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章吴《松声》89

89.命悬一线 3

 

“北海、北海?你没事吧?”

在江星辰担心地呼唤里,章北海回过神,无力地笑了笑:“我没事。”

“又想远了吧,”江星辰收回手,转而温声道,“你放心吧,他没事的,医生和我说了,砷化物的摄入量并不大,反应剧烈可能是因为体质问题,不过抢救很及时,等转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生命体征已经平稳了,接下来就是常规的治疗和护理。”

“嗯……”

虽然是个好消息,但章北海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他原本就眉目淡淡的,时常没什么表情,如今负面情绪上来,更叫人觉得忧愁了。

“北海啊,”江星辰看不下去了,干脆站起身,走到他身边,“请坐进去一点,”然后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侧过身,背对着外界,正好挡住了章北海的脸。

“你,”章北海习惯性地抬起头,要往后挪动,却立刻被江星辰打断了动作。江星辰冲他压了压手,示意他低一点头,不要让别人能看见他说话时的嘴形,“一直有人跟着,大概两个人,在你这样看过去五六桌的地方,偷拍是肯定的了,但餐馆很吵,他们过不来、听不清楚我们谈话的,你只要把声音放低一点,然后借着我挡住你的脸,让他们看不见你在说什么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原来……章北海愣了愣,“好。”

“谢谢,”江星辰冲他点点头,“所以我说,各行各业有各行各业的苦衷。”

江星辰背光了,章北海抬起眼看他,那笑容在阴影里,其实很难叫人分辨得出他是否真心。章北海迟疑了好一会儿,想起他许久前也这样近距离地打量过吴岳的脸:他们都生了一副让人自然心动的好看皮囊,似乎仅只是看着,就会从那温柔的笑里汲取到生长的力量。

“星辰……”

章北海开了口,但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了,江星辰“嗯?”了一声,仍旧笑着,也不催促他。良久,章北海才动了动嘴唇;他知道说话的时候不看人是不礼貌的,但这一瞬间他的确很难直视江星辰;于是他还是侧过了眼神,才有真挚的勇气对他说:“谢谢你。”

“呵呵,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呢,“江星辰垂着眼,“想担你一声心甘情愿的哥哥,总得做些什么吧。”

他“哎”的一声叹息,带着欣慰的语气,却是自嘲着说那些话,像一根根柔软的绸带,缠绕上了章北海冷漠的心。章北海就在那样柔软的触感里慢慢回想起了他所记得的、有关江星辰的一切。

他对江星辰的抵触并不是来自江星辰本身,更多的还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点章北海不是不知道,但是身而为人、他即便明晰那些道理,有时候做事还是跳不出人自身的局限。归根究底,他不讨厌他的堂哥,只是因为从小到大都被“江星辰”这三个字压着,他实在是很难喜欢他——很难喜欢一个同自己作出同样的选择、却被现实区别对待的人——或者说,很难喜欢这样的“现实”。

章北海暗暗地紧了紧拳,像要抓住什么似的,可是他回想起那些刺耳的言语,像烈风一般源源不断钻进他的脑海,割他的血肉,掀开他的头骨,肆意妄为地指点他的一切……

但是江星辰呢?江星辰和他不一样,江星辰被赋予了正大光明的特权:江星辰学琴叫进修艺术,江星辰出道叫做发展事业,江星辰一心吊死在林云身上非她不婚叫做情深意切,同样的行为安在章北海身上叫做不笃不孝不务正业。

章北海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他告诉自己这些都没关系的,只要自己能更强大一点、更坚强一点、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一点,他想要的本就不多,总不至于一丁点都得不到。只是被这经年不断的恶意折腾,任谁都会变得疲惫不堪,所以他维持着热忱也没有用,热忱是给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打败什么的武器,倘若他握紧拳头,那张掌心里除了用于防卫的冷漠、他的确什么都没有真切地得到,相应的,被这些冗长的岁月拉扯揉捏,他也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只有冷漠的距离,给亲人也好、给朋友也好,甚至给吴岳,他所有的,都只有这么一点可怜的情愫。

“北海,我知道这些年你也不容易,有些缘由即便我不说、你我都明白。之前的一些事情我很抱歉,”江星辰拍了拍他的胳膊,然后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用近乎停滞的速度清楚地告诉章北海:“但是我不后悔,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不后悔。你太爱惜自己的羽毛,把生活安排得太四平八稳了,所以一旦出现意外,你绝对可以承受但是你会捱得异常痛苦。可我不希望我的弟弟永远在忍受痛苦,永远背负着沉重的现实前进。我多想你能够有自由的幸福,可是你的自由和幸福都不是我能够给予的,如果你也想要,我建议你,剪断它吧。”

江星辰认真地注视着章北海的眼睛,那眼睛有同他一样漆黑的颜色。

“如果你为它付出了这么多,可它还是只能给你带来痛苦,那么,剪断它吧。”

 

剪断它吧

 

章北海回想着江星辰的话。

想着想着,他的手不自觉触碰到了吴岳的脸。他仍在睡眠中,闭着眼睛,那么安稳,似乎对病痛、对外界,都一无所知,自顾自地在漫长的黑暗里做一个安稳的美梦。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你永远做不成它希望的样子。北海,你不该被它困成这样,你原本可以拥有更美好的生活,”江星辰的胳膊似乎变成了树木的枝桠,手指变成了苍绿的藤蔓,它们搭在章北海的肩膀上,无一不承托着章北海凝固在喉头的沉重的情绪,“你原本可以去往更高、更远、更自由的地方。”

