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78

78.不插电Live 1

生活就是这样,各自有了各自忙碌的事情,旁余的感情或者烦恼就会被放下,连当事人都不太记得起来。于是等褚岩旁敲侧击问吴岳松声二十周年计划时,吴岳愣了好一会儿。
他哪里还记得这件事,玩不插电演唱会差点没玩疯去,章北海是谁?不认识……江星辰倒是很熟的嘛!
他俩声线本就一个华丽一个清澈,凑一起表演让主持人高呼天作之合;又赶着江星辰也不是什么百分百老实人,专挑唐子轩的歌请吴岳唱,追节目的褚岩实在是听得百感交集,决定去关怀一下他海哥。
可没想到他海哥心也大,带孩子带得不亦乐乎,突然被问起,要不是反应和吴岳如出一辙,褚岩还以为他俩压根没关系:什么二十周年?
褚岩哭笑不得:“那您还记得吴岳是谁吗?”
章北海这才反应过来,笑了笑:“吴岳是谁?”
得了,看样子那就是没计划、也没打算作计划的。
褚岩很是失落:“去年还听岳哥说了这事,原本以为今年起码会有一场演唱会。”
章北海无辜地翻了翻自己的手:“都这么多年没摸过琴了,我现在练也来不及了吧……抱歉,小褚。”
褚岩摇摇头,目光垂下来,也就垂到了章北海的手上。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认识这双手了;迷惑间又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记忆里章北海所有的那双手,还是十多年前的样子。那时候他们还都年轻着,手上的脉络不会像山川那般突起,常年有的,是月光模样的苍白的安静。
可那些细腻的记忆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人会变的,手自然也会变。褚岩看见章北海不会因为弹琴,左右手留不一样长短的指甲了;也看见他右手上新出的茧子,那明显是握笔写字的痕迹。
褚岩又想起,章北海以前那双手,哪怕不动作,仅仅是搭在吉他上就十分好看,被誉为生来就适合弹琴的;何况他琴的确也弹得好,动作起来便更加迷人,吴岳那时候就常常开玩笑,说章北海的手是个发电机,摸上弦了就能把人电晕过去;可章北海的字也写得好看,现在这些长又细的骨架常用来握笔了,恐怕也被誉为生来就适合写钢笔字的。
哪有那么多“生来”……褚岩忍不住叹了口气:“您别放心上,原本就是我多嘴问的。”
正说着,那咖啡厅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放起了江星辰和吴岳合唱的歌。
章北海的表情明显跳动了一下,褚岩还以为他会觉得不太舒服,正有些无措,结果没想到章北海是真的笑了。
“好听。”他点点头,借着背景音乐,开始慢慢品尝他的新茶,“他俩倒是适合去开演唱会。”
“海哥……”褚岩无语道,“你这是又剥夺我当和事佬的理由了。”
“抱歉,抱歉,”过了会儿,章北海又说,“你就让他们骂吧。”
说得轻巧,让着让着,这都骂成习惯了。
也怪章北海自己火上浇油,非要和吴岳约法三章,说在公共平台不要提起彼此,旁的他们爱骂,就让他们骂去吧,结果自己疏忽了。
他原本是真想发个动态记录一下这本书好看的,结果拍照的时候没注意到钢勺儿是个反光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哪个眼睛尖的认出坐在自己旁边抱着猫玩儿是吴岳,好家伙这下掀起了轩然大波:说好私下没有来往的呢,坐在一起喝咖啡看书是几个意思?!
吴岳趴在李哥身上哀嚎:“跟老朋友叙叙旧,这过分吗?!”
李哥慈祥地顺了顺自己老板的小卷毛:“不过分。反正也没骂你。”
“可,”吴岳一骨碌立起身子来了,大义凛然,“骂章北海也没理由啊!”
李哥努了努嘴:“理由全在评论里,你自己看呗。”
吴岳便又哀嚎了起来,说什么我错了,我一开始就不该休假,如果不休假我就不会闲着没事,如果我不闲着没事我就不会答应章北海回校看老师,如果我们不回校看老师就不会去猫厅喝咖啡……
“难怪有猫呢!”
“李哥,你的重点错了!”吴岳抓狂地揉了揉自己头发,然后丧气地长叹了一声,“唉,我实在不想他因为我,被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打扰,原本我们去猫厅,玩得还挺开心的。”
“是吗?”
“是啊!”
结果话题就这样简单地被转移到猫厅有多好玩了。李哥脸上笑着听,心里还真有一分无奈:吴岳有时候就是对身边的人太好了点,心重得很,所以章北海对他不咸不淡不冷不热,他也能把他当珍贵的老朋友捧着。
何必呢。
吴岳也想,是啊,何必呢?
就一起出去吃个饭,你们何必骂人呢?
这问题褚岩也没想通。
不过他想得比较多,总觉得既然是常年不联系的人,那么突然出去吃饭,一定是有事情要谈……讲不好是商量松声二十周年的事儿呢?!
然后被章北海委婉且坚定地否定了。
“说到演唱会,我还真推荐吴岳去和江星辰开。不过现在好像也没见过这种模式。如果真的想合作的话,吴岳是独立工作室,好商量,就是不知道蜂电那边会不会答应,毕竟和江老师比起来,吴岳的确还有些差距。”
章北海自顾自分析着,可褚岩完全没心思听。他只想知道松声为什么不开?如果是因为琴的问题,真的想开的话,三个月足够章北海练琴了——之前不也是这样突击练琴的吗?
越想越气,干脆就闷着了。晚上东方见褚岩一身不愉快回来,还吓了一跳:“你没和海哥打架吧?”
褚岩纳闷道:“我和他打什么?”
东方犹豫了一下,仍是问了:“往常你和他出去聊天,回来不说兴高采烈,起码心情总会比出门前好不少,怎么今天这么不开心的样子?”
“唉……”
过了会儿,褚岩才重新开口:“没什么,是我多嘴了。”
“既然是多嘴,那下次你不要光说,直接去做。”
东方眨了眨眼,便回厨房忙碌去了。

