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84

放松一下,回头这章修改起来大概是大工程…



84.不插电Live 7

“比我预想早了半个小时,那么,我们的谈话时间很充裕了。”江星辰看了看表,然后朝对面的小沙发伸出手,“请坐吧。”
“坐就不用了,您找我有事吗?”章北海居高临下,冷淡地看向江星辰。
但江星辰好像并不在意似的,依旧温和地说:“一些小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上台演出?就和前几天的排练一样。”
“演出?”章北海下意识去看吴岳,站在一旁的吴岳抬了抬眉,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声。
“是星辰提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干脆就请你本人做决定吧。”
“虽然很遗憾,但我参与的话,恐怕不太好。”章北海摇摇头,“普通的演唱会,加一个人倒无所谓,但这次是和电视台合作的直播,突然更改的话,会很麻烦。”
“麻烦倒不会,事实上所有的事项安排都是按照前几天我们排练的那样上报的,我没有更改。”
“原来如此,”章北海面从腹诽,这不摆明了就是做了一定要自己上场的准备吗?“这么说,如果我拒绝的话,麻烦的不是电视台,而是您了。”
“如果只是麻烦我个人,我倒觉得无所谓,”江星辰慢慢悠悠地解释道,“但这次合作的,是蜂电和吴岳工作室。”
“……”
就算吴岳再迟钝,也嗅出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了,他打了个哈哈,赶紧插话道:“北海,你不愿意就算了。没关系的。”
“是啊,没关系的,”江星辰继续火上浇油道,“反正松声二十周年,吴岳和谁上台演出,对你而言,都一样。”
在章北海努力平息自己情绪、吴岳为缓解气氛绞尽脑汁的时候,江星辰又站起来,走到了吴岳和章北海的中间,然后一把揽住了章北海的胳膊,对吴岳笑道:“对了,阿岳,瞒了你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其实这家伙是我的堂弟。”
“啊,原来是星辰的堂……堂弟?!”
堂弟?!
“所以我真的一点也不介意你说我们两个很像,”江星辰又伸过手,摸了摸吴岳石化的头发,“毕竟是亲戚嘛。”
“亲、亲、亲……”吴岳颤抖着伸出手,指向面前的两人,不敢置信地结巴道。
“亲戚。”江星辰笑着补充道,“是吧,弟弟?”
“是。”章北海丝毫不掩厌恶,把江星辰推开了。
“身份一捅破,你就这副表情了,”江星辰无奈地笑了笑,“看样子,我这个哥哥做得真得很失败。”
“我纠正一下,江星辰,我从来没有认你当哥哥过。”
“喂,这样显得我更失败了……”
“不、不是?!”吴岳的大脑终于重启成功了,他用力地摆起手,打断了兄弟二人的拌嘴,无比诧异地惊叫道,“你们是堂兄弟?!”
“是啊,”江星辰又去拍章北海的肩膀,“我可是看着北海长大的。”
意料之中,章北海默默后退了一步,躲开了:“我记得,你是成年之后才回国的吧。”
“但是每年过年我都会回去,也算是见证了你的成长。”
“是吗?”
“是啊。唉,真可惜,小时候应该多陪你的。这样的话,我们两个的感情应该会好很多。”
“不,你千万不要自责,我完全不需要你做这种多余的事。”
“北海,你就是从小到大都是自己跟自己玩,所以万事都太自立更生了。不要总是勉强自己,偶尔也依赖一下哥哥吧?”
“不,不需要。”章北海再次强调了一遍,“江星辰,我从来没认你当哥哥过,请你摆正你自己的位置,不谈私事的话,你还是我敬重的江老师。”
“我宁愿你不用这种冷漠的方式敬重我。”江星辰诚恳地握住了章北海的手,“你实在不愿意叫我哥哥的话,不要这份兄弟情谊的话,我也没办法了,”然后他转头,看向吴岳,“阿岳,其实还有一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北海……”
章北海脸色一变,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另一只手捂住了江星辰的嘴。
“是唔……唔……”
“北海,你让星辰把话说完,”吴岳皱着眉笑道,“你捂得了一时,也捂不了一世。”
“……”没办法,当着吴岳的面,他也不好直接对江星辰有情绪,考虑过后,章北海无可奈何地把江星辰松开了。江星辰咳了咳,章北海瞥见这人脸上无辜着,眼底却全是奸计得逞的得意。
“既然你不讲情份,那我也就很遗憾地……”
“哥。”章北海侧过面,极不情愿地含糊了一声,“可以了吧。”
“嗯。”江星辰满意地点点头,“早这样不就行了吗?”
“不要碰我。”
“啊,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还是这么可爱。”
“唔……不要碰我……”
“叫哥哥。”
“江星辰!”
虽然吵吵闹闹,但哥俩感情真好呢……吴岳揉了揉自己刚刚诧异到僵硬的脸,感叹完,又突然想起什么,疑惑地沉思道:对了,刚刚星辰说“北海是”……是什么?
江星辰把食指搭在唇上,冲他使了个眼色,“是秘密。”

