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章吴《松声》92

92.时机 2

 

吴老板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平板,倒羡慕起了章北海忙碌的工作。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闲得下来的人,虽然睡死个三天三夜也不是没发生过,但那也算是每年春节后的保留假期,真让他半个月不工作躺那儿不动,人都要闷坏。于是出院前,熟识的业内亲戚来慰问他,开玩笑说他会不会休息得不想做事了,吴岳立刻可怜兮兮道:“威哥,我哪里不想做事,我现在非常想工作,恨不得跑去美国找丁老师他们——可丁老师嫌我半个月没拉嗓子,说我现在声音病怏怏的,巨难听,连电话都不接我的了。”

“丁仪老师对你可是刀子嘴、豆腐心,这大家都知道的,他准是看着你出院了放心了,就懒得接电话了。再说了,COSMOS最近人员调动那么大,他身为团长,有些自顾不暇也是可以理解的。”

“哎——”说到COSMOS的人员调动,吴岳深深地叹了口气,语调里一点欢快的情绪也随之消失殆尽了,“没想到,艾思他们还是独立出去了……”

威哥犹豫了一下,宽慰道:“这总比解散COSMOS要好。”

“是啊,总比解散要好……”吴岳面上肯定着,头却在摇动,没一会儿,他又喃喃道:“为什么一定要独立出去呢?一起玩音乐不开心吗?难道名利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亲戚见状,笑了笑:“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唔……行程上来说,原本不插电Live完结后,会有几场商演,然后和星辰还有一个户外的综艺,考虑到身体问题,商演和户外综艺肯定是要推掉了,而且嗓子也要跟着身体一起复健……年中的话,也是有星辰邀请我的节目要参加,大概会一直录到年底。是竞争性的演唱节目哦!当然,星辰唱到最后我觉得肯定没问题,那如果我运气好也能留到最后的话,就能和星辰一起参加电视台的跨年演唱会……呵呵,这么看,我今年全跟星辰在一起工作了?”

“你们关系很好啊。”

“星辰对我很照顾,像哥哥一样。你知道吗,不要说超近距离听他唱歌,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他,都会觉得他在发光!”

还没听完吴岳的“迷弟”告白,威哥便笑得用手撑住了脸,在吴岳反应过来后有些害羞的微笑里,又竖起拇指总结道:“业界偶像江老师。”

“对对对!”吴岳开朗阳光的笑容回来了,也给他回了一个大拇指,“哈哈,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星辰真的是非常好非常非常好一位前辈。除了完美我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

“吴岳你也很好啊。”

“我?”在威哥真挚的目光里,吴岳愣了一下,他不好意思道,“我,我就算了吧……出了业务水平还算说得过去,别的方面的问题,就总让大家担心……真的很不好意思……”

“是啊,大家都很关心你的生活问题。”威哥呵呵一笑,“代表广大粉丝问一句:今年也不打算恋爱吗?”

“哈?”哪壶不开提哪壶,吴岳又顿了一下,他一向不是很擅长这种话题,结结巴巴道,“不要这样啊,大家关注我的生活问题干什么?而且恋爱什么的,又不是我打算就能打算得来的……”

吴岳还没说完,威哥眯起了眼睛,露出了奸诈的目光,不急不慢道:“很可疑哦,岳岳。”

“啊?”吴岳顿时心虚了起来,“什么?”

“毕竟之前以记者的身份采访你,一说到这个话题,你都是用「我已经有老婆了,大家都知道啊,再恋爱岂不是很过分」这样的借口,好多年没变,怎么今年不来这套了?”威哥扬了扬眉,低声道,“有情况,嗯?”

“没有,真没有,”吴岳连连摆手,咧着嘴解释道,“真要有的话,你们业内的人士还能放过我吗?肯定是先于我嘴巴说出来之前,就被公开了。”

威哥盯着吴岳尴尬的表情打量了几秒钟,收回了姿势:“好吧,也是,基本上每两年你都要跟人传绯闻——你看看大家多关心你这个方面的问题。”

吴岳哭笑不得道:“我倒希望大家少关心一点我这个方面的问题啊!”

“所以今年也完全不想恋爱啊?不是我说啊吴岳,你这从出道起就没有承认过恋情……要不就是孩子都结婚了,要不就是你……啊……是吧?”

“你这一言难尽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是男人嘛,嘿嘿,有问题要面对现实,早点就医,不要失去信心。”

“什么啊?”吴岳被臊得耳根立马红了,“什么、什么啊?!”

“哦嚯,吴岳,你还是老样子,听这种话都能脸红,”威哥玩味道,“与其说是单纯可爱,倒不如说是真处男没错了。”

“还不是你突然……!”

“别害羞嘛,”威哥干脆一屁股坐了过去,揽住了吴岳的肩膀,热情地推荐道,“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更不可能有录音设备,来,告诉哥哥,喜欢什么样儿的?哥哥在业内也算是阅人无数了,上到你们这样的大明星,下到十八线素人,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找不到的。”

“我、我还是不想谈恋爱了……”

听吴岳的语气无比郁闷,威哥停下了滔滔发言,沉默了会儿,转而认真地问道:“今年真想谈恋爱了啊?”

