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77

77.“祖宗” 2

吴岳心里一惊,他是真忘了这茬。出国旅游完全就是个借口,跑章北海这儿来喝茶才是目的。
好在章律师总是处惊不乱的,先于吴老板回答了:“周律师还记得……”
“记得!您别说了,”周让手一摆,立刻跳开了,他太熟悉章律师的语气,刑法民法合同法开玩笑自己也是背过的,“我只是来确定情况的,你们两个再坐半小时,我去接祖宗们了,等会儿保证把人平安送来。晚上吃饭……”
章北海满意地点点头:“我会准备的,就在家吃吧。你去把懿姐也接过来,我们一起聚聚。”
“不了不了,”周让整了整衣服,又弯腰去拿茶几上的糖,“晚上我带她们出去买家具,就在外面吃,你们三个在家吃吧,也让小航认识认识吴老板,”说着,他给吴岳使了个眼色,叫吴岳好一阵惊悚,“隔壁最近大酬宾,家居用品打折力度很大,等会儿我把信息和优惠券发给你。北海,不是我说你,小航房间真该好好弄一下了”
章北海扎扎实实吃了个哑巴亏,还得风轻云淡谢谢周让:“好,麻烦你了。”
果不其然,门一关,吴岳的脸色就变了。
“请吧,章少爷,咱们去看看儿子的房间?”

“吴伯伯好。”
“不对,叫哥哥。航航乖,叫哥哥。”
“可爸爸说,伯伯比爸爸大,所以我要叫你伯伯。”
“别听你爸的,我还没结婚,所以得叫我哥哥。”
“可爸爸也没结婚呀。”
“……”
车轱辘十分钟后,吴岳终于放弃了。
他蹲在地上,满脸失败:“章北海,还真是你亲儿子,逻辑思维一模一样。”
章北海摸了摸吴航的头,又去摸吴岳丧气的头发:“好了,吴航,叫他叔叔。”
吴岳拍开了章北海的手:“喂,我可比你大俩月,别占我便宜……”
章北海颇是无辜:“那就叫伯伯。”
“叫哥哥不行吗?”
“我叫你哥哥行,我们俩是一个辈分的。”
“我们俩是一个辈分的?”吴岳别扭地抬起头看章北海,恍然大悟,“你就没叫过我哥!”
章北海点点头,一本正经回道:“都是你叫我哥。”
被章北海这么一提醒,吴岳猛然想起了不好意思的事情,耳朵“唰”一下,就红透了。吴航看到了,就睁大了眼睛去摸吴岳滚烫的脸,软声软气道:“吴爸爸,你的头发是红色的,脸也是红色的,好像一个漂亮的大灯笼哦!”
“啊、啊?!”
趁吴岳的大脑彻底死机,章北海冲吴航竖了个大拇指。
吴航眨了眨眼,悄默默回之。
是亲儿子没错了。
不过吴岳心性好得没谱,这点小事儿根本打不倒他。在厨房和章北海刀铲搏击半个小时后,章北海终于在笑岔气里答应了他本来就和吴航商量好的事情:在家没有外人的时候,吴航叫吴岳“爸爸”。
“爸爸!”
“哎!”“嗯?”
“爸,不是叫你啦……”
“听到没有,不是叫你,”吴岳把菜刀一搁,也不管吴航到底叫谁,连蹦带跳冲了出去,“怎么了,宝贝儿?”
“这个字我不会写……”吴航用铅笔一指,吴岳瞧他皱眉为难的样子,怎么也和章北海一模一样,心里顿时更欢喜了。
“来,把笔给爸爸,爸爸教你写。”
“嗯!”
吴岳接过长长的铅笔,铅笔上面还有吴航握过了、浅浅的温暖,这点甜头让吴岳心里顿时感慨万千。
这跟他在录音室拿铅笔画谱子的感觉截然不同,他现在握着笔,那就是一根简单的笔,而不是在录音室里,为了生活与理想而拼命冲沙的刀剑。它不再沉重了,反而轻飘飘的,那一点点温软的热度,把他疲惫的心也烫得活蹦乱跳了。
只是吴岳还没摸到纸,章北海的声音就杀过来了:“吴航,我们说好了的,不会写的字自己翻字典,不准问爸爸。”
“哦……”
吴岳撇了撇嘴,虽然不爽,可他也知道章北海是为了吴航好,没办法,又把笔放回了吴航手里,顺便纠正了一下吴航的握笔姿势,小声说:“我就说了要你叫我哥哥吧。”
吴航一边哼哧哼哧翻字典,一边撅着嘴答道:“叫哥哥也没用呀,我跟爸爸约法三章的内容是,作业有不懂的不准问吴岳。”
“这样啊,”吴岳尴尬地笑了一声,“那不怪你了。”
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吴岳笑着回了厨房,顺便把厨房的门拉上了。

“章北海你几个意思?你是嫌我当年读书没读过你?我好歹也是全专业前二十的人,奖学金拿得比你少吗!”
章北海被他掐得连连后退,差点一手摁进锅里。
“不是……等会儿你看看小学的数学书,你就会放弃当家教的想法了,”他笑着把吴岳的腰抱住了,“我也不辅导吴航的功课,平常他的作业都是周让教。”
周让?吴岳回忆道:“就你那个发小?”
“嗯,”章北海介绍道,“不读书的时候是年级第一,随便读读书就去法学所考了个法学博士,要不是他懒,我看他出国旅游顺便拿个双博士学位回来也不难。”
佩服归佩服,吴岳还是不死心,反驳道:“这就跟会写歌的不一定会唱歌一样啊,读书厉害不代表教书好。”
章北海只好退一步:“那下次我给你看看静淞的成绩吧。”
“……”
不过仔细想想,吴岳还真觉得周让有些意思。这人虽然自来熟到疯,但是眼力特准,一进门见到自己一点儿都不意外,反而极其自然地问,“你们谁结账?”。吴岳知道章北海的,章北海肯定不会跟周让谈自己,可周让那么肯定自己愿意为章北海收养的孩子付账,之后还故意说什么打折优惠的事儿,提醒自己督促章北海换家具用品,绝对是个聪明人。
那就但愿他,不会做蠢事吧。
“别担心,”章北海把锅里的鱼捞起来了,“好歹也是法学博士,周让很清楚什么该动脑子什么时候该装傻。”
“这样最好……”吴岳叹了口气,章北海忙碌的身影倒映在他眼睛里,压迫他不得不又小声问道,“北海,你不怪我吧?”
章北海转过身,端着鱼站到他面前,细声说道:“请你吃饭还来不及,怪你做什么?”
吴岳笑了笑:“没什么,我怕你……”
“别怕。”
章北海打断了吴岳的顾虑,径直走过去,把鱼放到了桌上;然后他立刻去捏耳朵,大概是烫着了,之前还平淡的表情都有些起伏了:“吴岳,快帮我把火关了。”
“嗳!”
吴岳赶忙关了火,又跨过去检查章北海被油烫到的手。还好没事,他捏着他的手掌,低着头微微埋怨道:你也别急啊。”


tbc

评论(6)

热度(7)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