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星舰《穷兵黩武》4.5

星舰背景打架文,具体设定在下面《穷兵黩武》这个tag里,写这个就不会像写松声了每章三千起跳…写哪儿算哪儿写多少是多少,放飞自我~
cp的话,章维互攻(殴);势力的话,出现的人类基本都是星舰地球的人,除了云艾;云是“星际旅人”,艾在蓝星搞建设,他俩是生死之交的好朋友,云经常给艾带礼物回去


东方的火力支援十分豪气,坐在加速舱内,维德和云天明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场烟火大会——尘星的总基地被炸得连灰都不剩——那些绽放的光芒是物质湮灭释放的能量,随着湮灭的继续,巨大的热量把空气中的黄沙烘成了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星星”。随着东方改变轰炸方向,那些沙也改变了行动轨迹,于是在高空中,维德和云天明能清晰地看见无数条“光河”由轰炸点向四周渐次发散,像一朵正在盛开的莲花。
“真美,”维德敲了敲显示屏,“不来看看吗,章?”
章北海还在监控自己的身体情况,“不了。”
“你没事吧?”云天明转过头去,但章北海看起来并没有太严重的战损,“加速舱有一些紧急的治疗补给,或者……”
“他没事,”维德打断了云天明的提议,“哦,我忘了,你不是星舰的改造人,闻不到那些讨厌的味道。”
“闻?”云天明迟疑了一下,“不会是……”
“他才手术完,短时间内运动过度,让激素分泌紊乱了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话题,云天明了然于胸:“我需要回避吗?”
“加速舱就这么点地方,你能回避到哪里去?,”维德轻哼了一声,“你还是和我一起看烟花吧,没你想得那么急迫,而且章的手速你也看到了,他自己能搞定。”
“……维德,不要故意说让人容易产生误解的话。”
云天明尴尬地笑了一声。
果然误解了。
加速舱里有简单的医疗设备,章北海把导管推入手臂静脉后,那些云天明不了解的物质顺着细微的电流导入了章北海体内。舱外的烟花已经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了,他蹲到了章北海身边,看他用空着的一只手一边给自己注射,一边操作监测系统。
这的确需要手速,每注入一点物质他都需要立刻手动调出监测数据,这也让云天明不解:“你们为什么不同步呢?这样稍不留神,就容易注射过量。”
维德懒洋洋地解释道:“原本是同步、而且全智能的,但章不想让自己处于放松状态,所以一直保持了手动的习惯。”
云天明又看了一会儿章北海忙碌的操作,“这样可不好,北海,这本不需要你花费精力。”
“谢谢,我会注意休息的,”章北海冲他笑了笑,下一秒,语气又严肃了起来,“维德,登陆我的脑域。”
“这时候就想到我了,”维德头也不回,“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
“那我拒绝。”
章北海懒得跟他废话,他毫不犹豫地冲云天明问道:“天明,那就请你……”
“我改变主意了。”当即,维德嘹亮地宣布了他的想法,“亲爱的搭档,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做吧,毕竟除了那群丧心病狂的疯子,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你的身体状况了。”
章北海冷冷地看了走过来的维德一眼,但他还是开启了登录权限,“我以为维德不是那种随便改变主意的人。”
“哦,是啊,”维德坐到了他身边,一屁股把云天明挤开了,“所以托马斯·维德死了,被风埋在了星环的残骸里。”
云天明从地上爬起来,无语地挪到了另一边。

褚岩一直拒绝向云天明透露有关星舰方面的事情,这是他绝对不用来交易的底线,但他越是这样云天明就越是好奇:星舰到底有什么秘密,褚岩宁可冒着随时被云天明出卖、乃至被高等文明抹杀的巨大风险,也不愿意开口说一个字?
可惜章北海和维德虽然比其他人友好、起码愿意和云天明聊天,但也不会给云天明透露真正有用的信息,于是云天明坐在一旁,看维德心无旁骛给章北海调控激素的时候,他真的很想把这两个暂时没有设防的人打包带回去,直接提取有关星舰的记忆体算了。
云天明暗暗地叹了口气。
看样子,想要挖出星舰的秘密,还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起码,要攻克章北海和维德,那可真不比抹杀一个文明来得简单。
托星舰地球开疆拓土的福,尘星的资料云天明顺利拿到手了,美丽的东方舰长依旧保持着她那颗热忱的心,同云天明交接后,还邀请他去“自然选择”号上坐一坐。
“不了,AA还在等着我呢,赶路的人总是没有太时间可以欣赏沿途风景,”云天明仔细收好了芯片,“谢谢你们的协助,丁仪的记忆体在维德那儿,等你确认无误后,我就得离开了。”
“已经确认无误了。也谢谢您的旅行地图,云先生,但愿前方没有太多高等文明,否则我们又要改变方向了。”
云天明温和地说道:“宇宙这么大,去哪儿都一样。换一个方向流浪也未尝不可。”
东方嫣然一笑:“流浪?您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诗人。”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