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他们对彼此的爱太过舍弃自己,就像两个牵着红绳的人,一直在后退、一直在后退,以为给对方自由自己也就会幸福。但感情这根线也许经不起岁月的拉扯,双方都退得太多那线很容易就被崩断了。其实争取一点也未必是坏事,既然是相爱的,就要明白对方非你不可——痛苦是你,幸福也是你,而不是所谓的自由。
我对这种感情的执着来源于我自身,可惜等我醒悟的时候我手上的线早就断了。我彻底失去了线那头的人。在人流中我开始写作,写得最多的感情无非就是这种模式……我的执念让我无法放下一切,既然我已经失去了,那我希望我笔下的人物都能幸福。
我对爱的理解至今很肤浅,以为只要付出就足够。



评论

热度(8)