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章吴《松声》大结局·下

96.结局 下

 

吴岳从浴缸里走出来,他身上的水不断地滑落,随着他前进的步伐,被远远地甩在身后的地板上。但那些回忆的碎片并不会像水珠,如此轻易地放过他。

之后章北海还说,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总有办法解决问题——可是他们真的有办法解决问题吗?——他很自然地就想起了五年前他想和章北海办演唱会的情景,他那时也是这般坚定地,说过“只要你想和我一起,我总有办法解决问题”这种话。

问题解决了吗?解决了,争取到章家的同意后,章北海的确去和他开演唱会了。但是真的解决了吗?这个现实让吴岳穿衣的手又停了下来。他的心被它劈开了,一半像石头,被丢入江河,沉重地下坠,一半又像羽毛,被风扬起,飞向空中。

和江星辰让章北海主动去剪断一方从而彻底地选择另一方的想法不同,吴岳不希望章北海因此去和家人争论什么,他们已经糊里糊涂熬过了二十年,再这么熬下去也不是做不到,实在是没有必要打破这份默契,让这段无法启齿的关系给无辜的人更多伤害。

“这你不用担心,真的,吴岳,我虽然不太想和他们交流这方面的事情,但是真要说,伤害也未必,我爸对我的态度一直是‘法无禁止即可行’。”

“法无禁止即可行?”

“婚姻法规定恋爱自由嘛。。”

章北海坐在沙发上,轻轻抚开了搭在吴岳额头上的刘海:“但我很庆幸叔叔阿姨不是这样的态度。”

“叔叔阿姨?”

“就是你爸你妈。”

“哈?”吴岳嘀咕道,“在我昏迷的时候,你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啊。”

“你也知道我的酒量,绝大部分的内容我都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的极小部分呢?”

“‘阿海,小吴同学就交给你了。’”

 

吴岳一边埋怨着亲爸亲妈卖起自己真是毫不留情,一边也窃喜了起来。

看样子,这些年赞助爸妈学好外语满世界旅游的钱也不算打水漂,不仅省了耳根清净,还让二老心态变得更好了——跟章北海他家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况比起来,吴岳已经感动得想哭了。

先不说糟糕的堂兄弟关系是如何进一步恶化的,吴岳也是真没想到,章北海这么一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说起童年竟然也活在了别人的阴影下。

沟通的重要性啊……吴岳感叹道。

倘若章北海能更直接地表达自己的喜恶,大概他们就不会有所交集了——章北海就不会为了接替父亲的工作,而选择报那所大学,从而也就不会和自己相遇了、他们也就不会有接下来长达二十四年的纠缠了。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吗?吴岳不好判断。

但是他把手放到钢琴琴键上的一瞬间,他的内心就给了他答案。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著爱

但做对好兄弟又如此相爱

旁人会说不该

 

“呵呵……”吴岳弹着弹着,忍不住笑出了声。其实没什么值得发笑的,他只是单纯的开心。想起来这首歌,还是和星辰合作的时候,星辰叹息着,请他练的,“一次也好,你就当宽慰我这个做哥哥做得很失败的人吧。”

现在咀嚼江星辰话中的意思,恐怕章北海的“童年阴影”,早八百年前就把他堂弟看了个透彻……

这也就是说,吴岳的手停了一下,再按动琴键,已然是另一首曲子了。

 

只是情深 害我丢掉自尊

不曾吻过的人 却要牵挂一生

 

他对这首歌不算特别熟,但因为喜欢词曲,还是练过的。

唐子轩……吴岳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只和江星辰合作了一张专辑就从此销声匿迹的人,除了江星辰,没有人知道唐子轩住在哪里、长什么样。

身份可以骗人,模样可以骗人;就连借口,只要对方相信,也可以骗人;可是习惯不会骗人,章北海再如何改变行文措辞和旋律结构,吴岳都听得出来那些细节里的真相。

真不坦率。吴岳腹诽道。我又没有让你吊死在我这棵树上,你想给别人写歌就直接写啊,干嘛还故意换个身份,生怕我听出来似的。章北海,你开玩笑吗?我会听不出来?我可是专业的啊。

 

章北海回来的时候,没听到有什么大动静,还以为吴岳在二楼休息,下意识让吴航声音小点儿。结果把东西放好,他穿过客厅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发现吴岳把小花园里的摇椅搬进来了,就放在连接客厅和花园的大落地窗边,至于人嘛,正躺在上面打着拍子哼歌呢。

真悠闲。章北海笑了一声,直径走了过去。

“我回来了。”

“嗯?回来啦?”吴岳耳朵尖,其实早听到了,但是章北海不叫他,他就偏不动身。

他探着脑袋看了一圈,疑惑地问道:“航航呢?”

“爸爸,我在这儿!”

吴航再懂事到底也还带着孩子的稚气,他像一只小黑猫,从章北海身后钻出来,直接扑到了吴岳身上,和吴岳嘻嘻哈哈地打闹起来。

“哈哈哈……认输了、认输了,痒……”

章北海叹了口气,毫不留情地把儿子拎起来了:“先把书包放楼上书房去,你爸还在生病呢,别折腾他。”

“嗯!”

听小家伙又立刻活蹦乱跳地“嗒”、“嗒”、“嗒”往楼上跑,吴岳先冲章北海笑了一声,再板起脸埋怨道:“你温柔点,还说儿子,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折腾人。”

章北海就当没听到那话似的,继而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不由分说盖到了吴岳身上,“晚上冷,你要躺着就盖点东西,身子还没好利索呢。”

吴岳摇摇头,以示抗议,“太阳还没下山,不算晚上。而且我在室内,冷什么冷,”然后他缩了缩,把半张脸埋在了章北海体温未散的外套里,发音模糊地指挥道,“你要做饭了吗?油烟味重的话就把这门打开,通通风,省得等会儿客厅里全是味道。”

章北海一边解领带,一边往厨房看了一眼,“同样是开放式设计,这厨房被设计成了摆设。吴老板,回头还是换个功率大点的排气扇吧?”

吴老板不屑地哼了一声:“有什么好换的,我们有钱人一般不在家里做饭。”

“是啊,”章北海把领带取了下来,又笑道,“吴老板有外卖嘛。”

哪壶不开提哪壶,被翻了旧账,吴岳抬起腿踹了他一脚,笑骂道:“你好烦啊,章北海!”

拌嘴归拌嘴,章北海也没忘了正事。他走到把落地窗前面,正准备把门拉开的时候,吴岳突然又说:“北海,我真希望你的生活不要和我一起,被一扇扇门局限起来。”

章北海笑了笑,没有停顿地把玻璃门拉开了。随着“唰啦”一声,晚春的风从庭院飞入客厅,擦过门前章北海的鬓发和摇椅上吴岳的刘海。在一片沙沙作响的静谧里,落日的余晖也从遥远的西边射了进来,真切地落进了两个人的眼睛里,随着彼此的身影,映出大片大片温暖又安静的颜色。

“那就打开门,走出去。不走出去,我们的生活又怎么会大起来?”

 

 

 

日落山水静,为君起松声~

 

 

暂计 326590字,虽然不足和遗憾仍有许多,但衷心地感谢每一位读者耐心的陪伴与阅读^_^

希望会有人因此喜欢章吴(起码不讨厌)这个cp吧~←私心XD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2017/12/23

 

 

评论(7)

热度(24)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