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75

75.甘棠遗爱 4


章北海的如约而至反而吓了吴岳一大跳,听到有人敲门,他第一反应竟然是慌乱地收娃娃,别叫人看到去了
但章北海还是尽收眼底,他坐到床边去,探了探,自然地问道:“粉丝送的?”
“啊,”吴岳结结巴巴道,“不然呢,我自己会买这玩意儿?”
章北海拿过来了,在手里翻来覆去看,还真是纯手工做的,又粗糙又细致,连花纹都是一针一线缝的。
“很可爱。”他笑了笑,又说,“很像你。”
吴岳有些不好意思了,故意玩笑道:“这我儿子,能不像我?”
“儿子?”
章北海这下把娃娃拿起来了,放到面前仔细端详,还特意扶了扶眼镜。吴岳手搭在白色的病号被子上,干脆斜着身子把脸凑过去,“请章律师鉴定鉴定,是亲生的吧?”
“我是律师,又不是医生,怎么鉴定?”
“你看嘛。目测法,你数学老师没教你目测吗?”
章北海一边举起娃娃,贴到吴岳脸边,一边笑着回答,“我的数学老师一般只教数学,不教伦理。”
左右比量了一下,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像,主要眼睛眉毛绣得好,很传神。
“是亲生的。”章北海带着一种老中医把喜脉的范儿,认真地肯定道。
吴岳见他这么配合自己,也乐了,“儿子,这你章叔叔,快叫叔叔。”
章北海却一本正经纠正道:“伯伯。”
“叔叔,”吴岳见他这般认真,也强调道,“别占我便宜,你比我小,不信咱们两个现在翻身份证。”
章北海摇摇头:“你不是叫我哥哥么,那你儿子应该叫我伯伯。”
“……”忘了这茬儿,吴岳愣了一下,旋即不满道,“你把我儿子还我。”
还真可爱,叫哥哥上瘾,当爹也上瘾了。
“吴岳,你喜欢小孩子?”
“要讨厌小孩子,我和江老师开什么基金会?”
“也是。”
把娃娃放回床头后,吴岳小心地问:“你呢,北海?”
“嗯?”
“你喜欢小孩子吗?”
“还好吧。”
“哦……”
章北海看出了吴岳眼底的情绪。他其实除了已有的,包括物质的现实和精神的目标,不会去特别在意没有的东西。他要是真的想要什么,他自己会去争取,断然不会一步一步把生活退让成如今这样。
“不说这个了,我更在意你的伤。”章北海的语气温柔了下来,带着一丝哄孩子的味道,“怎么样,具体的情况是什么?”
吴岳摇摇头:“我没事,普通的钝器击伤,伤了点皮肉,但是真的没骨折骨裂那么严重,休息几天就好了。”
吴岳就知道章北海不放心,检查单和医嘱都准备好了,直接递给他看。在章北海仔细查阅的时候,吴岳两手空空,不知道该抓些什么、又该放些什么,只能手足无措地空在那里,听章北海一页一页翻动那些把事态轻描淡写的纸张。
良久,吴岳才重新开口:“北海,你……最近不要上网了。”
“哦?”章北海扶了扶眼镜,“我都看到了,没关系的。”
“我真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吴岳低着头,“对不起,又让你受无妄之灾了。”
“我还要谢谢你救我。”
“这……你千万别这么说,北海……无论如何,这事被放大了,给你……”
章北海打断了吴岳的愧疚,安慰道:“没关系的,吴岳。”
“可你也没说过「有关系」。”吴岳并没有被安慰到,只能无力地说道,“我认识你二十年,也没看你说这些话。北海,你总在说「没关系」、「没关系」,因此我都很难想象,什么事情在你面前会是「有关系」的。你常常给我的感觉就是,无论发生什么,在你这里都一样,都是「没关系」的。”
“是吗?”章北海回忆了一会儿,“这倒是我做得不好……”
“这也不算好不好,你就是这样豁达的人。”
“倒不是豁达。”
“那是什么?”吴岳碎碎念道,“夸你你不听,那这就是无情了。”
“差不多吧,”章北海坦诚地笑了,“不能影响到我的,自然没有关系。”
吴岳有些意外,思虑后,更加愧疚了:“这么大的负面消息竟然不会影响你?就算你内心强大,可多少会涉及你的声誉……”
“所以我才说,这不会影响到我。”章北海把检查单仔细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拍了拍吴岳的手,这种小小的肢体接触总能让两个人都迅速静下心来,“我现在在乎的是律师这个身份,旁的已经和我无关了。网上这些话影响不到我的工作,因为想来委托我办事的客人,看重的只会是我的业务水平。”
他又细声说,像叙述一个秘密:“吴岳,我说没关系那就是没关系,你不要多想,我不会在你面前逞强。”
吴岳依旧只是叹气:“你就算逞强也没用,北海,我只有害你的能力,没有帮你的能力。”
“那你就害我吧。”章北海握住了吴岳空荡荡的手,“就像你之前说的,我总在祸害你。”
吴岳便抬起头,认真地问道:“章律师,我能害你吗?”
章北海取下眼镜,揉了揉睛明穴。他这种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信的人,在这时候竟然也有一种认命的意味:“悉听尊便。”

