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83

不知道看了我那辆车的小伙伴现在还能不能直视江哥…23333


83.不插电Live 6

章北海的作息太好了,以至于打破一次,他第二天早上就会异常疲惫。于是吴岳在排练现场看到章北海精神不振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他反正哭一哭心情就舒畅了,洗完澡倒头就睡,第二天李哥去拉他,他还撒娇打滚赖床起不来。可章北海被梦魇缠了一晚上,早上天没亮眼睛就瞪得睡不着了,愣是熬到排练时间,忙起来了才困意泛泛。
吴岳心疼他,就叫他回去休息吧,反正替补的乐手已经来了,不需再打扰章北海工作。章北海倒不在意工作有没有被打扰,他一夜未眠,现在困意起来了,就算大脑想去休息,坐在凳子上的身子也没什么力气挪开一步。
吴岳发觉了:“屁股长凳子上了,章律师?非要我八抬大轿请您回去休息?”
章北海手撑着脸,无奈笑道:“老了。”
“你要休息也别在这儿打盹,后台人太多了,我怕你也睡不安稳。”吴岳又埋怨似的补了句:“老什么老。”
“就是说啊,”回头,江星辰的声音也插了进来,“北海,你要是太困了,就回去休息吧。”
章北海虽然困得眼皮打架,连吴岳的脸都看不清了,但是江星辰眼神里的潜台词他还是读得出来的:这里多你一个挺多,少你一个不少,你还在这里赖着干嘛?
真说要走,吴岳也舍不得,章北海回公司,那指不好下次他俩有空见面就是什么时候了。他跑过去扶站得晃晃悠悠的,章北海冲他摆摆手,那意思就是自己没事、不用这样,吴岳还是趁机凑过去问:“今天周末,你要回公司加班吗?我找人送你吧。”
“周末?”章北海愣了一下,“周末不加班。”
“哦……”吴岳点了点头,章北海感受到了他莫名的紧张,有些好奇,但吴岳突然连看都不看他了,低着头,结结巴巴道,“那,我,我今天晚上和星辰有Live,你要不要来……就在这里……”
“……”看演出?
果然不愿意来啊……得到章北海沉默的回应,吴岳心底叹了口气,但脸上还是挂着笑:“你想回去的话我还是请人送你吧。”
“快一点,阿岳,”江星辰在走廊尽头,大声地催促道,“我们要出发了。”
“星辰,你稍微等我一下,我不认识路。”吴岳急急忙忙回答完,转过头,这才敢去看章北海,“我找人送你,你这个状态,就算不是早高峰、坐地铁我也担心。”
“不了,我就回宾馆睡,方便晚上去看你的演出。”章北海冲他笑了笑,“需要买票吗?”
“真的?!”吴岳在章北海的笑容里空白了一秒,他看到一道光在自己眼前炸开,顿时心花怒放,“你还要买什么票?我罩你!”
章北海见吴岳的心情时好时坏,那表情切得跟拍照片似的,莫名有几分率真的可爱,便抿了抿嘴,玩笑道:“可不能徇私枉法啊,吴老板。”
“说什么呢,这票你想买现在也买不到,我当然是把你当工作人员带进去,毕竟也是替补乐手嘛。”听江星辰又在催了,吴岳只好放开章北海,朝江星辰跑去,“下午我还要排练,你自己注意休息吧,晚上见!”
“好,”章北海站在原地,朝他挥了挥手,“你也要注意休息。”
“……阿岳,”被吴岳赶上后,江星辰敲着表给他看,“要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
“光说对不起就可以迟到吗?”江星辰皱着眉,略微不满道。
“啊?”
江星辰突然严肃的表情,又叫吴岳的好心情立刻烟消云散,他紧张地看向前辈。却见江星辰把僵硬的自己拉到自己身边来,主动凑过去,在自己耳边窃窃私语。没等他说完,吴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
“不不不不行!江老师!不行!”
“不行吗?”
“就算是您,这个提议也太、太……我……”吴岳比手画脚地拒绝道,“对不起!”
“呵呵,”江星辰抿嘴一笑,“逗你玩儿的。走吧。”
“……”
收回姿态的时候,江星辰远远地瞥了章北海一眼。章北海冲他冷笑一声,算是回应他的“招呼”了。

