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80

80.不插电Live 3

“哈?拆伙?吴岳你脑子进水了?COSMOS好着呢!”丁仪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喂我说,你是不是想我们赶紧拆伙了,五年后跟你们一起办拆伙纪念演唱会啊?我可去你的吧!”
“可……”吴岳瞄了一眼章北海,手足无措道,“可我听说……”
没等吴岳说完,丁仪直接掐断了他的犹豫:“听说?你听哪个王八蛋说的!你把他名儿告我,等我回去弄死他!”
“……”
趁着吴岳尴尬地组织语言,章北海在心里字正腔圆地默念了一遍江星辰的名字。
“没,放心吧,我们好着呢,你还没正式入编我拆什么伙?喂!喂!你们等我一下!臭小子、自己提行李!”
“丁老师……”吴岳听丁仪声音渐渐被嘈杂的人流包裹,心想大概真是到了机场,都快要听不清对方说的什么了,便急匆匆地唤了他一句,“丁老师,我……”
“你什么你?”丁仪核弹般的声音又回来了,不过这次比刚才要温柔多了,哄孩子似的,“说了不说了,我要过安检了,拜拜。”
受宠若惊的吴岳愣了几秒后,失落地垂下头,还真个孩子似的,大大地叹了口气。
章北海在一旁见吴岳不做声也不抬起来了,揉了揉他丧气的头发。
“别担心了,不管消息是真是假,丁老师自己会处理好的。”
“可我觉得这消息是真的……”吴岳小声地嘟囔道,“北海,我不希望他们拆伙……”
“我也不希望,不过他们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吧。”
话是这样说,可失落的还是很失落,章北海只好宽慰他。直到江星辰从外头进来,吴岳才收拾好情绪,脸上又带着淡淡的微笑了。
“星辰,这是……”

丁仪把手机一收,颇是无奈:“听到了吧,老几位,没藏住,傻小子还是知道了。也不知道谁给他说的……”
“别看我,反正不是哥几个啊,我们可是达成共识了的,”罗辑一拍胸脯,“对了,老丁你别说,他还真是个傻小子,心怎么这么重,特意打电话给你,那一开口跟要哭了似的,你还凶人家。”
“哼,凶他怎么了,”丁仪不耐烦道,“你是第一天认识我,还是第一天认识他?”
听着这动静就要闹起来,在一旁整理行李的大史赶紧搭腔道:“唉,老丁,我可提醒你,吴岳不傻,你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丁仪又哼了一声:“我也没打算瞒他一世,这有什么好瞒的,只是正式决定还没下嘛。先走一步看一步呗,难不成到时候他还能打死我不成?”
“我怕他打死你之前,先茶不思饭不想把自己的小命儿弄没了,”汪淼接过了罗辑的行李,插嘴道,“老丁,我真的建议你正式通告前先跟他打个招呼,松声拆伙以后他把组合看得多重你又不是不知道。出去当评委,碰到组合了还要抢着多点评几句,瞎子都看得出他眼里全是羡慕。”
“没错,”罗辑也说了,“其中最羡慕的可不就是我们几个混蛋流氓痞子无赖。”
“这还羡慕呢,身在福中不知福,所以我说他是傻小子!”丁仪结结实实甩了个白眼,“走吧,安检去了。”

