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辰迪《好时光》


集训结束后年底有几天的小长假,吴迪拎起包就跑,留下刘浩辰一个人在宿舍清理行李。
其实他的行李也不多,主要是杂了,该带该留该丢的,积累了很大一堆,要分出来还真得花点时间,干脆的,他就慢慢清理了。
刘浩辰坐在地上,正好面对的是宿舍的窗户。这个季节已经很冷了,他坐了会儿,悲痛地觉得自己的屁股蛋已被冻住,可阳光透过窗户洒到他的脸上,他又觉得暖洋洋的。
“冰火两重天啊,”他嘀咕了一声,一眼扫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怎么还还有吴迪的东西在我箱子里?”
他把那件衣服全部掀开,是一本日记。
“怎么跑到我的箱子里来了?”刘浩辰把日记本放到腿上,仔细端详起来,“老弟,你这是有心事,想送给我看?”
但刘浩辰是一个多么遵纪守法三讲五有的好青年,他二话不说就给吴迪打了个电话,一边嘲讽他东西乱丢,一边夸自己多么诚实。
吴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日记本是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啊?”刘浩辰愣了。
吴迪趁机话锋一转,佯怒道:“你以为我故意把我的日记本塞你那儿,就是为了给你看?你脸真大。别的不说,刘浩辰,你天天跟我住一屋,你见过我写日记吗?”
刘浩辰窘迫极了:“你,你、不写,没见过……”
吴迪得逞,嚣张地笑了:“傻子!收下吧,别的不说,练练字!”
说到字,刘浩辰就不服气了:“字如其人你听说过吗?我的字帅气到不需要练!”
“你也不照照镜子——”吴迪嗤笑一声,“哦,镜子都被你丑碎了。”
刘浩辰悲痛地抗议道:“挂了挂了,我这么大的帅哥你都不珍惜,这天被你聊死了。”
“拜拜,我也要安检了。”
“哎!到家了给我发条短信。”
“就不发。”
挂了电话后,刘浩辰冲手机做了个鬼脸。
“有本事你真别发!”
但既然说明了是礼物,刘浩辰还是很开心的。他哼着小调儿,慢慢悠悠把日记本翻开了,完全忘却了自己的屁股蛋已经被冻到没知觉。
翻了没两页,刘浩辰目瞪口呆:“吴迪,咱俩到底谁是傻子啊?!”


7月2日 晴
好不容易抽个一等奖,竟然是两个日记本,什么店家,真抠。
回头把另外一个送给浩辰吧,丑得般配。

“吴迪你真实在!”
转念一想,刘浩辰又觉得什么不对。
“丑得般配,你这不是在骂自己吗?”


7月25日 晴
我果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这周末再送吧。


7月29日 晴
他妈的刘浩辰竟然和班上女生出去野炊!凭什么不带我!不送了!

“我去,感叹号能打满一页!厉害了我的迪!”


7月30日 雨
刘浩辰竟然从山上滚下来掉河里了,骨折外带发高烧,害我在医院忙活了一整天。
叫你不带我,遭天谴了吧,活该!

“谴字还写错了,”刘浩辰啧了一声,“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儿啊。”


7月31日 雨
浩辰今天上午终于脱离昏迷了,眼都没睁开,第一句话就是“吴迪,我好饿”。
他怎么知道我在的,吓死我了。

“……”
刘浩辰忍了忍,还是笑出来了。
“我当然知道你在。再说了,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8月1日 小雨
照顾祖宗。


8月7日 晴
终于出院了,他再不好起来我就要累死了。

“辛苦啦,吴迪……”


9月2日 晴
在行李里发现了这个日记本……
回顾前情,总结:刘浩辰是个混蛋。

“大哥,你这批判来得毫无逻辑啊!”


9月3日 多云
今天上课的时候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个日记本,打算送给浩辰的。
也不知道那本粉不啦叽的他喜不喜欢。

刘浩辰无奈地看着句号后面那个手画的邪恶的表情,想来吴迪也经常这样嚣张地得瑟。
到莫名有几分可爱了。


9月30日 阴
火车轰轰驶向远处
远行的人儿都记得回家
像蚂蚁 背着忙碌的行囊
从一座荒凉的美梦
沉睡到另一个梦中
脚步匆匆 追赶时间的潮流
只有我 一个人在宿舍
忘却了 把日记送给他

“好诗,好诗。超现代魔幻主义修饰,最后两句充分体现了作者睹物思人的心情。”
带着玩笑的意思,刘浩辰喜滋滋地又默念了一遍,却越念越觉得喜欢。
“从一座荒凉的美梦,沉睡到另一个梦中……”
他慢慢摸过这行字。
想起了,刚开学时,两人从天南海北遇见,那一种命中注定的心情。


10月1日 晴
浩辰回去了,我一个人在学校,只剩下吃饭看书训练睡觉了。
哦,还有写日记。
等他回来,我得把日记本送给他。
重阳节礼物?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不干脆清明节烧给我呢?!”


10月2日 晴
浩辰今天给我打电话,说他去西藏玩了。我觉得等他放假回来,出现在我面前的会是一坨黑煤炭……


10月3日 晴
今天训练受了点伤,在医务室敷冰袋的时候正好浩辰发短信过来,说他坐驴车被拱到地上去了,在路边的小诊所里打绷带消炎,笑死我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没良心的,你还笑,”刘浩辰委屈地说,“凭什么你受伤了都不告诉我,也让我笑笑啊。”


10月4日 晴


再之后,就没有内容了。
刘浩辰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于是仔细地翻查了一遍,仍然是没有内容了。
“他还真不爱写日记,”刘浩辰又从第一页看起,翻来覆去看,一个字一个字念,“写了也没几句话,发微博呢。”
然后他自己想理由,为吴迪开脱:学业这么忙,有时间把作业和训练搞都不错了,还写什么日记。
再说了,每天都不是千篇一律过吗?实在是淡如白水,没有什么重大事件需要被一笔一划写下来,永远记载在白纸上。
这么想,吴迪写下这些无聊扯皮的事件,已经算是当时的他想要记下的、无比珍惜的回忆了。
“全是我的黑历史啊……”
冬季的阳光照在脸上,把刘浩辰整个人都晒软了。他干脆垂下眼,只让强烈的光去照到吴迪好看的字上;他又伸手去摸那些字的影子;喜欢久了,终于哧哧地笑道:“吴迪,你就不能写我一点好。”
手机突然叮了一声,打破了下午的安静。有短信来了。
怕是学校通知,刘浩辰赶紧放下了思绪,伸手把手机捡了回来。
定睛一看,发件人却仍是吴迪,内容也是吴迪精炼的风格。
一行比日记还要简短的话。
“浩辰,我到家了。”


end


是这样的,我的习惯是名字之间打了/的是非cp向,名字缩写是cp向,但我一般吃无差写出来的日常也比较无差,逆cp啥的我没什么意识…注意避雷就是了
最后再叨叨一句,这种先甜后苦惨兮兮的搭档组合我在章吴那儿真是写够了,没想到看个电影又给我拉进这么一对…命啊!

评论(4)

热度(30)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