于是下次不插电Live现场,吴岳就看到褚会长亲自带人来应援了。江星辰便打趣吴岳:“褚会长这名字就取得好,一听就跟你离不开关系。”
吴岳当时没听出来意思,还纳闷关名字什么事儿,回头再一想,山岳岩石可不是联系紧密,听起来就有一种悬崖峭壁的感觉。
不过褚岩作为会长,在圈内也的确是有些小名气的。换谁家都不敢想,后援会会长二十年没变。时间那么长,且不说粉丝会不会变心,人总是要成长的,总是要脱离无忧无虑的青春,被诸事烦扰的,怎么还有心操劳后援会的事儿;三、四十多的人追星当后援会的会长,似乎说出去都幼稚丢人;更稀奇的是,这还是个“编制外”的男会长。
被吴老板指定的、可以领工资但绝对不要求办事的会长,更通俗和庸俗地说,工作室的人把会长的线下工作都包了,线上工作基本也包了,褚岩只需要用一颗轻松的心继续支持吴岳就行,完全不用像别家会长还要组织活动安排工作活跃话题……虽然他真的很自愿帮忙组织活动活跃话题,并且干得比工作室的人还好,当然最让吴老板欣慰的还是,褚岩算是为数不多“不仅不跟着骂章北海,帮着章北海说话”的人了。
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位跟偶像把关系处成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多年老友”、在圈内最被人眼红的会长,要不是结婚生子一气呵成,罗老师调侃曰,继昔日组合队友今夜私下幽会举止暧昧之后,恐怕逃不开下一个爆炸新闻就是当红男歌星包养后援会会长了。
吴岳就差跪下来求他罗老师嘴上积点德吧:“下次再和大史被拍那些照片,你别求我给你当证人,解释什么喝酒玩游戏了。”
罗老师转面,笑嘻嘻地搂住了大史,两人一唱一和道:“我俩关系太好,已经不算是新闻!”
丁仪打心底嫌弃道:“根本就是过气了,炒都炒不起来。”
吴岳当即比了个大拇指,用夸张的语气崇拜道:“还是丁老师明白人,一针见血!”
于是“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仪叛逆刺痛我的心”的罗老师又扑到大史怀里,假装嘤嘤嘤,实则自己都笑到喘不过气来。



tbc

评论

热度(11)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