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游心社

和山夕老师半夜半小时做的一个原耽人设,社里肯定不止这些人,只整理了主要角色


游心社,坐落在长江边儿的一个不大的曲艺社团/卖茶+卖声服务业,被粉丝戏谑“游泳社”、“摸鱼社”。发达前每年组织社员进行夏钓冬泳活动,发达中每年组织社员和票友一起进行夏钓冬泳活动,发达后每年和市政府合作组织开展社员、票友、市民、全国垂钓爱好者、全国冬泳爱好者进行“我爱长江”夏钓冬泳活动——这个业务范围也是很迷醉的。


社长邹平城,正儿八经天津人,曾经在天津说相声,后面跟搭档白梅裂穴后,散心散到长江一带,就干脆另起东山了。台上风格那就是一个字稳,游心社最重要的台柱子。
不过比起说相声,快板和评书才是邹社长的拿手绝活,只是总想起和白梅搭档的日子,周让之又不感兴趣(其实是体贴他)不求他教,除了私下练习,公开场合就不轻易使了。
是个看起来十分慈祥无害的大叔(?),绝少发脾气,捧哏的时候无论逗哏怎么闹,都自带“宠溺max”buff。
“呵呵。”


小秘书周让之,师从邹平城,亦搭档。台上风格撒丫子浪。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身段比唱腔好太多,扇子、抹布、拳脚都能使得虎虎生威,结果只要开口唱歌,其喜剧效果比抖包袱还好。
说学逗唱四门功课啊,邹平城不得已还是给人特训,然而无果,就是唱不好听,也是奇怪了,明明都在调儿上,怎么他开口唱就那么搞笑。
“今天,我来给大家唱一段单口相声~”


扫地工周行之,让之他哥,是个台上不太闹腾台下更加安静的逗哏,转行钱是个唱戏的,站一起不说话前看气质总被人以为是个捧哏,还是个文哏,只剩下吃饭的时候其可怕的重口味还能体现他是个湖南人。
所谓“技术流”,从创作到表演都是有“哈数”的,哪儿迟哪儿疾哪儿顿怎么寸都有一套顺溜溜的节奏。邹平城说他毛病就是太精密了,观众老听那一套腻,脱离了本子上现有的,节奏一乱自然自己也乱不说,单论现挂水平就不如其他人。不过有杜抚仁不按套路捧哏,也算是破了破节奏。在努力创新中……偶尔会和让之练习双簧(“我和哥哥是双胞胎,练习双簧跟嫂子比起来我们有心有灵犀的优势~”“让之你过来,你看看嫂子我手上这根才熏好的扇子,长不长、粗不粗、黑不黑,够不够一口气点通你呀?”),当然他还是椅子后面说话的那个。
不温不火,和杜抚仁搭档算是少有的“从一而终”一对人一条路一生一世走到底的。使《礼仪漫谈》不同于别人,真亲,毕竟是真媳妇儿。(“恋人之间啊,亲……”“这个我知道,亲嘴!” 观众:“亲一个!亲一个!”)
“……哎呀,夫人(抚仁),不要闹了,再闹演不下去观众就要退票了。”


秘书长杜抚仁,和周行之图个清静乐个清闲不一样,总是话说三分意犹未尽,是个阴险可爱到处使绊儿挖坑的湖北襄阳人(杜甫老乡呗)。一开始嫌邦邦邦说话累,于是当了个袖手旁观图穷匕见的捧哏,并不是因为可以光明正大欺负逗哏,没有的,不存在的嘛。
话说回来,当年把在校男朋友拖进相声的坑之后,杜抚仁就不知道给另一个人捧哏是啥感觉,周行之就不知道给另一个人逗哏是啥感觉(其实也不,偶尔周让之会上台捣乱,垫场话完了以后突然开口唱一句,观众才发觉这不对啊;或者周行之周让之这对双胞胎故意打扮得一摸一样,一起出场表演一段,效果也不错)。
《口吐莲花》?不存在的。《拉洋片》?不存在的。《汾河湾》?不存在的。
《八扇屏》?好!《报菜名》?好!《卖布头》?好!
“周老师,观众就爱看我闹死你才开心呢。”


厨子包邮,原名包大有,遇到江柘以后就改名叫包邮了。和江柘搭档,自我介绍常使“我是江柘/我是包邮/我们是不供暖组合。”
能吃,福相,不高,且壮。和江浙站台上其体型给人的直观感受就是1和0。就爱给江柘量活,其实之前自己逗哏也逗得不错,被白梅点评天赋在身一通百通,可惜不够勤快,拜个师傅换个搭档,再丢去京津磨几年,怎么都会比一直待游心社跟江柘小打小闹在更好一些;结果包邮拍了拍肚皮撂出一句“人怕出名猪怕壮,天打雷劈换搭档”,把白梅气得……
“柘哥,咱俩可不能裂穴啊,不然我这特意为你改的名字可就用不上了。”


大小姐江柘(音同浙),专业水平过关不讲,是一个无师自通把“女子”学到极致的奇葩逗哏,其表演起来风骚程度比秘书长头戴抹布扮女相时还要过分。然而大小姐之所以是大小姐,多亏有个量活的给他捧着,不比秘书长办了相还要被旁边扫地工揩油。
论业务水平“不供暖”再怎么小打小闹还是比上面那对“不要脸”要强,全国巡演时真·业绩先锋,多数是冲这对儿来的。天赋真是没得说的东西。
“没事儿,大不了哥哥到时候再赏你一个新的呗。包吃包住包二奶,你说你要哪个?”


邹夫人,社内外都叫一声“老板娘”,除却开箱封箱,一般不来园子。和社长感情极好,好到爱屋及乌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快把社长徒弟周让之当亲儿子看了。育有爱女永永。


白梅,师出名门,继承百梨园,新一代领军人物,邹平城曾经的搭档,为了不可说的原因强行和邹平城裂穴,是神秘又倒霉的反派角色(?)



评论

热度(2)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