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70

日常唠嗑竟然都能磨叽一章……

 

70.今夕何夕 中

 

不过这个话题还是给了章北海一点不一样的启发,到宾馆后,吴岳得手脚并用才能推开这家伙了:“明天还要早起,你给我安分点。”

章北海粘着他,可劲儿轰糖衣炮弹,轰到后头吴岳都快崩溃了,抱着衣服躲进了卫生间:“大哥,大爷,祖宗,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吴岳,我觉得你今天说的对,无论如何,我得谢谢你。”说他两句,他还委屈起来了,站在门外可怜兮兮的,“我只想谢谢你。”

“不,我错了,祖宗,是我错了,我谢谢您了,麻烦您让我洗个澡睡觉,这都十点多了。”

“你还没吃东西。想吃什么,我去订。”

“不吃不吃不吃,我就想喝水,你帮我烧壶水凉着吧。”

“好。……麻烦你开一下门,我进去倒水。”

“我衣服都脱了,少爷!”

“……”

两个人在沉默里对峙了几秒钟。

吴岳神经兮兮地说:“你保证你进来只倒水,倒完水立马出去。”

章北海觉得好笑了:“那不然我还能做什么?”

“我得防着点你,”吴岳拉开了一小条门缝,只露出黑溜溜的眼睛瞄来瞄去,见章北海端正站在那里,两手都握着水壶,这才放心,“不然我今天晚上铁定寝食难安。”

“吴岳,”章北海无奈地唤道,“这么点儿缝我进不去。”

“……”

算了,看章北海今儿这架势,自己横竖都是一死,早死早超生,吴岳干脆把门打开了,一溜烟儿踩进了浴缸泡热水澡。倒完水章北海回瞄了他一眼:“围着浴巾泡澡,吴老板真是好兴致……”

吴岳瞪他:“非礼勿视啊,章律师!小心我告你性骚扰!”

“以‘性骚扰’起诉我,吴老板想让我接受法律的制裁恐怕比较难。”

“滚、滚!”吴岳就朝他洒水,“你这人真是……”

“怎么了?”

“烦死了!”

说完,吴岳就低下头,把自己埋到水里了,咕噜咕噜吐起泡泡,也不管章北海出去烧水没关门。过了半分钟,章北海把外套脱了,挽起袖子,坐到了浴缸边上。

“往中间去点,我给你搓背。”

吴岳猛地抬起头,甩了章北海一脸水。

“章北海,你现在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诠释什么叫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我这不是看你中饭晚饭都没吃,坐了一天的飞机,太累了。”章北海还真给他搓起了背,吴岳躲了躲,没一会儿哼哼唧唧享受起来,“吴岳,我是真的想谢谢你,”

“别来这套,”吴岳强打起警惕,“今天分开睡,我睡浴缸都行。”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章北海还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吴岳话里的意思。但是他低头看吴岳,吴岳的耳朵都泡红了,软软的,贴着棕色的头发,好看极了。

“我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可以成为呈堂证供,”章律师倒开起玩笑,温声哄道,“我保证,今天不做。”

“谁、谁跟你说这个!”吴老板立马就炸了,红嘟嘟气鼓鼓,“你出去!出去!再不出去我要报警了!”

真是作孽!早知道今天就不跟章少爷谈人生了。不谈之前少爷“衣冠禽兽”好歹还知道金玉其外做做样子,谈了之后让他挖掘自己衣冠之下那颗“禽兽”的本心,愈发败絮其中不要脸起来。

“走开,别亲我,”吴岳郁闷极了,“现在还在外面,麻烦你注意一点。要是拉了窗帘就万事大吉,艺人也不至于成天闹丑闻了。”

这倒是提醒章北海了,“算算这都十月份了,你今年年底会很忙吗?”

“唔,应该不会太忙。去年就是太忙了,在医院躺……”

“医院?”

糟了,吴岳身形一顿,说漏了……

“怎么回事?”

他支支吾吾道:“没、没事,就,太忙了,回头没缓过来,在医院调养了一周……”

“别的就算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说?”

“怕你担心,就没说。”吴岳也有些委屈,“……不是什么大事,说了做什么呢,跟你说了你提着花篮来看我?”