“章北海,我认识的,你的前任搭档嘛,”江星辰冲吴岳笑了笑,走过去,朝章北海伸过手,“你好。”
章北海不急不慢站了起来,坦然地同江星辰招握了手:“您好,江老师。”
“不用这么拘谨,坐吧、坐吧,都是老熟人,”握完手后,江星辰极其自然坐到了吴岳旁边,这让章北海和吴岳都愣了一下,他还热情地招呼道,“坐呀,北海。”
是,可这怎么坐?沙发就这么大,三个人并排坐着,别说聊天不方便,看着都嫌挤得慌。认识这么久了,章北海还能不明白他堂哥的意思么,干脆淡定地坐到了两人对面。
只是这下吴岳又有点不自在了:“北海,你坐那么远干什么。”
章北海却答道:“无妨。如果你们有工作要商量的话,我还是先回去了吧?”
工作?商量什么工作?吴岳懵了好一会儿;自己把章北海喊来才是有事情要商量,只是还没开口,正好江星辰来了。
“那就不送你了,”抢在吴岳反应过来之前,江星辰直接“送客”了,“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
章北海客气完,还真要直接走,吴岳一着急,也跟他起身了。他快步跟了上去,赶在开门前拉住章北海,顾不上还有外人看着的,仍然凑过去在章北海耳边说说。章北海听完,侧过面,见吴岳垂着眼神不敢直视他,满脸都是歉意,一直紧绷的神情骤然就温柔下来了。
“没关系,你早点回酒店休息。”
“嗯。你也是。”
江星辰眯了眯眼睛,虽然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心里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要真捣乱,故意把吴岳留到深更半夜,他也没这个心思,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干嘛跟宝贵的睡眠过意不去呢?
“林老师明天到北京,演唱会的具体事项还是等他来了再慢慢商量吧。毕竟我和你不一样,吴老板,我自己的事情有时候自己做不了主。”
吴岳才回过神:“林老师?林染?”
“林峰老师。”江星辰面露担心,“阿岳,你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身子不舒服吗?”
“没、没,”吴岳赶紧摆手,只是提起精神笑,笑也笑得心虚,“可能是到晚上了,有点累吧。”
江星辰诺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那你今天早点休息,养好精神,明天林老师来了,肯定会更忙碌。今天剩下的事,我安排人去做好了。”
说到休息,吴岳这下是真的来了精神,不好意思道:“不用不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你啊,”江星辰干脆把人揽过来,摁到了沙发里,“大歌星,麻烦你先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过来,省得我还得一边工作一边挂记你,无法安心做事。”
“唔……星辰,你真好。”吴岳道谢完,语气里终于恢复了一点活泼,“所以我想纠正你一点小错误,你不会怪我吧?”
“嗯?”江星辰饶有兴趣道,“但说无妨。”
“北海不是我「前任搭档」。”
“唔。”江星辰没想到是这件事,他还以为这四个字也就刺刺章北海,吴岳会没什么感觉呢。
“不是吗?”他反问道。
“不是啊,”吴岳笑呵呵地说,“虽然松声解散了。”
“那不就是吗?”
“我觉得不一样。”
“我明白了,”江星辰正色道,“请允许我更正一下:前任队友。”
这就是吴岳喜欢和江星辰共事的原因,明明是受人尊敬的大前辈,仍旧一点架子都没有,温文尔雅,真诚可靠,还什么事情都帮着自己。非要说缺点,那就是江星辰真的太好了,从性格到业务,什么好词儿都能往他身上套,站到他旁边人容易自卑。
“星辰,你真好,”吴岳温声道,“真的。谢谢你。”
江星辰抬了抬眉:“阿岳,我现在彻底相信你了。你果真还没有恋爱过。”
“啊?”话题切的太快,本来吴岳精神记不太好,这下又愣住了,“什么?”
见状,江星辰内心不禁感叹,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吴岳和自己那玲珑脑子木头心的堂弟合得来,不是没道理的:这聪明人突然傻乎乎了,比平日里聪明的样子更添可爱,总叫人忍不住继续捉弄几句。他抿嘴轻轻地笑了一声:“没什么。”
的确没什么,不就是好人卡嘛,当年林云少给自己发了?
“啊?”吴岳呆呆地看着他。
“等你恋爱过了就知道了。”
说完,江星辰就往外走了。
“恋爱?恐怕没这个机会了……”吴岳撇撇嘴,拳头一握,从沙发里跳起来,冲了出去,两只手分别搭在江星辰的两边肩膀上,尾巴都快摇飞了,“江老师,你就直接告诉我嘛!”
“自己去恋爱吧。”
“我每天都在「恋爱」啊!”
“恋爱对象得是人。”
“音乐不行吗……”吴岳嘟囔道,“江老师,你就不要为难我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要是真的有人喜欢我,想跟我恋爱,二十年前我就该请您喝喜酒了……起码那时候我年轻,长得还算能看的过去,比现在条件好多了。”
“年龄怎么了?对自己有点儿信心。起码我对你十分有信心。”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前台。台上台下全是不插电演唱会、准备排练的乐队和工作人员。
江星辰回过头,给吴岳使了个眼色。趁着吴岳还在猜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拉到了舞台中央的话筒前。
“自己说吧。”
江星辰放大了的声音把吴岳吓了一大跳,也立刻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大家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像聚潮一样,好奇地往中间凑过来。
“什么?”吴岳更加茫然了。
“嗯,”见人群渐渐围了过来,江星辰把拖着悬念的长音果断收了,莞尔一笑,“当然是说吴岳老师的征婚条件。”
整个场馆像一盆被倾倒了岩浆的冷水,瞬间沸腾,连被扩音器扩大的吴岳无比惊讶的一声“啊”,都被女生爆炸的尖叫声和男生激烈的哄笑声毫不留情地掩盖过去了。



tbc

评论(1)

热度(9)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