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纪瓦舍·冯宋《三十年》

#突然写出来的破词
#我写词水平很烂而且从不押韵
#预警完毕



纪相声瓦舍·冯翊纲&宋少卿
《三十年》

青马褂 黄长袍
红桌椅 白扇摇
上台一鞠躬
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三十年 一瞬间
我同你 这舞台
谁把戏说
「古有君王 不许人间见白发」
他倒期待
眼角渐有溪流蔓延
一滴一点
汇成「情之所钟」的瀚海

说他事 学众生
逗古今 唱你们
帷幕落下去
为我思虑 以相以声

你同我 这舞台
一瞬间 三十年
谁用袖遮
「学长 张飞要出来了 我害怕」
他多无奈
转身却听欢声一片
如汐如潮
聚成「正在我辈」的歌谣

三十年 不思量
你和我 自难忘
下台一鞠躬
观众散去 双影同归


评论

热度(4)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