江老师……在车上,吴岳把目光放到窗外后退的建筑物上,不自觉地又想起了江星辰那个笑。
和北海好像……
“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说说吧。”
“很唐突的话,还是不了……”
“嗯?”江星辰好奇了,叫吴岳看向自己,“不会的。再说了,要说唐突,刚刚那么唐突的话我也说了,阿岳大可作为反击也对我说一次。”他歪了歪头,指向自己的耳朵,“不好意思的话,要到耳边来说吗?”见吴岳不好意思地摆手后退,江星辰又温柔地笑了。吴岳怔了一下,那笑容看起来真的是闪闪发光的、叫人从心底觉得温暖的,“不会觉得唐突的,因为阿岳是温柔的人,从来不会说真正让人觉得唐突的话。你如果有想对我说的,一定要直接告诉我,我很喜欢你跟我分享心情。”
“星辰……”
这么说,江星辰和章北海一点都不像嘛!要是章北海的话,一定只会淡淡地回一个“嗯”,不会追问自己了,哪里会有江星辰这样让人如沐春风的作派。
他对自己一点都不勉强,也就一点都不好奇……吴岳紧了紧拳。
“我是觉得……星辰刚刚开玩笑的时候,笑起来和章北海好像……”
“哦?章北海?我和他很像吗?”
“抱歉、抱歉!”
“没关系的,很早以前就有人这样说了。很早很早以前……“江星辰眯了眯眼睛,在吴岳察觉到之前,他又恢复了温柔的表情,“接下来,轮到我说唐突的话了。”
“啊、啊?是……”
“阿岳当初为什么要和章北海在一起?”
“星辰、你,你误会了!我们没有在一起过啊!”
“是你误会了,我是说松声。”看吴岳惊慌失措的样子,江星辰的嘴角勾了勾,“至于别的,你们当然不会在一起。”
“……”不知江星辰是否话中有话,还是局外人看得最为透彻,他一下子就点破了吴岳心里的那层窗户纸,吴岳的表情僵了僵,旋即叹了口气,大有事不如人的感慨,“因为……”
果然还是因为,想要和他在一起吧。
想要和他一起去完成理想,这是对外人的回答,事实上,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很开心。音乐也好、组合也好,只要两个人一起去做什么,就算回归老本行去律师事务所当旁听,那也会很开心。
只是这种开心对章北海而言,肯定违背他本性的,吴岳想,他那种正派的人一定会觉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不能从生活中获取成就感,安心于一辈子当个“快乐的旁听”,那果然也就不是章北海了。
“阿岳?”
“抱歉,一下子想到以前的事情了。”吴岳尴尬地笑了一声,“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玩心上来了吧,毕竟我们那时候很流行这种组队的模式,不像现在都是以独立包装为多。”
“这样啊,”江星辰点点头,饶有兴致地问道,“你们大学就认识了吧?如果可以的话,能和我说一说吗?”
“诶?”
“蜂电最近从木舟挖掘了新的组合,两个人都才二十二岁,之前的经历也和松声很像,可惜因为合约的事,关系最近好像变得有些僵……所以林老师托我问一问你关于双人组合的事,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帮助谈不上,不过你说合约……”
一切的错误就是从自己签约非要拉着章北海开始的啊。吴岳默默地自责道。
“合约怎么了?你也因为合约跟章北海吵过架?”
“吵架倒是没有,不过以前因为一些约定,被他念过。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章北海有时候真是个律师脾气,非要公平公正,可我觉得他不仅负责表演还要负责创作,多拿一点报酬是应该的……然后,”吴岳唉声叹气,“被他发现后,教训了好一顿。”
“扑哧”一声,江星辰竟然笑出来了,“要是G.K.能像你俩这样想就好了。”
“G.K.?”
“就是我跟你说的蜂电挖掘的新组合。虽然得到了家人对蜂电的支持,不过Ganymede本人还是比较想签Nuso,Kale则是愿意加入蜂电。”
“原来Nuso还没倒闭啊……”
“倒……”江星辰无奈地提醒道,“阿岳,这种话在我面前说没关系,但是不准在外人面前讲,知道吗?”
“正是因为现在只有你我才敢说嘛,”吴岳摆出了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继续说G.K.吧?”
“嗯。不过林老师这次来北京,也把他们两个带来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会见面的。”
“哈?”
“好歹也是你的粉丝,我就自作主张了,希望你能帮蜂电说服Ganymede签约吧,”江星辰诚恳地问道,“可以吗?”
“聊一聊倒是没问题,”吴岳有些犹豫,“但是在组合这件事上,毕竟松声是我提出解散的,我觉得我本人并没有说服力……”
“没关系,你只要帮忙说服他们只要签约就可以了,不要有心理负担。你也很熟悉蜂电,这几年正好是黄金时期,蜂电有信心也有实力把他们推出去。不过我觉得他们迟早会单飞的,就这点而言,松声的解散不过是迫不得已,你说你本人没有说服力,我倒觉得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千万不要把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星辰……”
“嗯?”
“抱歉,”吴岳挠了挠头发,“之前说你跟北海很像……星辰,其实你真的比他容易相处多了。他说话不会有你这么温柔……”
“呵呵,傻孩子,”江星辰伸过手去,拍了拍吴岳的脑袋,“这有什么好在意的。再说了,算算年龄,我怎么说也是你哥,对你温柔一点是应该的。”
什、什么?吴岳吓了一大跳:“哥?!”
“嗯,”江星辰顺势摸了摸吴岳的头,“不过叫星辰的话,听起来亲切一些。随你的便吧,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吴岳还是没有恢复过来,卡带一样机械地重复道:“哥?”
江星辰眨了眨眼:“嗯?”
“哥?”
“嗯。”
“哥?”
“嗯。”
“啊、江老师!你果然是前辈级的偶像!”
“……”

“所以你就……”
“改口叫他哥了。”
面对吴岳阳光灿烂的笑脸,章北海的心里在滴血。
几句话的功夫就让吴岳把口改了,他堂哥不愧是把云姐追到手的男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简直防不胜防。
“北海,你、你没事吧……”
“没事……”章北海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们现在是去后台吗?”
“对啊,去我的休息室,我和江哥商量了一件事,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不过希望对你而言是一个惊喜吧。”



tbc

评论(2)

热度(8)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