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81.5

接81.0


“不解散就好,”吴岳把手机还给了章北海,“我还真没法想象,COSMOS解散的话……”
“我倒是没想过丁老师真的把乐队做起来了。”
“对这件事你一直都不乐观。哦,还有我做独立音乐。我记得你的态度也比较慎重。”
“是。”
“结果没想到,我们一路摸爬滚打、磕磕碰碰,还是活下来了,”吴岳撑着下巴,笑眯眯地说道,“愿赌服输吧,章少爷?”
章北海垂下目光,抿了嘴角道:“我同你赌什么了?”
“你不认账?!”
“认账,认账。可你也得先告诉我,我同你赌什么了,我也才好「愿赌服输」。”
这吴岳倒没有想过。“先记着吧,反正COSMOS确定不解散,我的心也定下来了,”吴老板大手一挥,“丁老师竟然瞒着我。”
章北海道:“他那是怕刺激到你。”
吴岳哼了一声:“我有那么脆弱吗?”
“在COSMOS这件事上,可讲不好,”章北海还真点头肯定,“不然我现在肯定在公司宿舍睡觉。”
“真是抱歉,打扰您睡觉了。”吴岳乐呵呵地调侃起章北海的老年人作息,“对了,我今天可以睡在这里吗?”
章北海无奈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楼上的经纪人和门外的狗仔队。”
“啊……”吴岳扁扁嘴,还是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顺势倒在了床上,“那我先眯一会儿,半个小时。我要累死了。”
章北海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的确是累人。“太晚了,你要是真的累,就回去睡,不然我怕你睡着了醒不过来。”
吴岳脸埋在枕头里,带着淡淡的倦意嘀咕道:“我又不是睡美人,怎么醒不来。”
“不要趴着,”章北海走到床旁边,硬是把人翻了个身,“醒不醒得来不说,你要真睡着了,我也不想打扰你,把你喊醒来。吴老板,白头发都忙出来了。”
吴岳原本眼睛都闭上死也不想睁开了,但章北海这话一下子就把他的好奇心点得火烧火燎,“哪儿呢!”他一骨碌就坐起来了,着急道,“哪儿、哪儿?!”
“这么在乎,”章北海轻轻笑了一声,“骗你的。”
“……”吴岳大方地送了他一对白眼,“那我走了。”
“好,我送你。”
章北海把人送到门边,可还没打开门,吴岳又停下了。他背靠着门,面对章北海。章北海淡淡地疑惑着,等吴岳下一个“小把戏”。
吴岳唱道:“吻我吧。”
章北海愣了一下,“什么?”
吴岳看章律师这眼神,跟见了鬼似的,反而觉得有些好笑了,“听不懂?”
“不……”章北海还真没听懂,杂七杂八想了一圈,偏偏没有领会字面意思,“你……”
“听懂了那还愣着干什么,”吴岳扯了扯他的领带,把人揪到了自己面前,“快点,我再不回去,李哥要等疯了。”
章北海就只好去亲吻他,在唇齿摩挲间,渐渐领悟那句歌词的意思。
他能通过呼吸,清楚地感受到吴岳的情绪,忧郁、悲伤、疲惫,后知后觉原来自己对吴岳的气息还是如此了解。
岁月似乎格外宽待吴岳,四十的人了,章北海的手摸在他的脸颊,仍觉得自己在亲吻二十年前的人。于是他又问自己,二十年前,我亲吻过他吗?
二十年前啊……

“我们是搭档,要共患难,不是吗?”
“我希望,我们不会有‘共患难’的机会。”

原来这场梦,已经缅怀二十年之久了。
“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章北海把吴岳揽在怀里,任由他揪住自己的衣服,让眼泪落到肩膀上,化出一道深色的痕迹。他们竟然在组合成立的第一年,在满是期待和幻想的第一年,就开始思虑痛苦的未来,就开始默默地祈求,即便是痛苦,也不要到“患难”的程度。
“章北海,我知道你演技好,但你不要和丁老师联合起来骗我……”吴岳哽咽道,“什么短信,我没有那么脆弱,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不都走过来了吗……我原本不想拆穿你的,可你也感受到了,那我就没有必要再隐藏。章北海,你我之间有太多事被人为地隐藏了,于是当作不存在,可这样真的好吗……”
“吴岳……”
“北海,我多羡慕丁老师他们,我多羡慕他们啊……即便我知道,松声解散是必然的,我知道,我也承认……可我羡慕他们,我一个人走得越久,我就越羡慕他们……我看见他们,就会想起松声……北海,我知道你聪明,你就让我任性一回,我不要COSMOS解散,你告诉我办法,我去做!什么代价都可以,我去做!”
吴岳歇斯底里地嘶吼着,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往外蹦。他受再多的伤、乃至三年前他决定要做手术,都没有像这样绝望地哭过;他也没有时间和对象去发泄,于是一些感情渐渐积压在心底,再如何心甘情愿,也被现实磨成了不甘。
他多不甘松声的解散,他多不甘人为的隐藏……他这辈子在乎的并不多,可想守护的仍全然守护不住;他永远只能眼睁睁地注视美梦破碎;他多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只能在这里徒然地“不甘”;可他再怎么努力、努力到今日,还是什么也做不了。他愤懑地责备,自己是个彻底的失败者,是……
“吴岳,听我说,吴岳,”章北海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吴岳的思绪,他一只手扶着吴岳的肩膀,一只手去抹他的眼泪,“听我说,你只要相信,COSMOS不会解散的,这样就够了,好吗?不要再多想了,COSMOS不会解散的。不会的,听话,不会的……”
“你保证吗……”
“我,保证……”章北海迟疑了一下,才低声喃喃道,比起安抚吴岳,更像是让自己相信。像他这种人,其实从来不去保证什么,也很难得有这样松动的情绪。但事实摆在他面前,现在悬在头上的斧子终于要砍下来了,在尘埃落定之前,面对这种状态的吴岳,于情于理,他都无法再说出冰冷无情的拒绝的话。
“我保证,”他用力强调了一遍,“COSMOS不会解散的。请相信我,好吗?”
“……”
“我保证。”章北海伸过双手,手指浅浅插入吴岳的鬓发中,只用手掌,覆住吴岳湿润的脸颊。他伸出拇指,轻轻擦拭着吴岳眼角旁漫溢的泪花,直到他的指纹里也全是那些悲伤的不甘心,才停下了不断重复的保证,转而垂下目光,注视吴岳棕色的眼睛,带着誓言的力度,温柔地问道,“相信我,好吗?”



tbc

评论

热度(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