 

剪断它吧

 

随着江星辰轻轻地说道,章北海想。

“……”

似乎是感受到了章北海的情绪,吴岳动了动嘴唇,像是要说什么,这细微的动作原本应该让人欣喜,却叫章北海触电般立刻收回了手。

上一秒触碰到吴岳的手指生起了剧烈的灼烧感,痛得章北海不敢置信。他缓缓地展开手,低下头去检查那几枚指纹——仍旧是完好无伤——只是在那一圈一圈年轮似的囹圄中,强烈的眩晕感朝他冲击过来,让章北海在天旋地转里开始莫名害怕。

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制止了颤抖,转而挪开视线,重新看向吴岳。吴岳没有醒来。章北海竟然开始侥幸,想安慰自己刚刚都是错觉,或者再催眠一下,这几天发生的都是错觉:吴岳没有砷中毒,COSMOS也没有拆伙,江星辰更没有找到他,对他说一通自以为是的话。

可要不是吴岳砷中毒,江星辰不说,他都没有意识到在他的规划背后,自己过得有多么小心翼翼,所以在随时可能发生的他无法预料与控制的“失去”面前,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力,并且开始害怕了。

 

剪断它吧

 

去往更高、更远、更自由的地方……吗?

可他已经背负了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迄今为止他呼吸的每一分每一秒,他真的可以轻易地剪短它吗?

自己真的可以轻易地割断一边、从而彻底地选择另一边吗?

章北海收起双手,他的心里没有确定的答案。犹豫着,他干脆走动起来,不想再站在原地。只是在病房走动也不能给他改变什么,更何况转过去还没几步,他就开始担心吴岳。这样的心情让他在无所事事的夜里感觉格外煎熬。

可他更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干脆的,他搬了一把凳子过来,坐到了吴岳的病床旁边。吴岳的表情还是平静的,偏瘦的脸颊也被床头暖黄的灯光柔和去了棱角,还有薄薄的阴影覆盖的眼睛上,随着吴岳呼吸浅浅地沉浮着,像一片宁静微澜的夜海,看久了,叫章北海的眉头也松懈下来。

他几乎没有这样长时间地注视过吴岳,看着看着,章北海就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上一次这样仔细地看他的脸还是什么时候呢?那还是刚刚出道的夏天,两人窝在闷热的练习房里憋歌的日子吧。

“你让我睡会儿,北海……”吴岳侧过头去,嘟嘟囔囔,“我昨天一晚在录音棚没睡,别吵我了,祖宗……”

“再睡一小时。”

“俩。”

“一个半小时。”

“成交,”吴岳又哼了一声,才翻过身,这下他正对自己了,满脸都是疲倦,看得出来是真的很困。章北海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只是放低原则的话还没说出来,吴岳又晃晃悠悠抬起手,“拉钩——”

拉钩?

在自己发怔的时候,吴岳大概是半梦半醒着踩到地雷了,不耐烦地催促道:“上吊!”

那还是拉钩吧。

章北海把带回来的冰镇的饮料放了下来,自己也蹲了下来,吴岳侧着脸,两个人就正好面对面了。

“好冰……”

章北海的手指上还带着饮料冰凉的温度,拉钩的时候,就把吴岳积攒的炎热轻轻掸到了一边。

“好舒服……”

吴岳乐呵了一声,眉头就松开了,转眼继续和周公约会,不再理会章北海,也不管到底几个小时,他就那样安心地睡去了。于是那一句还没龇牙咧嘴叫出来的“一百年不许变”,也就悄悄然化成了盛夏的热流,从他的唇齿间流转到空气中,在被风扇的声响拨拢到章北海微凉的掌心里。

舒服吗?章北海勾着吴岳的手指,心想,还是天气太热了,连这点温差都能让他舒服?

但终究没有答案,吴岳睡得安稳,就不动作了,也只勾住章北海的手指,细细打着和风扇动静一样的小呼噜;章北海也就维持着蹲在床边的姿势,亦细细打量着吴岳的手指。

看久了,发麻的地方就开始发痒了。

 

剪断它吧

 

章北海伸过手去,勾住了吴岳的手指,带着无奈轻轻地笑唤道:“说好只睡一个半小时的……”

 

 

tbc

 

我知道打哑谜是看不懂的,江哥是在问他,既然家庭给你带来的痛苦这么多,你又无法平衡两边,你为什么不干脆放弃亲情呢?

但是章北海没办法完全把亲情放下。其实十八岁高中毕业他就该自己选择自己想要学的专业,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就应该去规划自己想要的职业,但是他都没有,他听从了父亲的安排,所以江哥看不下去:你既苦于被七大姑八大姨纠缠,又没办法完全不考虑父母的感受去做自己,那么为了成全这段感情(亲情),你就只能牺牲另一段感情(小吴)了,这就是现实的天平。

而且江哥虽然也是玩音乐做艺人结婚晚但是他的态度一直很明确,最重要的是他成功地争取到了家人的支持,可惜呀,章北海既过度考虑长辈的感受,又无法对父母之命言听计从,也不去争气家人的支持,所以他怎么做在不知情的人眼底看来都是错误的…如果说松声是he的be的话,那的确是的

人物的性格都是有缺陷的(包括江哥“我是为你好”的多管闲事2333),这点我很早就说啦…家庭伦理剧…嗯

说这么多还是希望大家能get一些内容吧,虽然只是同人,但对我而言这点还是挺有趣的,的确啊,无论是什么,假如想要的话就得付出并且自己去争取它吧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