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About《松声》

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说到《松声》估计蛮多人的想法是:我靠这人还真能用爱发电啊?!

这篇文是我答应的一个你体圈外的很重要的人写的,我和她在某音乐组合的主唱坑里熟识,所以想写一篇以致敬这个组合的文,作为礼物送给她,这才坚持下来了。说是用爱发电也是真的,但是老实说这份爱不是给cp的,而是给她的。

结果写到后面说是致敬吧,男主们开始谈恋爱开始就跑偏了……哈哈,没办法嘛,现实组合的两个人又没有公开说他们真的谈恋爱。

这点还是有点遗憾就是了,原本预计总时间线长达29年,相当于大部分人1/3的生命,但最后还是只写了24年,有5年来不及写了。这是我永远的遗憾。但不至于后悔,所以仍旧这样决定了,再拖下去是一种看不到尽头的煎熬,不能当机立断地放弃,会让我痛苦。

如果能写完,我觉得这部作品的完成度会比现在好出几倍,以至接近《扬帆》的水平。《松声》不是考据文,或者说《松声》的“考据”更多的是基于“现实”的考虑,它看起来很苦逼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强迫症,非要写“人间真实”。

必须要强调,在这种同人里追求现实是一件很无果并且愚蠢的事情,但我还是这样做了,从头至尾我都花了大把时间推敲这个情节的合理性与必要性;《松声》全文的伏笔与细节之多,每一章我都能挖出来,而且大部分是二、三十章后才翻。
据一个例子,在第九十六章大结局中,小吴对老章说“北海,我真希望你的生活不要和我一起,被一扇扇门局限起来。”,而老章回复“那就打开门,走出去。不走出去,我们的生活又怎么会大起来?”,
这里其实翻的是第五十章:吴岳走出门去,转过头又对他说:“北海,我真希望这世上的门能少一点。”章北海关好门后,在他身后说:“我倒是希望我们的生活能大一点。”这个情节。(这段话大概是全文最捅我的地方)

小彩蛋挺多的,但估计死于这个cp没什么人看吧,也就不会有人挖,有时候一些东西只能自己get,那也挺无趣。我写感情戏就是大写的曲线救国,结局里出现“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已经是天大的让步,毕竟那种花三十万字写“我爱你”三个字的人,所以一些东西真的埋得挺深的。

直到大结局前,《松声》全篇的“指导思想”都是“永远的忍耐,永远的不出来”。这段歌词选自劳斯莱斯,第一次出现在第三十八章,支持这一设定的可行性来自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法“和他保持距离”,但江哥显然想得更多。
作为全文神助攻的幕后大boss,请(逼)北海帮吴岳的是他,让(逼)北海担心吴岳的是他,推(逼)北海见吴岳的是他是他还是他……江哥显而易见早就看透了章北海的心思,他作为哥哥,其实对北海是有那种长辈的怜爱的,再加上家庭因素阴差阳错的北海不待见他,于是怜爱之上又加了愧疚,愧疚久了见章北海没长进,又有了恨铁不成钢的“活该”、“废物”这样的发言(然后骂完立刻进入心痛状态),操碎了心……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反正你也不待见我、我虽然希望咱俩关系能好起来,但是为了你好我就当恶人吧——不停地逼章北海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置死地而后生,是亲哥了。(但是换一个方面来说,江哥也有不妥当的地方,毕竟是打着“我这是为你好”的旗子强行做了很多事)
“想改变现状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有人站出来就注定会受伤流血;每个人都想坐享其成;或者自己可以挺身而出,但绝对不希望最亲近的人因为自己而受伤。”
这是江哥对“永远的忍耐,永远的不出来”的看法,他其实是支持要站出来改变的。后面也说了,江哥从出国到择业到成家,其实外界的反对声音一直很大,但是他选择了去争取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他也用实力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所以说到结果,才显得一帆风顺好像他想出国他就出国了、他想出道他就出道了、他想非林云不娶他就真的让所有人感动了——一帆风顺的背后是他付出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在这几个关键点上,章北海遇到的问题几乎和江星辰一摸一样:学音乐被说玩物丧志、出道等同自毁前程、感情问题就别提了,这些事情在书香门第的章家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的叛逆。
章北海看到的是“家里人对江星辰和对我的态度截然不同”,他没有看到江星辰的付出,他选择了避而不谈,我仍旧学我的琴出我的道你让我回家当律师也ok但是你逼我结婚我就搬出去住,在这种以退为进的不争取里,他和家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了。(当然也没大到像江星辰说的你要谈恋爱你就得放弃亲情,其实也没这样,章北海也说了他爸的态度法无禁止即可行,恋爱自由嘛)

说这些其实是想整理出来让大家看到,《松声》所描述的,不仅只是一段感情,更多的是这段感情所遇到的矛盾和问题:你是愿意选择流血但仍旧尝试去改变现状,还是愿意选择安稳但是见不得光?你是愿意选择不被理解但是仍去沟通,还是愿意选择不去交恶但也无法交心?……诸如此类。没有绝对的答案,也没有绝对的对错,这都是我把它交出来、希望读者能够发现并且思考的问题。

我总是奢望读者在阅读地过程中能享受阅读,假如还能思考一些什么,那就更好了。就像我上段所遇到的问题,那真的都是个人的问题吗?为什么人一定要按家里人的安排去生活?为什么爱上同性说出来就会“身败名裂”?好,假若是因为这个环境不接受同性恋——可即便和绝大部人一样,有好好地学习工作了,有好好的和异性谈恋爱了,可为什么想结婚的对象离过婚、比我大、带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这样纯正的“异性恋”的感情,仍旧不被祝福?

我们所希望的幸福,到底是怎样的?我们所描绘的人生,那上色的姿态,真的任我发挥吗?假若我的动作迟疑了,假若我开始思考,假若我不认可这充满枷锁的现状了,假若我想要改变得到自由——那么问题回到最初,“想改变现状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有人站出来就注定会受伤流血;每个人都想坐享其成;或者自己可以挺身而出,但绝对不希望最亲近的人因为自己而受伤。”——我真的有这样天大的勇气,敢不顾一切站出来吗?

“我一个人的时候,天塌下来也不怕,可两个人在一起,连说话都要担心。”

故事的主角就这样,熬过了二十年。

不能因此说他们是懦弱的,他们有太过于为对方考虑的习惯,这种习惯甚至化作了本能,于是在安稳的生活面前,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放弃感情。
对方过得好就好了,有点“我爱你,与你何干”的味道,我喜欢你,又不要你回应我。


先写到这里吧,我要加班了2333

评论

热度(13)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