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87

86没加大tag,在博客/文章tag里看吧


87.命悬一线 1 

休息室外突然吵闹了起来,嘈杂的脚步声和着急的呼叫声,让章北海隐隐有一种失火的错觉。他把手机收起来了,还是站起身,打算出去看看,但他还没走到门前,休息室的门已经打开了。 

是江星辰,他微微喘着气,章北海从来没见过他那样严肃的表情:“不好了,北海,吴岳食物过敏。”

“食物过敏?”

“或者是食物中毒,但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江星辰又喘了一口气,“跟我来。”

章北海跟了上去,一边随着江星辰小跑,一边问道:“怎么会食物过敏?” 

“我还想问你,吴岳是不是花生过敏?” 

“他对花生不过敏。” 

“那就奇怪了,从我们中午吃的东西来看,鸡蛋和小麦应该也不会是过敏源……” 

“到底怎么回事?” 

“先去医院再说。” 

“医院?”章北海愣了一下,“这么严重?” 

“一开始是吐,然后就昏迷了。” 

“昏迷……”章北海停了下来,“等等,江星辰——” 

江星辰又跑了几步,才停下来,但是他没有回头,只是冷着嗓音问道:“人都出事了你还等什么?” 

“你们是不是一起吃了什么东西,他有过敏或者中毒反应,但是别的人都没有?” 

江星辰这才转过身,他皱起眉,回忆道:“是。” 

“吴岳对食物的谨慎程度远超你的想象,所有可能导致不适或者过敏的东西他碰都不会碰,这么短的时间内,情况严重到了昏迷,我有点怀疑是急性中毒,”章北海走到江星辰面前,来往的人还是许多,他只能压低声音说,“而且,以我的职业经验来看,在这种场合,我猜测很有可能是恶性投毒事件。” 

“蛋糕是后援会给的,我也吃了,但是我完全没有感到不适,你说是恶性投毒,你有证据吗?”江星辰侧退了一步,隐隐地不满道,“章北海,吴岳出事了,结果你就在想这些东西?” 

“不,我还在想,留有食物残渣和餐具吗?” 

“应该还有。” 

“叫人把它保存好,最好把现场也保存好;留几个靠谱的人在现场组织人员吧,在医院确定原因之前,最好不要把人放走;如果是恶性投毒,完全可以直接报警,”章北海冷静地分析道,“等你安排好了,我们再去医院。” 

江星辰直接把“不可理喻”的眼神投向了章北海,即便他再熟悉章北海的个性,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情况下,章北海的第一件事仍不是赶去医院,而是熟练地指挥组织现场。 

他失望道:“章律师,你的过分理智迟早会让你后悔的。” 

章北海沉着脸色,冷峻地说道:“我只知道如果这次真的是恶性投毒事件,我在现场还让线索中断,我才会真的后悔。” 

但失望归失望,上了车,没坐一会儿,江星辰又忍不住安抚起章北海。 

之前在现场还觉得他实在是过分,结果现在两人都坐在后排,章北海的焦虑在这个封闭的小空间里无处遁形,渐渐地把江星辰的呼吸都压迫得不太自然。

 “你这人真是……”江星辰无奈地叹了口气,“北海,不是我教训你,你真是活该……” 

“是,”章北海侧过面,看了会儿倒映着自己脸庞和车外倒退风景的车窗,车窗上两处影子重叠在一起,纠缠出了难看的画面,他才摆正脸,对江星辰静静地答道,“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就不要做出这个样子。” 

“……” 

“算了,”江星辰悄悄坐过去了一点,抬起手,迟疑后还是拍了拍章北海的后背,“会没事的,你想,那蛋糕我也吃了,如果真的有毒,我恐怕也和吴岳一起进医院了。” 

良久,章北海都沉默着不做声,就在江星辰以为章北海终于不想乱七八糟的“案情”、有些欣慰的时候,没想到章北海突然又问道:“那蛋糕给你们送来的时候,是不是全部都切好了的?” 

“章北海……”江星辰第一次恨不得一巴掌拍下去,把面前的人拍晕算了,听他说话就是闹心,“我知道你是律师,但你也是吴岳的朋友,我请你把心思……” 

“你只要告诉我当时的情况。” 

话被打断了,江星辰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如果我不说呢。” 

