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恶搞向《离婚现场》2

接着之前相声au设定走…反正现在tag也没啥人随便看看吧,觉得太雷就说一声我撤tag

先说一下师徒设定省得等会儿拎不清
常老爷子—史强 吴岳 章北海 褚岩(相声)
章老先生—东方 李维 赵鑫 章北海(快板、评书)
杨老师—丁仪(相声)汪淼(后面拜的)
叶老师—罗辑(相声)


第二天常老爷子依旧来了,还带着章老先生,丁仪本不慌张,这架势一看明明就是来教训章北海的,不仅不慌张他喜滋滋的简直还想唱歌;可没想过老人家们兴致比他更好,一电话又把正在家对唱小曲的杨老师叶老师打来了;八仙桌,方方正正四个角,正好。
不仅给小子们把关,老人家们也会出主意,今天捧逗互换,玩儿去吧,观众喜闻乐见嘛!
“我不答应!”
“你算老几?”
“我你师兄,你说我算老几!”
丁仪都不稀罕再多一句话骂汪淼了,如今手里捧着节目单,他的心简直在滴血。
《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这是个啥节目?这是个啥节目他不清楚啊?!——这是double^2升级版口吐莲花啊!!
可便宜汪淼了,吴岳和史强撑着手呵呵呵呵地笑,笑完大史还记得给章师弟把昨天的仇报了,故意调戏道:“丁老师,等你下来我也摸你裤衩检查检查!”
丁仪袖子一挥,风萧萧兮易水寒:“谢您,把手留着给我摔盆儿吧!”
于是上台了,汪淼格外活泼地蹦到了逗哏的位置。
“站错了?没错啊,今天我就站这儿!”
“丁老师捧哏?对,丁老师,重新介绍一下,我们丁仪丁老师,如今荣升成为我的捧哏儿啦!”汪淼拍了拍丁仪,“是不是呀,丁老师?”
“不是,”丁仪撅着嘴,勉强道,“我没捧过,这临时换的。”
“嗨,捧哏还不简单,我教您。您这么聪明,现学现卖不就成了,”汪淼掂起手指头,掰着数,“您记住,拢共就几句话——嗯,啊,哦,是吗?没听说过!去你的吧!”
“嗯。”
见丁仪不点头也不摇头,只轻轻敷衍一声,汪淼保险起见,探过头去问道:“知道了吧?”
丁仪还是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慢慢悠悠道:“啊……”
汪淼有些急了:“啊是什么?这台上问你话呢,知道了吧?”
丁仪机械地答应:“哦。”
汪淼渐渐反应过来了:“你玩儿我呢?”
“是吗?”
“丁仪!”
“没听说过。”
“你——”
“去你的吧!”
话音刚落,丁仪立刻后退一步,正色大喊:“丁仪!”
汪淼条件反射般地立正了,也大喊:“汪淼!”
“下台鞠躬!”
鞠完就溜。汪淼连身子都来不及直起来,可赶紧扑过去把人捞回来了。
“这才开始呢!”
也别盼想结尾了,到一半,丁仪的衣服就湿透透了。
好家伙汪淼也太舍得喷,路上洒水车的效率都比不上他报仇心切,史强和吴岳见丁仪那八辈子都没有的倒霉模样,在后台笑得差点要打滚。
啊呀——这就是恶人自有天收,杨老师看着老实,心里果然鬼灵着,就知道二徒弟在大徒弟这里尤其没有“捧哏权”,来个身份互换杀了大徒弟一个措手不及。
倒不比另外两对,捧逗互换章北海也活泼不到哪儿去,他和吴岳鲜少使那些个互相伤害的活儿,规规矩矩本本份份,担当“相声搭档,近如兄弟,亲如夫妻”后头那句,相敬更如宾,无冤无仇;罗辑大史则是互相伤害惯了,担中间一句,你占我便宜我占你便宜,换个位置根本不影响他俩怼来怼去,和平常没个两样。
只是两个捧哏的确有点过分,平常捧哏嗯嗯啊啊是是是没错呀跟个傻子似的,一变成逗哏,人精。
罗辑换到了逗哏的位置,没桌子挡着腿,那叫一个放荡不羁。大史见他心情好,便没了底线由着他开心了,使一出《智取威虎山》,连抽罗辑的腿,力气都小了三分,分明轻轻拨下去的。
“下去!谁让你踩椅子了?你见过哪个大英雄杨子荣跟土匪似的踩椅子的?”
罗辑爱演,大史就碰了他一下,意思让他腿从桌子上搁下去,他愣是飞身一个托马斯旋转,哐当扑地上,在不明所以的观众的惊呼声中,气愤又哀怨地扶住胸口:“你、你、你……你打我?!”
大史真愣了一下。我没用劲儿啊?这哪儿出了?戏说还珠??
罗辑一甩头,在观众的掌声中拖着腿,匍匐着往观众席爬,边爬边哭:“不让踩椅子就算了,还打我,我这是大英雄么。各位观众,您见过哪位大英雄被土匪一巴掌抽出三里地摔在地上的……受伤了!不演了!”
是,真没见过——这哪儿是大英雄,这分明是小祖宗!
好嘛,大史最后那点折腾人的小心思,全给罗辑哼哼唧唧赖走了。大史只能无奈地哼了一声,还是跑过去把人扶起来,温声细语劝道:“好好好,椅子给您踩……这样,画条线,咱一人踩一半成么?”
“成!”罗辑一秒恢复了精神,抄起扇子就在椅子上比划,“画条线,画条线,谁过了告老师。”
可好说好歹罗辑也是凭本事让大史没折腾他,最可恨是章北海,这时候就动用自己副班主的权力,把节目单儿换了一个。上台,他和吴岳捧哏互换,的确,结果使了个《论捧逗》,演着演着又换回去了,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换个身份结果裤衩都快湿透了的丁仪心里怎么那么恨。
汪淼揣着手,在一旁乐得肩膀都抖成筛子了。
他还使坏:“丁,我去跟师父商量,明儿咱还换。”
“换!”丁仪扒了袍子就摔他脸上,咬牙切齿,怒发冲冠,“我要换搭档!叫章北海来!”






摔盆:家里死人了长子摔盆,丁老师占了大史一个“我是你爸爸,你是我长子(我死了你给我摔盆)”的便宜
论捧逗:演到一半捧逗位置互换,然而章副班主吴老师演出前换一个位置、演出中又换一个位置,负负得正等于没换
口吐莲花:演出最后逗哏把水喷到捧哏身上……一个十分伤害捧哏的节目233

评论(1)

热度(20)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