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辰迪《握水》

(再强调一次除非开车否则我对攻受左右没啥意识,写出来比较无差,注意避雷…😂)
论单箭头的另一种可能


“下一个,刘浩辰!”
吴迪站在离射击场外十米外的休息地方,远远地注视着正在上场做准备的刘浩辰。
他曾经总有许多个“那么一瞬间”怀疑刘浩辰,但刘浩辰每一次都以及时的抬头和温暖的笑容都化解吴迪心里的疑惑,以至于吴迪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肯定自己的猜疑。他甚至在对刘浩辰的猜疑里开始猜疑自己:我怎么会这么想?
他看着刘浩辰的背影,又开始质问自己:你怎么会这么想?
“优秀!”教官大声宣布了成绩,“下一个!”
“耶!”刘浩辰大吼一声,把枪扔掉后,几乎是跳着跑到了吴迪身边。他极其自然地揽过了吴迪的肩膀,大大咧咧拍道,“兄弟,怎么样,我这水平也配得上当你的搭档吧?百发百中神枪手!”
吴迪转过面去,他看见刘浩辰在冲他抬眉。一下一下的,眼睛也瞪得老大,滴溜溜地闪着光。
“哪个不服打哪个!咻——咻——”
“得了得了,”吴迪把刘浩辰的手拍下来了,“幼不幼稚,才一个优秀而已。”
刘浩辰凑过脸去,嘿嘿笑了,“哪是,谁能比得上您吴大爷,百年一遇的天才,”笑完却不等吴迪反驳,立刻收回架势,变成站到吴迪身边,大气地恭维道,“年年全优啊!”
连胳膊都收回了,不揽住吴迪,不做那样有亲昵意味的动作。只站到他旁边,把手垂下,垂到吴迪手边,给吴迪一种“只要伸手,就能抓住他”的错觉。
这手背间一指的距离,却渐渐隔开了一道鸿沟。吴迪看见了刘浩辰笑容后面的无奈,可他也不想让刘浩辰这么有压力。说到底搭档这种事,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分,哪儿需要这么多讲究。更何况,吴迪自认为自己跟刘浩辰还挺合得来的。
可他怎么就这么想跟自己保持距离呢?吴迪纳闷道,既然想把自己推开,为什么又要这么努力地跟自己做搭档?
“还发呆,”刘浩辰撞了撞肩膀,突然贼眉鼠眼地说到,“看美女看得神儿都飞啦?人都走远啦!”
美女?吴迪这才回过神,匆忙里,捕捉到了亚莉走远的最后一点背影。
“啊……”
“啧……”刘浩辰搭了搭嘴,“怎么,喜欢啊?”
“不是……”
“喜欢就直说。”
“没……”
“你还不好意思?”刘浩辰又笑了,“嘿,你还不好意思?”
“我没不好意思,”吴迪连连摆手,“别说这事儿了啊,继续考核去。”
刘浩辰见吴迪背对他走了,立刻来了兴致,去推搡他的肩背,“你就不好意思,你就不好意思了,还装!傻小子,喜欢就去追啊!”
吴迪转过身,直接把手指到了刘浩辰鼻子上:“刘浩辰我警告你啊,不许造谣。”
刘浩辰结结巴巴了一阵,白眼一翻,又反咬一口,无赖道:“我造什么谣了?你说我造谣你才是造谣呢。”
于是刘浩辰得理不饶人,从上午烦吴迪烦到了晚上,跟个复读机似的。”
“去追啊,吴迪,喜欢就去追她啊!”
刘浩辰在上铺,探出头来,眯着眼睛对睡在下铺的吴迪笑。
吴迪看见了,刘浩辰这样笑的时候,牙齿都会露出来,他就一颗两颗去数,根本不听刘浩辰在说什么。
“吴迪,我都打听好了,那姑娘叫亚莉,也是咱们老师的学生,就是分支不同……”
“你睡不睡,明天还有测验。”
吴迪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像是要打刘浩辰的脸。刘浩辰应急也就伸出手做防备姿态,反过来拍打吴迪的手背。吴迪好强,不愿意白白挨打了,就干脆坐起来去抓刘浩辰,惹得刘浩辰哈哈作笑,像个赖皮小子。
结果还是吴迪技高一筹,稳稳地抓住刘浩辰大意了的手腕。他知道自己只要一用力,刘浩辰就得乖乖滚下来,吓得刘浩辰也大喊:“我错了,哥!我错了!你放开我!我、我要睡觉了,明天还有测验!哥,我要睡觉了!”
“你还想睡觉?”吴迪猛地扬起另一只手,“我打死你我!你还想睡觉……”
“哎!哎!”除了被吴迪抓住的那条胳膊动态不得,刘浩辰立刻缩起来了,像个刺猬似的,“君子动口不动手!”
吴迪也没真想揍他,哼了一声,悠悠算是放过他了。
得令,刺猬立刻展开了,变成一条赖皮蛇,又去纠缠他。
刘浩辰挤眉弄眼道:“吴迪,我看出来你喜欢她了。”
“刘浩辰,你是神仙?你怎么能看出来我喜欢谁?”
“我熟悉你啊!你是我搭档,你撅个屁股我都知道你要放啥味儿的屁。”
“去去去,恶不恶心啊你……”
“吴迪,真的,我跟你说,喜欢谁就要去追谁,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
可吴迪反应过来后发现,我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刘浩辰,前进也好后退也罢,从来只是我指挥你配合,你根本没打算给我留一点同行的余地。