“你的身体就是最大的事……”章北海叹了口气,去揉吴岳怏怏的头发,“那你今年怎么打算?”

“我跟李哥说今年缓缓,跑跑北京上海还行,湖南那边就真的不去了,去一次感冒一次……感冒就算了,贪吃两口还上火……哦,对了,陆老师好像在拍什么影视剧,请我年底去剧组客串,我还没想好去不去。”

“会很累吗?”

“比跑通告好。我看了剧本,他给我选的那个角色基本都是坐着拍戏,台词也不多;既然是客串,戏份当然也就不多了。”

“瘸子?”

“我演瘸子?亏你想得出,”吴岳嫌弃道,“钟表店老板,坐着修表。”

“哦,”章北海点点头,“抗日剧?”

吴岳都觉得章北海这脑回路弧得有点匪夷所思了,“抗日剧?先不说我一个歌手能不能演那么威武雄壮的题材,你怎么会想到抗日剧?”

“啊……”章北海尴尬地笑了一声,“我以为按陆老师的习惯来说,会给你安排那种‘表面上是钟表店老板,实则是身怀绝技的特工,中间出尽风头,但是结局肯定非死即伤’的角色。”

“你很了解陆老师嘛,”吴岳佩服地给他鼓了鼓掌,“差不多,但真的不是抗日剧,陆老师这次拍黑道题材。我这个角色亦正亦邪,算是给钱就办事的小人物。表面上是一个修表的钟表店老板,实则是一个制造各类炸弹的钟表店老板,中间帮一个姓陈的大佬炸了一个酒吧,然后姓任的另一群大佬就来追杀我,最后——哦!陆老师还跟我说,如果我接这个角色,最后杀青可以让我多NG几次,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死于乱枪之下’!”

“我国有枪支管理法的。”

“这时候就别普法了,章律师……”吴岳撑起下巴,“你觉得这个角色怎么样?我要不要接?”

章北海只考虑一点:“不累的话,就可以接。”

吴岳继续追问道:“我接了你看不看?”

章北海倒是答得干脆:“不看。”

“北海!”

“是不可能的。”章北海笑了一声,“你放心好了,我就算不看,但是总有人会让我看到的。而且看cut比我直接去看影视剧方便多了。”

“哦!”吴岳明白了,说到粉丝,他的心情一下子就飞扬起来,“这么说,我还要感谢她们,这么多年来孜孜不倦地把我的cut发给你。”

“说到这个,”章北海突然想起了什么,“小褚他们的孩子今年是不是满周岁了?”

“啊!对!”吴岳也一惊一乍的,“我记得是个男孩子,叫……”

“然也。”

“对对对,然也,然也……”吴岳的语气一下子就松软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小岩取的还是东方取的,听起来就很有文化。”

章北海拍了拍他的背,“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

吴岳翻了个身,躺在床上拦章北海的胳膊,“但我就不会做这种事,不然当年我写歌你唱歌好了。”

“我唱歌?”

被章北海这么一反问,吴岳回想了一下他唱歌的“珍稀”情景,“算了算了,还不如让我取名字。”

“嗯,”章北海也低低笑了起来,“那你取一个。”

吴岳的眼神闪了一下:“取一个做什么?”

“未雨绸缪,以备不时之需。”

“得了吧,”吴岳这下是真的笑出来了,“不会有的,北海,用不到的。”

章北海依旧是开玩笑的口吻说道:“是吗?”

过了会儿,吴岳又似梦似醒,喃喃道:“除非……”

“除非?”

“除非你……”

“嗯。”

章北海伸过手,把他额头上还没有干透的刘海拨开了。

吴岳平静的心情也被他拨开了,像飘荡的水纹,想得越远、越惆怅。

良久,他从溺水的窒息里回过神,闷闷地说:“没什么。”

可章北海还是坚持:“既然没什么,那就取一个吧。”

他心里盘算着,说不定再过两年,正好就能用上了。

 

tbc

 

所以吴航还真得喊吴岳一声“爹”,名字可不都是他取的——喜当爹,大意了吧,看看章律师这盘棋下了多久2333

 

 

评论

热度(7)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