吴岳便也认真地答道:“今年真想。”

“嚯!”这也倒真让威哥吃惊了,“是什么神仙让你转性了?!”

“还有哪个神仙,还不就是章北海给我守夜给我郁闷的,”吴岳嫌弃地念叨道,“威哥你不知道,住院的时候我每天醒来一睁开眼睛就是他,那感觉真的糟糕透了。哎呀,我当时就觉得自己真惨,人家故事里睁开眼睛看见的都是真命天子,我睁开眼睛看见怎么是个这货?而且这货你还认识了这么多年,除了他没人给你守夜,就算嫌弃也不能退货,你说我惨不惨?”

“惨绝人寰,”威哥哈哈一笑,“也算是患难见真情吧,没见他平时对你多上心,这次倒急成什么了。说到这个,真不是哥哥骂你傻,吴岳,凭谁看,你跟章北海那都是你热脸贴冷屁股,现在让他给你做点什么那也是他应该的!”

“可不是嘛,”吴岳的嘴角突然勾了一下,但在威哥发现之前,他已恢复平淡的玩笑语气,“所以我让他回上海给我找对象去了,就不劳您费心了!”

 

要知道吴岳这样嫌弃他,章北海肯定特冤枉,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一天到晚闲不住给自己发讯息抱怨,弄得章北海也没辙了,万年不准吴岳躺着玩游戏的人都开始提议说你要不要用平板打游戏?

“我的账号都在手机上,而且数据和平板不互通……”

“你的手机呢?”

“手机字太小,李哥说伤神,已经被没收了。”

一瞬间“哭泣”的表情淹没了章北海的手机屏幕,叫他好不无奈。

“吴老板,可怜一下我们这些苦命的工薪阶级,等我下班再聊好吗?”

于是吴岳立刻想起了“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这个无解的问题,想着想着竟然把自己逗乐了。他乐呵呵地点开了媒体平台,虽然人不能动但微博还是可以刷的嘛,星辰挑的房间就是好,连网速都比别的地方快一倍!章北海瞅他半小时不回复自己,大概是找到新的游戏,终于开始安心工作。

但这种安心也没持续多久,吴岳看什么不好把微博打开了,那还不是铺天盖地祈福留言……“不至于吧?祈福是个什么事儿?我是死了还是怎么的了?”吴岳的脑袋上飞出了无数个问号。

也不怪没人组织,儿子赶上春季流行病,住院了,东方又出差,褚岩忙得一个头两个大,上网时间就少了很多,很多工作基本都丢给李维去做了。可李维也不是二十年前整天闲着没事做的浪里小白龙,真接手褚岩的工作,他也没个谱;找工作室,工作室忙得要死要活;问西子,西子正在为COSMOS的人员调动伤心,搞得他还掏了两顿饭钱去安慰老朋友。

问来问去,倒是赵鑫帮了个忙,给李维把系统和宽带都升级了,不至于打开褚岩手下的后援会的微博就被爆炸的信息箱瞬间卡回欢迎界面。

“好哥们儿,”李维感激地给赵鑫比了个屁股,“下个月侄女过生日我绝对包个大红包,附加一台最新款游戏机,你看怎么样?”

“省省吧,少惦记我女儿的学习成绩,就算不写作文也比你儿子考得好,”赵鑫站在电脑桌旁,给坐着的李维赏了对白眼,“有这空你还不如给石头打个电话慰问一下,也不知道然也的高烧退了没。”

“退了退了,早退了,今儿和岳哥一起出院。”

“和吴岳一起出院?”

“对啊。看吧,什么叫‘会长’,这就叫‘会长’——连儿子生病都能跟偶像住一家医院。”

赵鑫一巴掌就呼了上去:“神经病,你以为人家愿意生病住院。”

李维抱着脑袋哀嚎道:“开个玩笑嘛,最近大家心情都不好,你还不准我放松一下?”

赵鑫嘲讽道:“你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李维沉痛地点了点头:“是啊,明天语文老师要来家访,我却在这里给石头做这些没工钱的苦力活儿。”

赵鑫又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倒挺乐在其中。”

“这还真没有,我挺不想看的,”李维叹了口气,撑着下巴嘟囔道,“岳哥出这么大的事儿,现在也没找到投毒的人,越看越气。”

赵鑫抿了抿嘴,没搭话了,房间一时间就只剩下李维点鼠标的声音。过了会儿,他走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杯热水。

李维一下就乐呵了起来,咋咋呼呼叫到:“干嘛啊?我又没有一个月一次的那什么!”

赵鑫把茶杯往他面前一搁,“啪”得一声,抬起手作势又要打人:“少废话,喝了。一把年纪的人还追星,看那么久电脑也不怕眼睛瞎了。”

“No、no、no,年龄算什么,你维哥可是浪里小白龙,就算现在视力五点零不比当年,那看东西也都是靠脑子。”

“神经病……还不是退了零点三。”

 

tbc

 

评论

热度(8)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