“……”章北海便低下了头,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了。 

“我收回刚才的话,章北海,你恐怕真的是欠‘教训’了,”江星辰冷冷地命令道,“不要脸那是你个人的事,但现在连家教也不要了么?把头抬起来,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章北海坐在长廊的凳子上,江星辰的目光又浮现在了眼前,像一个幽灵,在他说出那句话前,大概至死也不会放过他。 但他已经不烦躁这些了,得知吴岳下了手术,转入重症监护室后,他那颗摇摇欲坠的心已经安定了下来。只是他可以在这里慢慢地消化情绪,江星辰却没法休息。
吴岳出事,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合作方,江星辰都有得忙了;而且李哥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紧急情况,江星辰担心工作室处理不当,控制不了舆论,反而会因为食物来源影响蜂电,他干脆叫蜂电的公关一起过来处理事务了。
怎么说都是吃了自己后援会的蛋糕,吴岳才出现中毒症状的。江星辰皱着眉头,一边安排事务,一边也觉得蹊跷:砷中毒,那明显就是投毒事件了,但如果是蛋糕里面有砷的话,自己应该也会中毒……肯定是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细节,而那件东西只有吴岳接触过。 而且后援会送过来的食物自己一直都有吃过,吃了二十多年也没出过事;如果是针对吴岳,之前和吴岳合作也收到过蛋糕,怎么单单这次……
今年还是松声二十周年,好不容易把章北海连哄带骗拐过来演出了,大家开开心心的,又出这档子事,那小子还一点都不上心,看着就可气!
提到章北海,江星辰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刚刚在车里,他一气之下把章北海训了一顿,又遇上医生拒绝和章北海谈病情,自己又故意刺激了一下他,弄得这傻小子一个小时内吃的打击比大半辈子还多,也不知道一根筋缓不缓得过来。
吴岳啊吴岳,你唯一的好运恐怕就是发现得早、处理得早,中毒情况不算特别严重了吧;江星辰叹了口气;以你那条件,找谁不好,怎么就摊上章北海这个死心眼了。
江星辰心里正郁闷地念叨着,“死心眼”还真在死心眼地审度自己和吴岳的事情。
一旦安静下来,整个空间只剩下一个人,时间仿佛就会变得很慢、很慢,空出大片的空白让人回顾往事。章北海尽量不让自己有太多的情绪,但是医生拒绝和他谈论吴岳病情的时候,他那一下真的抗不住了。
“由于是紧急中毒事件,实施手术的字医院已经按照流程签了,但患者的病情事关患者隐私,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是先联系患者的配偶或者父母子女。”医生甚至直接拒绝了章北海的请求,但江星辰的出现,让医生放缓了警惕性。
“您是……”医生认出了江星辰,眼神里明显是有些惊喜的。
“您好,”江星辰微微鞠了一躬,这让医生有些受宠若惊,赶紧主动伸出手去,以更平等的姿态和江星辰打招呼;江星辰顺水推舟,礼貌地握住了医生的手,然后站过去,和他拉进了距离,才诚恳地问道,“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先将初步诊断结果告诉我?您放心,我不需要知道太详细的情况,只想确定一下是不是食物中毒,这样我们一行人也好放心、方便准备公关。”
“如果是您的话,这倒是没有问题,毕竟吴先生是公众人物,这我倒是能理解一点,”医生为难地看了一眼章北海,“江先生,我们还是避开闲杂人,过来谈吧。”
那陌生的一眼里有多少防备,章北海平静的心里就有多少悔恨。
他怎么能不悔恨,他和吴岳之间的感情即便不说出口,可他们也清楚那是什么,但是到了吴岳最需要一段感情的结果的时候,他却没有那个身份去签一个字;在外人眼里,吴岳和他的关系甚至还不如和江星辰的亲密可靠。他多心急,可他更可悲,连旁听病情的资格都没有,他只能无力地杵在原地,看江星辰和医生远远地避开自己,谈论吴岳的病情。
自己和他,明明……
“章北海,如果你觉得痛苦,那么这完全是你活该,”江星辰每说一个字,他冷峻的眼神就要往章北海的身上和心里毫不留情地捅进一刀,“我只可怜吴岳,他本该有更完美的人生,怎么会和你这种废物摊上关系,让你害他半辈子都没能见过光。”
“我知道你聪明,但你能说你不是废物吗?拿你聪明绝顶的脑袋好好想想,迄今为止,你都为吴岳做了些什么。”
“想起来了吗,你都做了些什么?懦夫,别逃避问题!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是不是你害了他?”
“如果没有你,他的生活一定比现在美好百倍,对不对?可是你自作聪明,非要纠缠他。你以为你是那种能轻易动感情的人吗?你不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这项能力。”
“你有的是欺骗自己的能力,章北海,你以为你不对他索取,这就算无私了吗?虚伪!你在试图掌控另一个人的人生,所以表面上你即便什么都没有得到,但只要你们之间没有彻底断掉关联,你的内心仍旧是满足的,对不对?”
“章北海,你敢不敢承认,你即便什么都不要,但你的内心仍旧是满足的,你敢不敢承认这个事实?”
“那好,现在我告诉你,这并不是因为你有多无私多伟大,而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你只想纠缠他,掌控他,让他听你的话,看他听了你的话之后为你痛苦不堪,这才是你满足的根源。”
“所以我说,章北海,你真的很聪明,但是你的聪明只为你自己服务。你知道一万种方式让自己避免受伤,却从来不管对方的死活。”
“不过没关系,时间久了,他也就不需要你管他的死活了。等时机成熟,我会让这个小可怜解脱的。”
“你不相信我?那我们走着瞧吧,等会儿到医院了,医生会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请患者的配偶,或者父母子女过来一下。”

章北海不断地攒紧拳,把自己的血肉抓得苍白,又不断松开,无措地去够裤子或者座椅的边沿。这条走廊空荡荡的,他的手里空荡荡的,他的心里也空荡荡,唯独只有发红的眼眶,被泪水填满了悲伤。
“真难看,”江星辰的声音突然出现,把章北海吓了一跳,他下意识抬头,正好对上江星辰低头,把走廊上方的灯光挡住了,凌厉的眼神带着大片大片灰色的影子坠落下来,刺得章北海体无完肤,“我从来不记得你们章家的人会因为这种事情流泪,给我憋回去。”
那眼神分明又在轻易地蔑视他:废物。



tbc



江哥助攻一直是全场最佳,因材施教罢了,请不要因此误会温柔的他,让“弟控”骂弟弟废物,没人比他心里更痛了233

评论(3)

热度(11)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