“我要去国外带飞。”
以至于后面吴迪只要想起那天刘浩辰说这句话,都觉得自己活该。
他是真活该,他就应该从头到尾坚定不移地质疑刘浩辰,刘浩辰根本没想跟自己做一对搭档。
起码没打算长久地做搭档。
不然呢?刘浩辰说那话的表情和语气他还不熟悉?他太他妈熟悉了!刘浩辰就喜欢推开他,刘浩辰就喜欢在揽紧他肩膀的时候又用力推开他:“吴迪,喜欢就去追呗!”
“为什么?!”吴迪愤怒地质问,“为什么,刘浩辰?!”
他不仅质问刘浩辰,他还质问自己,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刘浩辰哼笑了一声,轻轻的,似乎是怕触碰到吴迪敏感的神经。但吴迪现在已经是点燃的火药桶了,他恨不得抓住、他恨不得掐死刘浩辰,一了百了得了。
“你、你……”吴迪搭在栏杆上的手在颤抖,“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这下,他听到刘浩辰放下顾虑、彻底的无奈了:“我连这决定是怎么做下来的都不知道。”
吴迪了解刘浩辰,这的确是一句实话,他没有办法也没有立场把气撒到刘浩辰身上。他那一瞬间又想起了他在质疑刘浩辰时。常常会反思自己的“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你即便读懂了所有复杂的战略书籍,可你读懂过刘浩辰那双简单的眼睛吗?
没有,他没懂过。刘浩辰是个心思缜密却又足够单纯的人,他的眼神简单到吴迪复杂的脑回路根本读不懂。
于是他看刘浩辰,不仅是眼睛,连他这一个人都,都渐渐被水雾包裹住了。
“吴迪……最优秀的只有一个,”急切过后,刘浩辰的眼神还是远了,远到吴迪抓不住够不着,而更残忍的是他连手都不敢伸。他只能无力地接受真的有一层水雾渐渐隔在了他们中间,他能轻而易举穿过去、但是穿来穿去怎么都达不到终点,他还是迷失在了刘浩辰的简单里,“是你。”
“我?”吴迪不可置信地复述道。
“是你。”刘浩辰又肯定了一遍。
刘浩辰说,是你,吴迪。就这么简单。
他念吴迪名字的时候吴迪看见,这次不是水雾、而是清澈的水,从刘浩辰温柔的眼里溢出来了。在失神里,刘浩辰化成的水慢慢淹没了吴迪,叫他迷茫的更加迷茫,叫他窒息的更加窒息。
可他竟然还在莫须有的痛苦里,尝到了真切的解脱。
吴迪机械地问:“这是原因吗……”
刘浩辰坚定地点了点头:“是。”
“可我,”吴迪皱起了眉头,无措地改正道,“可我们,是搭档……搭档是,不分这些的……吧?”
刘浩辰提了一下嘴角,又拍了拍吴迪的肩膀,这对吴迪而言不是安慰,反而是一把尖刀,把他七零八落的扎得更加破碎不堪。
他觉得刘浩辰的表情分明在嘲讽他,瞧,连你自己都不相信。
于是他也露出了自嘲的苦涩。
刘浩辰见状,便带着急切,又足够宽容地解释道:“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一个要付出得多一些。”
这是什么意思?
吴迪想不通。
反正他的理智也被打碎了,当时只有本性让他恨不得一把抓住刘浩辰,把这人抓碎了扒开看个清楚。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你一声不吭离开我、让我失去最优秀的搭档,结果还是你付出得多一些?
可他也恨不得一把抓住刘浩辰,把他抓紧了抓住了让他永远留下。
但是,但是啊,他就是伸不出手——
刘浩辰一直在推他,推他去取得更优秀的成绩、推他去追最漂亮的女生、推他去更好的地方、推他去成为最优秀的飞行员。可他踉踉跄跄往前走,没法推开身后的刘浩辰。他知道人和人生来是不同的,刘浩辰要想跟自己做搭档那就得比去跟别人做搭档还要付出一倍两倍三倍十倍百倍千倍的努力,可是刘浩辰没选别人,他就选了自己,死皮赖脸,吴迪都想给他跪下了,大爷,你干嘛非得选我?你看上我哪点了我改好不好?刘浩辰那时候不是说,“嘿嘿,因为你……”
是咱班最好的,我当然抱你的大腿啦!有本事你改,你去变成最差的?
这绝对不可能啊!吴迪只好让刘浩辰挂着他的脖子撒娇,大神,借我抱个大腿吧,我保证以后乖乖当你的僚机,绝对不谋权篡位。
你看这样好不好啊,你指挥,我行动,你动脑子我出力。
错误、当然,一起承……我背!我背!
吴迪的眼泪在心里掉了下来。他那时候是伸手了的:“别说这些。”
他那时候是可以朝刘浩辰伸手的,是可以抓住这个人的。
可是刘浩辰没抓他的手,刘浩辰躲开了,跳起来去抱他的胳膊他的肩膀他的脖子甚至他的脑袋:“我就知道吴迪最好!”
阴差阳错的,就像滑过掌心的水,再温柔,也抓不住了。



end



半夜乱写2333

评论(6)

热度(15)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