结果还是被江星辰要求上台演出了,章北海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吴岳在一边端茶倒水捏肩捶背地,一边为难地笑道:“你不愿意就算了,真的没关系的。”
“不,算了,我已经答应了……”不答应的话,鬼知道江星辰当着吴岳的面,还能抛出什么话来。
回想起五分钟前,江星辰左手揽着自己,右手揽着吴岳,大言不惭说什么“一家人上台演出,多好啊!”,他就想用一些不太文明的方式让他清醒清醒——到底谁跟他是一家人了?
“我倒觉得……”吴岳用手指轻轻刮了刮自己的脸颊,“真的挺好的……”
章北海带着自嘲的语气,无奈地问道:“江星辰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不是,北海,其实我原本没奢望那么多,觉得你能来看我演出就好了。但是,”吴岳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坦白道,“二十周年,果然还是能和你一起演出更开心。”
“吴岳……”
“让你困扰了吧?抱歉,北海,你真的可以拒绝的。”
“不,”章北海摸了摸吴岳的手背,“是我让你困扰了。”
“不会。但是星辰突然说你们是堂兄弟,还真吓了我一跳。”吴岳歪头笑道,“难怪第一次和星辰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就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我很熟悉的感觉。”
“吴岳,”章北海无语道,“我和他一点都不像吧。”
“当然,他比你温柔多了,”吴岳乐呵呵地趴到梳妆台上,侧着脸看向章北海,眼神里全是亮晶晶的向往,“人也亲切,一点架子都没有;做事稳重成熟,总是主动照顾我;总是笑容满面,让人觉得十分温暖,不自觉地就想依赖他……”
“……”
“但那样是完美无瑕的哥哥的感觉,”吴岳闭上眼睛,微笑道,“不是我最喜欢的章北海的感觉。”
“那,”章北海慢慢低下头,他仿佛着了魔一样,被灯光下吴岳的叫人误会的意思吸引了,竟然开口问道,“你最喜欢的章北海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章北海的气息渐近了,他喜欢听的带着一些沙哑的声音也就在耳边响起,吴岳的眉头猛地跳了一下,他的心脏也猛地跳动起来。好像更近了,但这一秒不到的时间,他又觉得过了一个世纪之长,甚至还想更长;同时他也苦恼为何如此难熬,他热涌至耳根的血液全都在渴望着,希望章北海能更快一点、更近一点……等到连章北海的呼吸声都听得明晰了,吴岳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明明都这么熟悉,可这种亲密的距离,还是会让人像第一次接近彼此那样紧张。
“可以告诉我吗?”
章北海说话时,潮湿的气息打在吴岳的耳廓里,被带着音波往内回转,仿佛有一阵温暖的春风钻进了他的耳朵。那阵风又顺着神经往他全身走了一遭,所到之处全部撩起了看不见的火花,吴岳被烫得混身都颤栗了一下,眼睛也闭得更紧了。
“是……”
吴岳才迷迷糊糊吐出一个字,就听到“哐”的一声,门被人打开了,两个人也踩了电门般猛地弹直了身子,从头交脚写满了尴尬二字。
“顺道提醒一声,还有十分钟就要上台了,”江星辰把门打开了,才曲起手指,意思意思敲了敲门,“两位要是休息好了,就赶紧出来吧。”
“北海,杀人、杀人是犯法的!”见江星辰立刻就走了,仿佛真是来顺道提醒的,吴岳赶紧压住了章北海即将爆发的怒火,“刑法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啊!”
“是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章律师把眼镜往梳妆台上一放,皮笑肉不笑地补充道。



tbc


是篇普法同文没错了,贯穿全文的刑法二百三十二条,你会背了吗?(23333

评论(1)

热度(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