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73

73.甘棠遗爱 2

那闹事的男人被拘走后,保险起见,陆岁还是赶紧把吴岳送到医院去检查。走前见吴岳那依依不舍的小眼神,气得他一巴掌拍开了章北海扶着吴岳的胳膊,恶狠狠地威胁道:“再不走我把你眼睛珠子挖下来!”
“陆老师,你别这么残暴,当着律师的面儿你也敢瞎说,”吴岳又瞧瞧看了章北海一眼后,语气才软了下来,似乎讨好道,“我走我走,但我背上疼,你不要催我……”
“吴岳,我……”
章北海的担心不言而喻,只是话还没说完,背后一声九曲十八弯的“哎哟……”,把所有人的鸡皮疙瘩都叫起来了。
“章律师,谢谢您。”雇章北海的那女人扭着屁股靠了上去,章北海躲了一下,愣是被人挽住胳膊拉回来了,“跑什么呀,人家还能吃了你嘛……”
“祁小姐,请您自重……”
吴岳见章北海难得慌乱,还瞟自己的表情,大概是怕自己生气;但吴岳还真不生气,反而有些幸灾乐祸觉得好笑。
勾引章北海那和勾引柳下惠有区别吗?
“哟,这不是祁灵祁大小姐吗吗,”陆岁阴阳怪气叫了一声,直接把吴岳拉到自己身后头,隔开了两拨人的距离,“怎么,又出来拈草了?”
“陆哥,人家叫采蘩,”祁采蘩娇嗔了一声,“您怎么老不改口呀。”
陆岁皮笑肉不笑道:“我不是说过,等有人娶你这老妖精,我再改口当贺礼嘛。”
“嘻,您真讨厌,”祁采蘩拿手柔软地点了陆岁以下,又贴住章北海扭来扭去,仰着面盯住他,风情万种地说道,“什么老妖精,人家永远十八岁呢。”
章北海却挣脱不开,还当着吴岳的面儿,他恨不得一领带吊死在这里。
更可气也不知道吴岳突然想起了什么,莫名其妙插嘴道:“那您知道您现在挽的这哥们儿都三十八了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祁采蘩这才注意到陆岁背后还有个人呢。
“哟,这不是我们家岳岳吗?”祁采蘩慢慢从章北海身上松了手,眯着眼睛超吴岳走去,边走边笑道,“咱们可是许久没见了,来来,叙叙旧呀!”
什么呀,我压根儿不认识您!吴岳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去!”
陆岁不比章北海,章北海碍着身份不好推搡雇主,陆岁烦了那就真是直接推人,管你男女。他把祁采蘩推到了章北海胸前,章北海接不好接躲不好躲,只得两只手扶住了祁采蘩的胳膊,才没让她摔了。
“哎哟,好疼呀……”祁采蘩娇呼一声,“谢谢您,章律师,您的手真软……”
“疼?哪儿疼你让你们家律师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陆岁挑了挑眉,“祁灵,我可告诉你,吴岳现在跟我混是我的人,你要来横店拍戏就好好拍戏,别没事招惹他。我脾气好不好你是知道的,这儿记者也不少了,要不咱们打一架再闹大点头条见?”
“别、别,”说到陆岁脾气,祁采蘩还真怕他,连连示弱,掐起笑容道,“瞧您说的什么话呀,师兄,我这就走啦……走吧,海哥哥,咱们去聊正事儿啦。”
“噗……”吴岳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来了。
章北海停下脚步,无比怨念地转过头。
吴岳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抿着嘴点头,“海哥哥……难得碰面,咱哥俩晚上一起吃饭啊。你可别乱走,把地址给我我叫李哥去接你,好不好呀,海哥哥?”
都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好在吴岳不在意这些,还能开玩笑说明他心情也不错,于是章北海的神情柔和了许多,“行,岳弟弟,快去医院吧,检查完了给我发个短信。”
“什么哥哥弟弟,你俩四十岁的人了还这样恶心是不是有病?!”
陆岁不由分说把大袄给吴岳罩上,满脸嫌弃地揽着人走了。

到了医院,吴岳还是乐不可支,一直在傻笑。陆岁就奇了怪了,一棍子被人敲了笑穴?
“不是,陆老师,我就没见过章北海那表情,越想越觉得好笑。”
“你俩很熟吗?”陆岁问完,又反应过来,“哦,你俩以前是组合来着……”
“不不不,我们一点儿也不熟。”吴岳摆摆手,陆岁心里想笑成这样还说不熟,你当我是瞎子?
“真不熟,”吴岳捏起衣服袖口,声音越来越小,“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也没机会熟。”
这也不算假话,吴岳偷偷地想。
这都二月快过年了,算来上次还是国庆节见的面……他俩总是在国庆节见面,然后过年借着和大C聚会见一次,别的时间就很少碰到了。
别说熟了,连交恶的机会都没有。
“那倒是。”陆岁冷笑一声,“一点儿都不熟……横店那么吵,一耳朵就听出来人来了。”
“我、我这不是,”吴岳捏紧了袖口,急忙解释道,“职业习惯,对声音敏感。我不熟悉他的人,但是我熟悉他的声音……”
“哼……”陆岁又冷笑了一声,见吴岳越来越窘迫,那表情他真是看得反胃,就不再说话了。
陆岁突然放弃追问,让吴岳悄悄松了口气,只是他又看陆岁表情不太好,似乎血海深仇,便主动探过去问:“怎么了,陆老师?”
陆岁迟迟扫了吴岳一眼:“吴老师,你知道我的脾气的,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
“啊……”吴岳点了点头,温声道,“所以,您有什么事儿,您现在跟我说呗……”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陆岁又恢复了凶凶的表情,“吴老师,记者要来采访你了,你还不去床上躺着?”
“我没事……”
“你还是躺着吧,装严重一点才没事。”陆岁的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把吴岳摁到病床上去了,才慢慢说道,“祁灵是我师妹,我了解她,这人虽然不正经,但败只败自己人品,伤天害理的事儿她不做,职业素质绝对没得说,演技更是一流。那男的我师姐给我说了,借着男女朋友的关系骗了祁灵不少钱,还有公司股票房产什么的。祁灵一般不在乎那点养男人的小钱,但这次都请律师了,怕是事情真闹得挺大。”
吴岳愣了愣:“这么说,祁小姐还是个好人?”
“你幼稚不幼稚?”陆岁白了他一眼,“现在小孩子都不说这是个好人这是个坏人。”
“那……”
“就事论事,跟那男的,她是受害者,但她要想睡你朋友,手段也多得去了。”
“噗……”
见吴岳又笑喷了,陆岁眉头一皱。
他原以为吴岳会担心或者着急的,这笑成傻逼是怎么个情况?
“睡谁?睡章北海?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你们……”陆岁也摸不着头脑了。
吴岳笑了半分钟,才捂着肚子停下来:“她、她,她怕是抱着一套法律大全睡觉,都比睡章北海要明智。章北海是个什么样的人?陆老师,别的我不敢保证,章北海爱惜自己的羽毛,比娱乐圈任何一个人都更甚之。”



tbc

评论

热度(9)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