会发现很多情绪你脱离这个词你根本就不会表达了;人家哪里好你要能一语中的并且夸得人如感春风拂面,这也是水平啊……

4.不要走入第一种情况的极端,就是我篇幅不够描写凑……

5.最重要的是,要有坚定的心……

 

0.然后,请注意标点符号和的地得……良好的写作习惯从每一次抠字养起

 

 

-------------总结!和吐槽……---------------

 

回到前言

 

我为什么在写三体同人(非原著衍生向)的时候,总是在设定和剧情上愉快地放飞自我

 

那么我的理解当然就是

 

即便是几乎彻底的二次设定,人设、细节或剧情方面,仍有意识地靠拢原著

 

是的,有意识地靠拢原著,所以你看我这篇古代架空虽然跟三体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人设也全部翻新跟原著毫不相干(毕竟都到古代了啊还有个啥关系啦!),但是我觉得最后结局,罗辑那样那样、吴岳那样那样,违和感还是没到“哇三体同人搞什么古代AU这他妈什么奇葩设定还是拉郎卧槽”这么恐怖……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信心,老子觉得没问题那就没问题!

 

 

什么?你说靠拢原著那不还是尽量避免OOC,说了跟没说似的?

(先认真的表示,我真的不喜欢说什么OOC……这就跟用打call似的……)

那我恐怕要拿松声或者回程或者邻居这种,彻底二设但目前还没被挂上雷文吐槽中心的文自我剖析了233

↑不简单意骇地说,这种剧情和三体原著完全不搭家的还是谈恋爱的差皮炎同人,做二次人设的时候我反正是干脆放弃了对原著角色的所谓不OOC的认知——我需要这个角色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这样那没办法啊我剧情就是这样设定的,我剧情要这样发展啊这个角色不这样那我也会绝望的!【我是以剧情为主的,大多数情况下,人物在我眼里都是服务剧情的】——只要自己的行文逻辑圆得回来,把读者忽悠进去,让读者以为“啊这个角色在这个背景里好像的确会是这样的,况且这都不是原著向了,所以这样子也不能说ooc吧”、“毕竟这个剧情都那样那样那样了,那他在那个环境下,貌似的确会这样这样这样诶”不就得了吗!你把他这样这样这样的理由给充分,让人相信他在那个情况下的确会这样这样就ok啊!再说了怕什么ooc写同人有不ooc的吗?你又不想被挂、又想要发出来给人看,那把握住度让大家基本都可以接受不就行了吗so easy啊!!(喝口水冷静一下)

 

 

但是没有时间说更多了,咳,这么晚了……

当然写这么多的目的主要还是希望能和大家多多交流写作的经验……抛砖引玉嘛!

毕竟打开tag你体的文手都回家过年了似的2333

我想和人交流啊!!我想唠嗑啊!!!我想来个脑洞生成机啊!!!!

 

 

委屈地打起游戏……

 

 

 

 

评论(2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