两年以后再回味那个不顾一切的吻,似乎已经轻柔地不在记忆中了。
不过有改变的,也就有没改变的。祁采蘩还是那浪荡样儿,没事骚扰一下章北海。她似乎真的很喜欢章北海,章北海又正好拿她这一套没辙,惹不起躲得起,弄得吴岳明知陆岁可以镇住祁采蘩,可他偏偏不叫陆老师出手相助,反而看热闹的心越来越重,就喜欢瞧章北海没辙的无奈表情。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结果祁采蘩也抓到了吴岳的联系方式,丝毫不放过他。这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来一回次数多了,竟然也变成了好朋友。
正如陆岁所说,祁采蘩虽然人不咋样甚至多数时间内讨厌得很,但业务水平实在没得说。她来帮吴岳拍MV,上到六十岁下到十六岁,就没有她不能演的。
吴老板休息的时候,好奇便问了:“祁姐,您演戏这么厉害,这业内都知道的,为什么你从来不去拍大片?”
祁采蘩小扇子一扑,笑嘻嘻地赖到他身上去了,“小笨蛋,因为人家演戏有自己的一套,不听话,没有人敢请人家拍呀……要不,小笨蛋这么有钱,给人家投资一部?人家保证给您拿个奖回来,嘻嘻嘻……您要金鸡、金鹰,还是百花奖呀……”
吴岳这都懒得躲了,随她的手在自己脸上捏来捏去,“我就好奇问一句,演戏的事情,我一窍不通的。”
“那是,毕竟小笨蛋只会唱歌,连女人都不会碰……”祁采蘩笑嘻嘻地揽住吴岳的胳膊,嘴唇彻底贴到他朵边上去,害羞又放荡地问,“小笨蛋,你家海哥哥最近在忙些什么呀,怎么都见不到人……人家好想他哦……”
“章北海?”吴岳打了个激灵后,故作冷漠地说,“不知道,我上次见他还是去年的事,这么久没消息,大概是死了吧。”
“哎呀,死掉了?”祁采蘩呜呼一声,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怎么说死就死了,一个念想也不留?真绝情……人家好伤心哦……嘤……”
在一旁收拾东西的陆岁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陆大导演实在后悔:他就不该答应吴岳写歌,写完歌就不该答应吴岳来帮忙录歌,录完歌就不该答应吴岳来拍MV——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但是他真没想到吴岳莫名其妙跟祁采蘩关系这么好了,指定了非要这个神经病演女一号……
“嘻嘻,师兄,你这么讨厌人家,怕不是暗恋人家……”
“你信不信我今天就替师门除害?”
“啊,来吧,师兄,你打死我,我好去和海哥哥做一对亡命鸳鸯……”
这不神经病这是什么?!
陆岁气急败坏,当即发了一条微博严厉谴责吴老板瞎招员工的行为。吴老板摸了摸胡子,气定神闲说关于这个事儿,法律合同我不太懂,这样,我给你推荐一家不错的事务所,你可以咨询一下章律师,遂圈章北海。
陆岁用了八百个翻白眼的表情回复道:“他不是死了吗?你圈一个死人是想要我收尸?”
章北海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去世了。
与惨淡的“丧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吴岳的粉丝群里充满了喜气洋洋欢度新年的氛围。一来吴岳又要发新专辑开演唱会上春晚了,二来他那位不可说的前任搭档终于不会纠缠自己家小哥哥了。
吓得身处美国心牵大陆的褚岩赶紧给他海哥飞了个国际长途:“您、您没事儿吧……”
“小褚?”章北海也觉得莫名其妙,听他这语气,入了魔似的,纽约大地震了?“你别急,发生什么了吗?”
听到章北海照常平淡的声音,褚岩一颗扑通扑通跳成迪斯科的心这下安定下来,“您没事儿就……”
那“好”字还没出来,他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背景声。
“怎么了,北海?”
欸,岳、岳哥?
褚岩愣了一下。
按照行程安排,吴岳要录春晚,不应该早去了北京吗,怎么会和章北海在一起……
电话那头,章北海低声说:“小褚的电话。”
“哦……那你们慢慢说,我不插嘴了。”
听这音量,两人还靠得挺近?
“海哥?”褚岩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岳哥也在?”
“在。”章北海低头看,可不在嘛,自己坐在床上,吴岳靠在自己身上,多暖和的人肉背垫,“我年底正好在北京出差,他来北京了,我就和他碰了面。你找他有事,需要我把电话给他吗?”
“啊,没,没事了……”褚岩尴尬地笑了一声,“拜个早年,祝你们新春快乐……”
“谢谢,”章北海抿嘴,语气里也带上了浅浅的笑意,“没那回事儿,你放心,我和吴岳都很好,也祝你和东方新春快乐。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我一直到正月十五,都在北京,有空的话,我们可以聚一聚,有一些事情我想当面请教一下你。”
“海哥,您这说什么话……”褚岩有些意外,章北海一向是坦诚的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
还是说,有什么事不能当着岳哥的面说……
多想无益,褚岩决定先把这思绪放开,仔细算了算行程,这才郑重地回复道:“我大概初三晚上八点下飞机,您要是方便的话,我们初六见一面,可以吗?”
“好的,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等你平安回国了告诉我一声,我去定时间和地点,初四我再回复你具体安排。”
“行,那就麻烦您了。”
多余再寒暄几句,章北海才挂了电话。低头一看,吴岳已经打起了游戏。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录节目。”
吴岳打起游戏就不管他了,只敷衍道:“等我打完这一局,不然中途下线陆老师要杀人的……你要困了你先睡呗,难不成还要我给你唱安眠曲?”
“好啊。”章北海把手机和书都放到了床头柜上,再折回身,他的眼镜刚刚也取下来了,所以吴岳玩的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他都不太看得清,也看不懂,只靠过去,慢慢地说:“好久没听你唱歌了,吴老板。”
吴岳哼了一声:“我也很久没听你念刑法了,章律师。”


听夏虫晃影 碎冰碰瓷 昏沉睡意
梦冬日醅酒 遥远记忆
风雪缱绻 炉火温烟 伏卷而眠
轻唤不醒 勾闲两笔你的样子
--《甘棠遗爱》


tbc


时间线跳得飞快,还有七年就大结局了…但愿我90章前能写完

评论

热度(11)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