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72

72.甘棠遗爱 1

 

年底了,吴岳还真跑去拍戏,顺便的,电视剧《甘棠遗爱》的同名主题曲也交给他唱了。

陆岁之前给他的剧本怕是个假的,到了片场吴岳才知道自己要演的其实是个教书先生。剧情也不是什么黑帮火拼,而是要上星的正剧,一代清官的人生历程,他就在那清官小时候上学的私塾里教书。

和他搭戏的是童星,年龄比他小不少,脾气比他大太多,一言不合就自己喊“卡”。吴岳本就不是专业的,演技连章北海都骗不过,也就来这里打个酱油混个人情,结果被小孩子挑三拣四;他虽心底不在意,但面上终归有些难堪,应付得满头大汗。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待,正在他发愁的时候,可没想过有一天真会被来采访的记者拯救。李哥问他片场休息有没有精力接受采访,身心俱疲的吴岳精神气立刻起来了,像一瞬间滚开的水,咕噜咕噜冒着新鲜的小泡儿。

他随即把剧本塞进了旁边陆岁的怀里,手往前一抻,站起来就要走。陆岁明白他那心里想什么呢,也有些无奈,好心提醒道:“你就这样去,不换衣服?”

吴岳提着褂儿,边跑边喊:“这样才真实,看得出来我是真在演戏,没用替身。”

那可爱的活泼劲儿弄得片场其他的人都笑了。

于是记者看到的吴岳,还就真是一位身着灰青色长褂的教书先生。

“连眼镜儿都做旧了,挺讲究呀。”

“那是,毕竟是我们陆岁导演出品的,细致的精品。”

吴岳笑得可开心了。

记者见状,便问:“第一次拍影视剧,有什么想和大家分享的有趣的事情吗?”

吴岳张口就来:“和陆岁导演对戏!”

那边,陆岁交待了几句,也慢慢悠悠走过来了。

“我得表扬一下吴岳同志,非常认真,非常敬业,就是有点儿烧设备。”

记者不解道:“烧设备?”

陆岁点点头,严肃道:“太认真啦,吴老师,明明一条就行的事儿,结果不完美的还不让过,我下次让他当导演算了。”

吴岳知道他这是抢在通稿之前给自己说好话呢,无功受禄,也捧回去了:“那好,你来唱歌,我来拍戏,看谁先把公司赔完?”

“别,这我可赔不起,”陆岁眼睛一转,又调笑道,“术业有专攻嘛——诶,吴老师,你不是唱歌的吗,怎么来演戏了?”

吴岳也开起了玩笑,故意板起脸反问道:“知道我是唱歌的,你还请我来演戏,陆老师,你这导演行不行啊?”

怎么捧着捧着互相“骂”起来?记者跟着也乐呵了:“你俩真关系好。”

“那是,”吴岳扯了扯衣袖,嫌弃道,“没少挨骂。”

“怎么?”

“你听他胡说!”记者还没问完,陆岁就打断了她的话,“我敢骂他?我骂他明天十亿人民就要骂我了!”

“没那么多——!”吴岳这下真是忍不住笑了,“没那么多,没那么多,过长江来打你的水军也才一百万!”

“去,”陆岁跟他推搡到了一起,拉起他的小手拍起他的胳膊,温声细语怪声怪调解释道,“我这是说,我哪儿会骂您,我爱惜您还来不及呢,吴老师。”

“您客气了,我也爱惜您。”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

他俩“虚假”的笑声带得摄像大哥也抖起了肩膀,记者干脆放弃了采访,补充道:“你们这是塑料姐妹花。”

陆岁似怨似赞地瞥了记者一眼:“为什么是‘姐妹花’?我们这很娘吗?兄弟花,塑料兄弟花。”

“诶陆老师,为了宣传,我们这应该是‘甘棠兄弟花’。”

“对对对对!还是吴老师聪明!”

“比不得、比不得,还是陆老师有才!”

都不用等到第二天吴岳百万水军来骂街,粉丝先免费把话题炒了起来,弄得陆岁也不好意思:“吴老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给我添这么多‘粉丝’干嘛?”

吴岳也是明白人:“你要是嫌一个一个移除麻烦你发微博骂我一声……”

话音未落,就听到外廊边有一道凌厉的女声,雷劈似的,把两人吓了一跳。

“别过来!别过来!”

“小娘们儿个头不大劲儿还挺足啊……叫你打!我他妈叫你打!”

“啊!!”

“打吗?你他妈还打吗?老子今天……”

“救命啊!”

“怎么了这是……”

片场其他人不自然地放下了手里的活儿,悉悉索索讨论了起来。

“不知道,不会是打架了吧?”

“在横店打架?我拍戏这么久,都没听说过,大概是在拍戏吧。”

“讲不定呢?”

吴岳和陆岁也觉得不太可能是真的打架,横店这么吵……

但那边的声音也是真的大。

“退后!”

“你、你谁啊?你敢拦我?你知不知道大爷我是谁?哦……我知道了,你就是这个婊子的姘头——我连你一起打!”

“真打架了!”

吴岳吼完后,拔腿就跑,撂着陆岁懵了许久,被风灌了个哆嗦才反应过来,抓起袄子就跟在吴岳后面追。

“你跑什么?什么打架了?人拍戏呢!把衣服穿上别冻着了!”

吴岳哪里还管得上大冬天割脸的风,那句“退后”的声音太他妈熟悉了,他想忍着不往那方面想都不行,腿不听他脑袋的话呀!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哪怕只有亿万万分之一的概率,只要碰上了,他下意识地就想去验证个虚实;唯一的侥幸全赌在这儿了——没准呢?

没准是他呢?

没准是他呢?

没准是他呢……

等人冲进人群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傻事,一根棍子已然砸下来了。

“北海!”

忽听得有人叫唤自己名字,章北海被那种惊天动地也震得恍惚;正恍惚着,自己就被一个人扑开了。

“哇!”

围观的人都吓坏了,止不住后退了几步。陆岁气喘吁吁刹在转角,远远一看这情况,不好,围了这么多人,还真是打架了;吴岳又是个傻小子,老天保佑可千万别出事;攥紧了大袄他就往人群里钻。

“啊……”

“吴、吴岳?”都顾不上身后的那名女当事人直接哭了,章北海看清了怀里的人,也吓得不轻,“吴岳?吴岳!”

“嗳、嗳,在呢,别叫魂了……”吴岳笑着咳嗽了一下,小声埋怨道,“嘶……他妈的,疼死老子了……”

能不疼吗?胳膊粗根棍儿呢!

“你……”章北海悬着的心放下来,无奈地笑了笑,“人多就别说这种话……”

“没事儿,他们听不到我骂街……”

“我扶你起来。”

“再躺会成吗,真疼……”

陆岁只见到吴岳被打倒在地,又见那动手的男子站原地,拎着棍子不知所措地嚣张着,嘴里还骂骂咧咧,说什么“姘头”、“婊子”之类的难听话,气得他眼睛立刻就红了,跟染了血似的。

“老子的人你也敢动?!”

他也聪明,不选什么杀伤力大的武器,连拳头都不动,一大袄子就呼上去了。

 

 

tbc

 

 

评论(2)

热度(14)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