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先生,你看,你们这些人,因为太熟悉轻易的离别了,司空见惯,所以不再珍惜每一次还能够好好说再见的机会。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你们的善良,你们的热情,你们的乐观甚至与积极,但唯独感受不到一丁点,你们的回忆。”
“和你交谈的时光很愉快,这对于我而言就足够了。缅怀得太多,人又无法记忆太多,会忘记重要的事情。”
“不,不用的,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记住我有什么用呢?如果以后有空,你来我那儿,我们还会再见的。其实我们是老相识了。”
“什么?”
“我的身份是假的。我们是老相识了。”
“……”
“对不起,我骗了你。但你一开始也猜出来了,只是一直在配合我演戏,不是吗?”
“不,我选择了相信你。”
“那是因为对于你而言,我还不够重要,所以我是何种身份,你都不在乎。但你还是猜出我来了,这是事实。先生,我很高兴你能认出我,我的相貌变了我的作风变了我的声音也变了,我甚至想装一个瞎子,因为眼神是难变的……可你还是透过我的语气,认出我来了。”
“在那儿的时候,我对你的印象很深刻。你是那群人里为数不多,愿意一直说话的人。虽然我们很讨厌那样趾高气昂的你,但你这次伪装得不错,把姿态放到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低,我们终于可以好好交谈了,我们真的度过了一段有趣的时光。”
“当我把姿态放到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低,我们才能好好交谈吗……我真希望你记住的不是我说话的姿态,而是我说话的内容。”
“没有这个机会了。”
“是的,永别了,先生。不用送也不用道别,我知道你们的,你们只有当下,没有记忆。其实就连憎恶我,你们也不太确定。”
“你对我们的误解很深。”
“这是你们给我的感受。”
“因此你看不起我们。”
“因此我看不起自己。”

评论

热度(4)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